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上的三把火都灭了,运气没有命格没有活不久

身上的三把火都灭了,运气没有命格没有活不久

图片源自网络,若遇版权问题,请联系平台客服将立即删除

在一天很闲暇的早上,我打算好好睡一觉,睡到自然醒,却被一个电话吵醒,顶着一身床气起身,接通电话,原来是李先生我粗略计算,看来时长到了。

电话那头的李先生虽然情绪很低落,但是他还是谢谢我!

安薇薇听到这消息,沉默好一会才说,你已经算到她会死,对吧。

我当然算到她会死,身上的三把火都灭了,运气没有,命格没有,活不久。李先生跟我讲,她老婆在昨晚打麻将回来掉进池塘,一晚上都没找到,直到早上的时候才有人发现她面朝下浮在鱼塘边。

李先生问我,为什么她老婆死的时候会笑?这一点他想不通,当他这样跟我说的时候,我感觉全身汗毛突然竖起,这事情我不去算,现在结果很不错了,我让李先生先带着孩子会城里租房子住,回头找我要个护身符,他们家的事真的完了,顺便提醒李先生,最近他的生意会有一次小高峰,希望他抓住这个机会。

李先生千谢万谢,三天后,他找到我给孩子要了一块桃符,顺便给我打了一个六千六百六十六块红包,原来他接了一个大单,上百万的生意,接下来的日子有的忙了。

等李先生走了,安薇薇开心地尖叫!疯了好一会。

她让我看了一个视屏,等会弄上网去,这视频是我和李先生一起破他老婆撞邪,现在回看,这场面相当激烈。镜头晃动能看清的画面有现。

我不打算把视频放上去,毕竟李先生是做生意的,视屏又在人家家里拍摄,这可是违法的。安薇薇可能因为收到钱,心里一时开心就不去介意,拉着我出去好好吃一顿。

她挽着我的手走着,不懂我们的还真以为我两就是情侣。

我们在“金鱼巷”转悠,盘算吃点什么,满目琳琅的店面,粉,粥,饭等等,竟然找不到真想吃的。

这时候我的电话响了,安薇薇好奇看了一眼,是个陌生号码。

她用狐疑的眼神看着我,问我这是谁,是不是私自接任务,还是撩上哪家妹子,准备约泡,不要忘记我闷两人可是有经济合作关系,她有权知道。

我顿时无语,这号码完全没见过,无端端被扣这么大一个帽子,我接通电话,打开扩音。

电话那头说话了,他说,你是安薇薇还是吴私。

安薇薇瞪大眼,你那表情好像再说,好呀,你真的偷偷接单子,被老娘抓个正着了吧。

我懒得废话,问对方名字,原来这家伙是陆驹,就是之前抓我们那个警察。

安薇薇没好气问,你找我们干什么。

陆驹笑着说,还没吃饭吧,一起吃一顿吧。

说起吃饭,又两种饭最香,一种事别人家的饭,第二种就是不花自己钱的饭,安薇薇欣然答应。

我么来到约定的地方,没发现有人,安薇薇等着不耐烦,又打电话给陆驹,安薇薇打通电话,看向某个方向,我也顺着看过去,发现有个穿着病服的人从一个小巷子里跑出来,出了大街,他左右看看,好像有点顾忌,然后又缩回头,咿咿呀呀的向我招手。

安薇薇嘀咕说,神神秘秘,搞什么鬼。

过去之后,陆驹拉着我走到一边,低声对我说,你还记得上次你跟我说什么来着。

上次?我还真不记得了,只记得跟他交谈,提醒过一两句。

他见我不说话,着急说,你说完第二天,我抓个罪犯被他用刀刺伤了,你不用担心,只是划破皮。

我笑笑回他,你想多了,我完全没担心,话说这一餐饭还有没有?

陆驹说,我跟你说,抓了那个罪犯,哪个罪犯后面还有一个庞大的集团,他落网以后,集团分子全部呗抓!我真的升了,唉,你是怎么算准的?

我想起来,之前给他算了一字,算他有升官迹象,现在果然应验,再算他有“金”险,预防着点。

我笑着说,陆警官,你是想调查我有没有派人害你?我先说明我没那么大的能耐。

陆驹也笑笑说,不不不,我就是想知道你什么算的。算的忒准了。

我懒得跟他瞎扯,问他这一餐饭还有没有吃,我两可是老远的过来专程这一餐饭,现在看他的装扮,不像带钱的人,还是下回吧。

陆驹拉着我又问,您让我防着点,这期限到了没有?

我奇怪,他这么会这样问,他告诉我,这几天他一直跟“金”杠上,不是被刀割着,就是被铁门夹了,而最近的一次就是被车给撞了,现在还住院呢。因为这事他心神不宁,特意打电话找我咨询。

我算是明白了,原来他屡遭霍乱,难怪想找我。

我对安薇薇说,给他讲讲规矩。安薇薇来精神了,没谈钱,先吃一顿再说!

吃完之后,陆驹果然没钱,安薇薇也不恼火,说这一餐我们垫着,下子记得请回来就好。

我想她绝对不是那种好心的女人,果不其然,当安薇薇开口要红包的时候,那价钱……我真想问问,陆警官,你的心是不是在流血。原来这一切都是套路。

我不由感叹,“城市套路深,我要回农村”。

安薇薇说,我就是农村出来的。

我又感叹,“农村不太平,回来都是坑”。陆驹认了吧,乖乖给了一个六百六十六,商量好后,我给他弄一张护身护身黄符,有这个东西在,最近的时长应该不会再出什么问题。

处理完陆驹的事情,准备走人,临走的时候,陆驹叫住我,说他好像遇到一个人,也碰到那种怪异的事情,让我帮他们看看。

安薇薇没好气呛他,我们不是做慈善的,没钱的活别找我们,帮是不可能,要就交易。

陆驹无奈,说,先看看,这钱我出如果不是那种东西,收费不高吧。

我让安薇薇别瞎闹,救人要紧,让陆驹说看那边是什么情况。

陆驹说,这一切都得从一个在逃嫌疑人说起,因为他砍杀了老婆,重伤孩子!

我问着老婆有做什么对不起他的事,有必要下这样的毒手?

陆驹说,根本没有,这家人很和睦,所以才觉得有问题,让我帮看看。

《弹丸故事》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