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人民的名义》被诉侵权看版权侵权认定规则

从《人民的名义》被诉侵权看版权侵权认定规则

从《人民的名义》被诉侵权看版权侵权认定规则


我国对于著作权实行的是自动保护和自愿登记原则,在作品登记程序中缺乏对于独创性的实质审查。在侵犯著作权纠纷中,被告以著作权登记证书作为其享有原告作品著作权的依据或者是提出原告与被告各自享有著作权的抗辩时,法院不能据此直接认定,必须结合其他证据对双方作品的独创性以及其他记载事项予以严格审查。同时,在认定侵犯著作权时应当适用“接触”加“实质相似”的原则,被告是否有接触原告作品的可能,应由原告举证证明

如何适用“接触”加“实质相似”原则认定侵犯著作权的行为。

一、侵犯著作权纠纷中的权属抗辩

在侵犯著作权案件中,原告是否享有著作权,是原告首先要证明的事实。在不少案件中,被告都提出了权属抗辩,归纳起来可分为四种:其一是被告认为原告的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享有涉案作品的著作权;其二是被告认为涉案作品的著作权人是案外人;其三是被告认为其对于涉案作品享有著作权;其四是被告认为原告与被告各自享有不同的著作权。

与专利权、商标权以向行政机关登记注册作为取得权利的必要要件不同,我国对于著作权实行的是自动保护和自愿登记原则,著作权自作品创作完成之日产生,不需要行政机关的授权。由于著作权的产生缺乏公示程序,因此在作品发表前,公众对作品几乎没有了解的渠道。这就造成了在诉讼中当著作权的权属发生上述争议时,当事人的举证只能局限于其在相应领域创作时的有关材料,比起专利权和商标权案件,法院对权属的审查和认定增加了难度,不同法院、法官对于审查标准的把握也很难统一。

(一)四种权属抗辩中原告的举证责任各有不同要求

首先,对于被告抗辩原告的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享有涉案作品的著作权的情形,根据《关于审理著作权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七条的规定,当事人提供的涉及著作权的底稿、原件、合法出版物、著作权登记证书、认证机构出具的证明、取得权利的合同等,可以作为证据。在作品或者制品上署名的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视为著作权、与著作权有关权益的权利人,但有相反证明的除外。因此在被告没有相反证据的情况下,只要原告能够提供上述初步证据,如本案中的著作权登记证书,就可以认定原告尽到了举证责任,享有涉案作品的著作权。这种情形下,原告的举证责任要求最为宽松。其次,对于被告抗辩涉案作品的著作权是案外人的情形,比起前一种情形而言,不仅需要综合审查被告提出的证明著作权人是案外人的证据,同时应当加大对于原告创作作品过程所需要的资料、以及产生的相关材料的举证责任,例如文字作品审查原告是否能举证证明作品大纲、作品底稿、作废的修改稿等,摄影作品审查原告是否能举证证明拍摄的器材、拍摄场景及人员的情况、原始胶片、数码RAW文件等。第三,对于被告抗辩享有涉案作品的著作权或者抗辩原告、被告各自享有不同的著作权的情形,法院不仅必须在上述情形的基础上对权属证据予以审查,而且应以同一认证标准对于原告和被告的权属证据予以采信,对创作时长、创作思路、创作素材等方面予以比较。即上述第一种、第二种情形法院可以较为宽松地采信原告关于权属方面的初步证据、形式证据;但在第三种、第四种情形中,法院对于原告和被告的权属证据在采信标准上必须一视同仁,不能对原告宽松而对被告严苛

从《人民的名义》被诉侵权看版权侵权认定规则

(二)双方均进行了著作权登记的情况下著作权权属如何认定

关于著作权登记制度,我国实施的是自愿登记原则,但在作品登记程序中缺乏对于独创性的实质审查,如本案一审中,广东省版权保护联合会向一审法院发出《关于著作权登记证书上的“作品完成日期”审核问题的复函》中称:“……作品自愿登记时,一般只核查作者或其他权利人的身份证、表明作品权利归属的证明如封面或版权页的复印件、部分手稿的复印件及照片、样本,委托创作或职务创作合同等,对其他事项,一般不作实质性审查。”因此,在司法实践中,著作权登记证书只能作为权属的初步证据。在双方均进行了著作权登记,且被告以此作为抗辩的依据时,法院不能径行认定双方均享有著作权,必须结合其他证据予以分析,对双方登记作品的独创性以及登记记载的作品完成日期予以严格审查

二、侵犯著作权纠纷中关于“接触”的认定

认定侵犯著作权应当适用“接触”加“实质相似”原则,“接触”是指被告接触原告作品的可能;“实质相似”是指被告的被控作品与原告作品受著作权保护的部分进行比对,判定两者是否实质相似。

从《人民的名义》被诉侵权看版权侵权认定规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