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连载小说《狼啸昆仑》第19章 老魔小丑

重要申明:本长篇连载小说《狼啸昆仑》,原创署名作者:猛虎蔷薇,由多平台同名自媒体号“夜郎湿人”代为发布,版权及作品最终解释权归原创署名作者(猛虎蔷薇)所有!未经许可不得复制、转载和镜像!本自媒体号(夜郎湿人)及作品原创作者保留一切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谢谢合作。


长篇连载小说《狼啸昆仑》第19章 老魔小丑

边荒五毒下了射杀令之后,马上闪到那些金甲卫士的后面去了。华佗看在眼里,不禁一阵耻笑。冷冷的朝他们扬声道:“想不到威震边荒的五毒,居然个个都是贪生怕死之辈!真是见面不如闻名,华佗见识了!”

边荒五毒这五人,想来都是为达目的,可以无所不用奇迹的主。此时也不会为了华佗的几句冷嘲热讽,站出来面对毫无把握、又从未见过、也不知深浅的云霄呢?

但羞耻之心还是有的。“放箭!”为首的老大一声恼怒的大喝,金甲卫士们早已拉满弦的利箭,“嗖嗖”声破风向华佗三人飞去。

云霄双眼虽然被蒙住,但是已被狼神附体。他现在的状态,无疑就是另外一只狼王!再加以人性的把持,无论是听力还是敏捷度,都已经超越了他的狼叔。

乱箭疾驰的的破空声,在小三子的耳中,无疑似追魂夺命的钟声。而在云霄听来,只不过如同一群孩子在乱扔筷子。

在乱箭飞来的瞬间,云霄动了。只见他弯腰屈膝,整个身体弓成虾米状,双腿蹬地猛地一弹,整个人犹如一头咆哮的狼王,“嗷”的一声长啸,扑向了对面的金甲卫士们。

“射死他!”边荒五毒歇斯底里地向金甲卫士们咆哮。金甲卫士一轮乱箭射过,不断没能射死云霄,反倒看到云霄腾空而起,怪啸着扑向了他们。望着弹射至半空还未落地的云霄,那些金甲卫士哪里还听得边荒五毒的喝令?!顿时惊慌失措的乱成一团。

“你们想找死吗?”边荒五毒焦急的怒喝声中,每人抓住一个跑在最前面的金甲卫士,劈手扔进了死亡谷。

“啊……啊……”接连的几声惨叫在死亡谷上空响起,死亡谷上空的凄厉气息越发浓重起来。华佗和小三子背脊上泛起阵阵寒意,不自觉的后退了几步。

他和小三子再抬眼看向云霄,只见夜色里的云霄,就像是一头发狂的狼王,嗜血而残忍。所过之处,那些被云霄袭击的金甲卫士,不是被抓破喉咙、击碎前胸,就是被折断手脚……能喘上气的,全都躺在地上翻滚哀嚎着。

小三子哪里见过这等惨烈的场面?!抓着华佗衣袖的手沁满了汗珠,颤抖着向华佗道:“华大哥,怎么会这样?”

哪知华佗正像老僧入定一般,完全没有听到他在跟自己说话。嘴里兀自喃喃道:“狼神附体,原来是狼神附体!我明白了,我真的明白了,狼神苏醒了,苏醒了!”

听着华佗来回反复的重复着这么几句话,再看看对面疯狂收割着鲜活生命的云霄,小三子彻底愣住了……喃喃自语道:“这可怎么办啊!一个疯了,还一个傻了……”

云霄依旧在不知疲倦地疯狂杀戮,而华佗却如老僧入定,只剩下小三子是清醒的,也是这份独有的清醒,眼前的一切强烈的刺激着他的每一条神经,使他感受到无边的痛苦。虽然不过几瞬的功夫,但小三子感觉像经历了一个甲子。

惶急之下,小三子拉起华佗的手,张嘴就是一口,狠狠的咬了下去。痴迷中的华佗“啊”的一声惨叫,算是清醒过来。

“出什么事了?”华佗一把抚摸着被小三子咬伤的手,一边有些茫然的朝小三子道。

“你看!”小三子一伸手,指向了还在杀戮中的云霄。

华佗抬眼看去,发现那些金甲卫士,在如鬼魅般的云霄的杀戮下,已所剩无几了。而边荒五毒却已经退到了更远处,紧紧的握着手里的“毒雾神针”针筒,死死的盯着云霄。似乎一度忘记了一个事实:金甲卫士倘若全被云霄杀光,下一个遭殃的就是他们。

“嗷……”杀戮中的云霄,又发出了一声震彻寒夜的长啸。他的这声长啸,虽然震碎了金甲卫士的心胆,却也震醒了原本呆立着的边荒五毒。

边荒五毒如梦方醒,便看到眼前尸横遍地的金甲卫士。这唇亡齿寒的道理他们还是知晓。便齐声大喝:“杀了他!”猛按各自手中针筒上的机簧,“嗤嗤”声中,江湖中人闻风丧胆的毒雾神针织成一张针网,向云霄席卷而来。

“小心!”华佗一见边荒五毒的神情,就知道他们要用那断子绝孙的毒雾神针了!狂喝一声,提醒云霄小心!

可惜现在的云霄,虽然能听到他的提醒,却无法控制自己心中的无限杀机,毒雾神针触体的一瞬间,他还抓起一人扔进了死亡谷。

“啊……”

“嗷……”

“糟……糕!”华佗一声糟糕还未出口,云霄已经拼尽全力扑向了边荒五毒。只听“咔嚓”一声,退得最慢的四毒,整条右臂连着毒雾神针一起被云霄给扯了下来,连惨叫都来不及,怦然倒地昏死过去。

“射死他!”边荒五毒的老大,歇斯底里地向剩下的三兄弟狂吼道。

人在危急之中,哪里还能用思维去考虑问题。三毒听到大哥的声音,就像是条件反射一般,狂按手里的神针机括,四人一瞬间打完了针筒里全部的毒针。云霄又是一声厉啸,翻身跃向空中。

他似乎是想躲避这追魂夺命的毒雾神针。可惜以他现在的能力,还不能自如的驾驭体内的狼神之力。翻身腾跃的力度过大,整个人在华佗和小三子的惊呼声中,朝死亡谷底急坠跌落。

看到云霄坠落死亡谷,惊魂未定的边荒四毒,又开始桀桀怪笑起来:“华佗,那怪物已经死了,现在轮到你们了!”边说边一齐朝华佗二人逼近。

“怎么办,华大哥?”小三子见被狼神附体、强大如斯的云霄,被毒雾神针给打下了悬崖,跌进了死亡谷;现在就凭自己和华佗二人,又该如何应付他们的毒雾神针!

“别害怕小三子!他们现在只有针筒没有毒针了。”华佗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低声安慰他道。

果然,华佗的话音刚落,边荒五毒已经主动收起了针筒。

“交出赤蛇,饶你们不死!”边荒五毒一字排开,堵在了华佗二人的面前,冷冷的向华佗伸出了手。

“说话算话?我交出赤蛇,你们就放了我们兄弟二人?”华佗抬起头,冷然看着对面的边荒五毒,一字一顿的问道。

边荒五毒开始大笑起来,笑够了才向华佗道:“说话算话!”接着冷冷道:“就算我们说话不算话,你还有选择的余地吗?”

他说的是实话,现在华佗和小三子真的是半点选择的余地都没有!他们要么交出赤蛇,希望对方一时心软放过他们;要么就继续跟这剩下的四毒拼命,斗个你死我活、鱼死网破!

华佗静静的来回扫着边荒四毒贪婪的眼神。突然哈哈一笑,抖手将赤蛇扔进了死亡谷;然后朝小三子低喝一声:“上”!当先欺身朝剩下的四毒冲了过去。

悬崖上,华佗、小三子跟这剩下的四毒厮杀在一起。

话分两头说。在悬崖下的死亡谷谷底,云霄悠悠的醒转过来。他一醒过来,就闻到了一股浓烈的腐臭气息,不禁开始狂呕起来。

吐了好一阵子,才渐渐平静下来;脑子里也慢慢有了意识。“这是哪里?”云霄一边问着自己,双手撑地,强忍住全身上下毒雾神针带来的锥心刺痛,慢慢坐了起来。

“小子,你是谁?”云霄正伸手去摘眼睛上的绷带,突然一个飘渺的声音在自己的头顶响起。沙哑得就像是铁锨铲沙子发出的声音。但是很明显这声音的主人,年纪已经很老了。

云霄快速摘下眼睛上的纱布绷带,伴着渐渐清晰的视野左右张望了一圈,却没发现半个人影。惊惧之下,语声微颤的朝空荡荡的夜空询问道:“前辈,你是在跟晚辈说话吗?”

“废话,老子不是跟你小子说话,难道是跟老子自己说话?”苍老沙哑的声音再一次响起,语气中明显带着不悦。

这次声音是从云霄的背后响起,正待转头去看看这神秘的主人时,那声音又朝他道:“不准扭头!”声音充满威严,还略带着一丝惊慌。

“敢问前辈这是哪里?”云霄定定心神之后,听从了那老人的话没有扭头,谦卑的朝老人询问道。

“死亡谷!”老人又开始不耐烦起来,有些暴躁在云霄背后吼道:“混账小子,没事干嘛从上面掉下来?”

云霄心里一阵无奈,暗自道:你以为我想掉下来啊。

但又一听这里是死亡谷,顿时想起精绝城里的传说:凡是进了死亡谷的生灵,没有能活着出去的。

他虽然自幼遭人白眼,对人生的生老病死看得不是那般重要。但一想到他被人灭了族,一身血海深仇还未得报,第一次有了不想死的念头!

“臭小子,你在想什么?为什么不回答老子的话?”那老人沙哑的声音,恼怒地朝云霄喝道。

云霄既然不想死了,哪里还敢得罪这神秘莫测,居然能在死亡谷里生活自如的老人!连忙谦卑有礼的回答老人的话:“前辈,晚辈在想,这里是死亡谷,为什么您……”

他的话还没说完,那老人已经打断他的话,急不耐烦道:“为什么老子确没死对吧?老子现在就告诉你,老子不是人,老子是魔!”

“魔?”云霄虽然心智比同龄人要成熟很多,但毕竟还是个十二三岁的半大孩子。听到老人自称自己是魔,不禁愕然反问道。

“不错,老子是魔,老魔!”老人似乎很久没有跟人说话了,难得找到一个陪自己聊天的人,居然跟云霄聊了起来。

他的话又一次让云霄愕然了!这个世上哪里有人叫“老魔”这个名字的?

可能是他的沉默,让老人察觉到他的疑惑。便主动跟他解释道:“这里除了老子这个老魔外,还有老子的孙子小丑,我们就是你们口中所说的‘老魔小丑’。”

“老魔小丑?”云霄这次彻底的震惊了。张大了的嘴巴差点掉到了地上。把“不准擅自回头”的规定,抛到了九霄云外“,呼”的扭过头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