坟头后面一棵槐树,这样的做法相当于把人家的坟刨了

坟头后面一棵槐树,这样的做法相当于把人家的坟刨了

图片源自网络,若遇版权问题,请联系平台客服将立即删除

一晚没睡,我需要找个地方睡觉,不管哪里,现在这个状态猪圈也可以。

我和安薇薇在她最讨厌的村里招待所睡了一个上午,下午的时候才找李先生。

他老婆问题不大,经过昨晚撞邪,今天就是有点提不起神,其他的都好。

李先生就没那么走运,两根手指被扭伤,头发少了一块,还有就是脖子缝了五六针,没想到救了他老婆,却没能救他。

正午两点多,我把李先生叫上,再次去李先生前妻的坟前。

大白天的,我一眼就看到这附近风水格局有点问题。

本身这坟墓选地不错,后有山,前有水,山是连绵群山,水是细水长流,地势藏风聚气,是很不错的位置。

唯一不足的坟头后面一棵槐树,这玩意怎么会长在这里?

看树的个头有一定年份,少说也有好几年,如果这东西长在这里,聚集阴气,那么所有的风水宝地都会因为“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粥”。甚至这附近的墓地都会因为它受到影响。

我走到槐树边,觉得这棵树好像有点问题,怎么说呢,就是有种说不出的怪。

我用手摇了摇,发现这棵树很容易摇动,不对劲,这棵树好像是……刚种下去的?难怪那么松。

并且这棵树的位置太阴毒了,没想到竟然种在“眼”上,这样的做法相当于把人家的坟刨了。

李先生问我,是不是把槐树拔了就没事?

我给他解释,如果这棵树种在你前妻的坟头旁就能直接拔了,可问题是现在这棵树种种在五六个坟墓的交点上,贸然拔走,后果不堪设想。

Gone to Ground[走进坟墓]
¥74.1

购买

能再这个位置种下槐树的人,必定玄学精深,只是用来害人,这样的手段却让人不齿。

看着这棵树,突然有种脑袋空空,心里突然有种感觉,觉得自己学了这么多本事,最后找不到任何一个办法破解,不由感叹江郎才尽了?

我坐在坟头仔细看了看,这五个坟头好像分布有点玄妙,看来当年给他们算风水的人也是一个高手,竟然把坟墓这样排列,我不由得对这位前辈衷心佩服。

只是不知道这个前辈是不是他把槐树种在这里,这么一来,有可能是村子的人做了什么事情惹毛他,才下此招子,惩罚他们。

我问李先生,你们最近有没有得罪什么人,或者是你老婆她得罪什么人。

李先生努力回忆,又打电话给老婆打电话,确定没得罪谁。

哪不可能,不会无端端的多一棵树在这里,这棵树要是其他的还好,可是它偏偏是槐树,并且还是种下去不久的槐树,谁闲着没事把树种这里,世界上没有那么巧合的事情。

我想了十几分钟,估计还得回去一趟,看看师傅的笔记。我给人看风水还行,可是这种人工改逆改的风水还真没见过。

这种逆改,从小来看家里倒霉,从长远来看,断子绝孙,全家灭门。

我招呼李先生先回去,问题我是找到了,但是要处理起来完全没头绪,没必要在这里晒着,我看了看时长,现在已经三点多,最多还有四个小时天黑,今晚绝对不太平,我得抓紧时长。

半路,我看齐悦更新了朋友圈,点击去一看,他上传都是一种恐怖恶心的图片,这些图片看到我毛骨悚然。

很恶心,很恐怖,我还是坚持全部看完,相片那边的好像是中东的人,一个老者在一具尸体之前做法,第二张是他用银白色的小刀在尸体头上落刀,第三张则是把整块头皮割下来,看到这里我已经有点反胃了,快速的往下翻,后面的图片都是肢解尸体,然后这帮中东人竟然把尸体切割成一小块一小块的肉,进行烹煮。

我看着那帮中东人举起碗筷,一脸是高兴模样,只觉得头皮阵阵发麻!

都是相片,齐悦没有做任何说明,我问他,这相片也太他娘的恶心了,这是在做什么鬼。

齐悦告诉我,这帮人其实在进行某种仪式,这种仪式叫做“食葬”,意思就是献出自己的肉身,在别人的身体得到永生,是一种很神圣的仪式。

好吧……齐悦这人就是研究奇奇怪怪的东西,他问我这边的情况怎么样,我告诉他,这边的问题被告人下招子,要破解没那么简单。

齐悦则告诉我,他以前见过类似招子,假如槐树的下面还埋着某种和东西,这才是最阴毒的,让我小心注意。

这这一番话让我有了新的见识,如果真是像齐悦说的那样,那问题就更大了。

回到工作室已经是五点钟,我拿出师傅的笔记,其中果然有记载这类招子的破解办法,如果只是槐树,按照地形列阵,把槐树拔出来即可,千万不能用火,和刀来处理,这样会让旁边的坟主受到伤害,火与金本身克制鬼物,这一点笔记中特意交代。

我开始准备笔记中要的东西,然后放没来得及吃匆匆忙忙回到李先生家。直接带人去坟头,一槐树为中心,开始列阵,这坟头有五座,我以五行列阵!拿出陶瓷盆,清水,柳枝,铜钱,还有黄符。

水倒入盆中,柳枝,清水一起放入,铜钱包着黄符一起点燃,剩下的东西丢进水里。

这是五行,陶瓷碗为土,柳枝为木,铜钱为金,黄符燃烧的灰烬为火,清水则为水,五行混合之后,这碗水我倒在槐树中间,然后让李先生在五个坟墓的西北角点上一个灯笼,灯笼是我自己做的,只能用白纸糊上,罩在蜡烛上。

我再每个坟墓前头撒一把生米,弄完一切已经九点钟,接下来只能等。

李先生问我,这是什么情况,很严重嘛?

我告诉他,这问题确实严重,现在不是你一家的问题,而是五家青头都要找你麻烦,这里的事情都是被人下的招子,所以我才问你招惹了什么人没有。

李先生很苦恼,一个劲强调为什么会这样,他没招谁惹谁。

这话跟我说了没用,我现在只能尽量处理。

我看手表,九点三十分,差不多了,心里才想,这时旁边亮着的灯笼突然间噗噗噗的灭掉了三盏!

该死,它们都不同意嘛?说着,我起身想过去,发现我的脚竟然动不了,好像有人拉着我!

《弹丸故事》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