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一个人要死了,你会不会对她好点?

如果一个人要死了,你会不会对她好点?

图片源自网络,若遇版权问题,请联系平台客服将立即删除

我回头看,什么都都没有,可是我的脚就是不能动,再看李先生,他表情惊愕,也朝我这边看过来。

我用手拔腿,使了全身的劲也不动如山,完了,看来我着道了,怎么办才好?我心里慌张,脑子里能想到的事情都糊成一团,最后变成空白。

我回头看去,灯笼灭了三盏,说明有三位墓主不同意的我们的作法,还有两位不表态。

愣了好半天,我才想起在背包里头找东西,或许有办法破解也不一定,找了一会,拿出黄纸,这玩意是有,朱砂也有,问题是没有鸡血。

靠,我怎么把这茬给忘了,我拉过李先生的手,把他的食指咬破,李先生只能干瞪眼,什么话也说不出,也做不了其他事情,感觉就像被人定住。而我幸好跟师傅学习练气,本身有“道行”,除了脚以外,其他的都还是受我控制,这种怪事不常见,很多人在野外撞见某种东西,总会吓得脚不能动,也或者脚发麻,再有最典型的就是“鬼压床”,虽然自己的意识是清醒的,可是出了能想事,其他的一概做不了,这样的情况就跟我们现在是一样的。

我要是有一把剪刀,或者水果刀之类的,直接抽出来,这样的情况绝对破解,没办法我只能委屈李先生,用他的血,写了一张“镇邪”符,写完之后,我把他塞进李先生嘴巴。

他眼睛咕噜咕噜转,突然瞪大眼,然后没几秒直接呕出来,晚饭都吐了一半,看得我胃反酸。

李先生起来,也顾不得之血,拉着我说,吴大师,快跑。

我告诉他,现在要是跑了,你以后就别想有好日子过,不出三天,你家必遭大难!

他很惊慌,问我怎么办?他现在好害怕。

我告诉他,先别管我,回去弄一只公鸡,还有把儿子一起带过来,顺便把儿子给……

李先生再次跟我确认,真的要这样做。

我百分百确定,现在只怕李先生一去不回来,我虽然能走,我弄得五行阵没人把持,等于白费!

想到接下来的时长我一个人面对,心里好慌,闭上眼睛,嘴里重复口诀,让自己时刻保持清醒。大概念了几分钟,我感觉脖子拔凉拔凉的,好像有阵阵冷气在的脖子后面转悠。

这种冷能让我突然间抖擞,仿佛的我血被冰水灌进去,全身都透着一股冰冷。我当然不敢开眼,只管念着就行,一直持续下去,大概过了半个小时,李先生背着孩子跑过来,老远的叫我,他叫我不是叫姓名,而是叫吴大师,不然我绝对不敢开眼,在走夜路的时候有人叫名字,我都得悠着点。职业病吧,养成我这个坏习惯。

我打量一眼他的儿子,勉强过关,李先生问我,为什么把他儿子满脸涂面粉,弄得怪渗人的,看起来就像那种……少给死人的纸人。

我说,就得这样,我就是想让你死去的老婆看清你儿子,让她回心转意,这里必须至少亮三盏灯我才敢把槐树推倒,否则我只能说另请高明。

我要是管不了,后面也请不到高人,李先生这个家绝对家破人亡,风水逆改是大忌中的大忌,经常有人为了报复改变别人家的风水,这事我就师傅讲过,哎,没想到我今天遇到的这么棘手。

我拿过李先生的刀,“生根”的双脚立刻恢复自主,有抓过他捆在裤头的公鸡,一刀把鸡头给剁了。

没有鸡头的攻击开始疯狂拍打翅膀,翅膀扑腾,两脚乱踢,脖子鲜血猛流,我抓着鸡向前冲过去,一把甩到了槐树下面。

李先生看得目瞪口呆,我让李先生把灯点着了,自己在一边开始烧纸钱,希望它们收了我的钱赶紧答应。

地上的纸钱火烧得很旺,我以为它们会接受了,突然间吹来一阵狂风,把纸钱吹得满天都是。

李先生刚刚点燃的三盏灯一下子灭两盏!我看情况不妙,用手上的血在孩子脸蛋画两个圆,这一下看起来跟纸人儿是一样了,孩子怕得哇哇大哭。

晨读10分钟:树先生跑哪去了-童诗精选集 林世仁 子天下 儿童文学
¥130

购买

我对着李先生老婆的坟墓说,冤有头在有主,你如果连自己的孩子也不认,这孩子活着也是家破人亡,你让他一个孩子孤苦伶仃过一辈子真的忍心?还不如让你带走!你给我好好想想。

说着我用刀笔在小孩子脖子上,这一刀下去,就送到他老娘哪里,现在她要跟我斗狠,我也索性豁出去!

说完这番话,风突然间安静下来,我让李先生再次重新点灯笼,果然这一次只有一盏灯是灭的,刚才的纸钱和公鸡我都用上,软硬皆施真的有效果。我不多说,招呼李先生过来把槐树拔起来,这槐树被人下招子,我不建议用手拔,怕哪位高人在树上也下招子。我两用皮带捆住树身,用力拔起槐树。

没花多大劲,这棵树连根拔起,果然是新种的,枝叶都有枯萎的迹象,只是李先生等不到槐树枯萎,恐怕就要灭门。不然我也不必大费周章。

李先生指着拔出来的树坑说,这下面好像有什么东西!

我拿起来,发现用油纸袋包着一坨东西,打开来一看,都是癞蛤蟆,蝎子等下降的邪物!

难怪那么难处理,原来被这种东西加持。

把这堆东西烧了,立刻发出阵阵臭味!

今晚的事情到此为止,总算安全度过,我让李先生再给他老婆烧点纸钱,希望她可以安心的走好。

纸钱烧到一半,我让李先生收拾东西准备走人,他的孩子突然间哇哇大哭,往一边跑过去,嘴里喊着,妈妈……妈妈……

李先生好像也看到了,赶紧抓着孩子,搂着孩子大哭。

半夜下山,我回李先生家接安薇薇走,她问我事情弄完没,我笑了笑,临走的时候,我又看李先生老婆一面,觉得她的脸色有变,头发枯黄,死皮浮现,身有异味,开天眼再看。发现她的头顶三昧真火全灭!

我告诉李先生,这这段时长好好陪陪老婆,有什么事情都顺着她。

安薇薇问我,这女人这么可恶我怎么还帮着她说话,这种人死了才好。我告诉她,如果一个人要死了,你会不会对她好点?

《弹丸故事》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