世界杯贪腐仍在发酵:拿到南美16国世界杯版权的公司竟只有三人

世界杯贪腐仍在发酵:拿到南美16国世界杯版权的公司竟只有三人

过去几年,美国和瑞士的执法机关对全球范围内的足球腐败展开调查,目前已经揭露数十间违法公司及嫌疑人,根据检察官透露,这些人试图从体育赛事的转播和赞助交易中获取非法利润。

在指控名单中,一家名为Mountrigi Management Group的公司从未位列其中,但经过层层调查推进,种种证据都指向这个位于瑞士楚格州的不知名小公司,在这个名下仅有三人小小集团内,达成了多笔关于世界杯版权的巨额交易操作。

Mountrigi这个名字取自瑞士的山脉瑞吉山(Rigi,瑞吉山被称为山中女王,也是英国著名水彩画家J. M. W. Turner一系列作品的灵感来源)。Mountrigi Management Group并没有辜负这个伟大的名字——从墨西哥到阿根廷,这家公司独揽美洲大部分地区的世界杯独家转播权,合同有效期至2030年。

通常情况下,转播权交易结果应在走完正式的投标竞标流程之后公布,但是这一次,却并没有相关的结果公示。这场不正常交易的细节曾在过去美国一家被起诉的体育公司提交的认罪协议中首次披露,当时的案件涉及一场全美国范围内的足球腐败调查。本月,瑞士当局人员揭露了前国际足联高管人员接受贿赂,签下巨额电视合同的违法行为。这个看似不起眼的小公司便再次引起调查人员的注意。

被问起Mountrigi Management Group这个名字,著名的体育产业记者弗兰克·邓恩(Frank Dunne)表示:“我做体育记者18年了,从未听说过这家公司。”

Mountrigi Management Group手中握有与16个美洲国家的世界杯独家转播版权。在美洲的大部分地区,足球的影响力完全不亚于宗教,这让Mountrigi Management Group手中的世界杯版权极具价值。然而,随着全球范围内腐败调查工作的推进,调查人员发现,许多在足球行业工作的人,对这家小公司也是了解甚少。据美国执法机构人士透露,Mountrigi Management Group实际上是墨西哥媒体巨头Grupo Televisa的子公司。

据邓恩回忆,Mountrigi Management Group曾豪掷1.9亿美元,换取2018年和2022年两届世界杯比赛的转播权合同。2026年和2030年的世界杯版权价格可能还要更高,但相比于未来可获取的利润,这个数字实在不算多。合同达成后,国际足联的新领导层宣布,2026年世界杯参赛球队数量将从原来的32支上升为48支,而且届时比赛很有可能在美国,墨西哥和加拿大三地联合举办。

国际足联最高管理层中,大部分人员因本次的腐败丑闻被开除,这是案件也是113年来国际足联面临的最大危机。位于苏黎世的国际足联总部中,工作人员也拒绝公开任何关于Mountrigi Management Group一案的任何具体细节。

目前,Mountrigi Management Group和Televisa两家公司也都拒绝发表任何言论。

据不愿透露姓名的知情人士透露,Mountrigi Management Group与国际足联这笔交易的真正幕后老板是一位名为亚历杭德罗·布扎科(Alejandro Burzaco)的阿根廷商人。布扎科于去年承认自己曾贿赂足球官员,其公司Torneos因此获得了世界杯转播权。Torneos公司也认罪,同意支付1.128亿美元来解决此案。

世界杯贪腐仍在发酵:拿到南美16国世界杯版权的公司竟只有三人

检控方在一份关于Torneos公司犯罪行为的法庭文件中写道,总部位于拉丁美洲的一家大型广播公司的子公司,即Mountrigi Management Group事先向FIFA支付了数百万的贿赂金,以获得阿根廷,巴拉圭和乌拉圭三个国家未来四届世界杯比赛的独家转播权。Mountrigi Management Group在获得转播权后,便立即将其卖给布扎科。

布扎科多年来花费了数百万美元来贿赂负责国际足联财务委员会的官员胡利奥·格隆多纳(Julio Grondona),格隆多纳于2014年去世,此前他一直是FIFA权力最大的领导之一。

Televisa公司在2016年时就表示,自己和Mountrigi Management Group都不曾向FIFA官员提供任何贿赂,也没有收取任何回扣。

瑞士方面也就这一案件展开审查,总检察长发表的一份声明中写道,一位不具名的商人曾经贿赂国际足联前秘书长杰罗姆·瓦列(Jérôme Valcke),作为“FIFA授予其未来四届世界杯比赛在某些国家的转播权”的回报。

Mountrigi Management Group自身以及卖给Torneos公司的转播权是唯一符合瑞士指控书中描述的“不具名商人和公司”有关的转播权。届时负责FIFA电视部门的执行官尼古拉斯·埃里克森(Niclas Ericson)并未做出回应。

布扎科的律师肖恩·凯西(Sean Casey)当被问及其当事人是否就是瑞士控方声明中的“不具名商人”时拒绝回应。 瑞士方总检控官方面也未作出回应。

瑞士检控方还指出,法甲豪门巴黎圣日耳曼足球俱乐部董事长、卡塔尔商人纳赛尔·凯拉菲(Nasser al-Khelaifi)也存在贿赂瓦列的行为,为俱乐部争取2026年和2030年世界杯比赛中的权利。凯拉菲否认了这些指控并于27日会见了检察机关。

美国方面,检察机关已经锁定了四十多个个人和企业,查出了一系列、腐败犯罪行为,还揭出了幕后几乎没有受到外界审查的体育权益交易的各个细节。

由于一批巴西和阿根廷商人老板被检察机关揪出,其他一些国际体育公司,如WME-IMG和拉加德体育娱乐公司等因此得以进入几十年来一直对其紧闭大门的体育市场,填补空缺。

除了转卖给Torneos公司的转播权之外,Mountrigi Management Group还没有将2026年和2030年世界杯转播权卖给任何机构,这意味着他们可以从已经扩大规模的世界杯中收割巨额利润。而对于几乎全部依靠四年一届的世界杯比赛来赚取收入的国际足联来说,他们很可能悔不当初。

“他们(国际足联)已经扩大了世界杯参赛规模,除此之外没有什么机会再来增加自己的收入了。”邓恩说。

声明:本文由懒熊体育编译自New York Times, 原作者为TARIQ PANJA。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