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版权生意的“快慢”相争:都是资本惹的祸?

体育版权生意的“快慢”相争:都是资本惹的祸?

体育版权生意的“快慢”相争:都是资本惹的祸?

体育大生意第1262期,欢迎关注最好的体育产业信息平台

体育版权生意的“快慢”相争:都是资本惹的祸?

本文作者:何宝荣

体育大生意记者

北京时长11月17日,在财新第三届中国体育产业论坛中,华人文化控股集团总裁徐志豪、新英体育传媒集团总裁喻凌霄、NBA中国高级副总裁李建炜、腾讯体育运营部版权及商务合作中心总监杨露莎就“版权这门生意”展开讨论。

2014年10月,中国体育产业被“国务院46号文件”和2025年5万亿的市场规模激发了想象力,特别是赛事版权市场,成为了兵家必争的红海。

三年已过,资本趋冷,赛事版权也在惊涛骇浪后趋于理智,但被拔高的门槛或许再也没有降下来的那天,只是留给中国体育市场这一连串的数字:体奥动力5年80亿元标得中超,腾讯5年5亿美元(31万人民币)拿下NBA,苏宁集团3年7.21亿美元(50亿人民币)斩下英超、5年2.5亿欧(18亿人民币)先后获得西甲、德甲版权。而其中最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当属中超版权的5年80亿了。

天价版权为何层出不穷 新英体育总裁:版权价格像房价

徐志豪对于中超80亿这个话题表示:“不要着眼于具体的数字,这个数字是由当时的市场环境、供需关系决定的,而版权在整个体育大生意当中是一个主要组成部分,联赛的发展、俱乐部的发展都离不开版权的变现。如何能在最容易变现的环节产生突破,并通过这些突破给其它环节带来化学作用,这是华人文化重点关注的事情。”

▼新英体育传媒集团总裁喻凌霄剖析了资本和体育产业的微妙关系

体育版权生意的“快慢”相争:都是资本惹的祸?

喻凌霄却有不同看法,他认为中超80亿的价格给所有行业内的公司都带来了压力:“中超都16亿1年了,那英超该卖多少钱?NBA该卖多少钱?一股资本的力量给予了整个市场压力,并波及到了整个行业。”

新英体育2010年开始拥有英超在中国大陆的独家版权,据悉,之后他们揽下2013-2019赛季6年英超独家版权时仅耗费10亿人民币,平均每年1.66亿。而苏宁集团却以10倍的价格夺走了2019-2022赛季的版权。

喻凌霄对此认为,因为资本与体育产业有不一样的诉求和运作模式,资本对于利润的短期回报及退出机制催生了市场变形:“为什么资本市场要将17年的体育定义为困局?我能够想到的是,资本总是那么着急,总是想要催生出一个产业。但是体育不是一个可以催生的产业。谁有能力看清楚明天,甚至看清楚后天才是一个企业家的远见。以不恰当的比喻来说,体育版权和房价一样,长期一定是涨的,但短期能不能涨到这个位置,需要一个明确的判断。应该要看到未来,但不能高估未来。”

诚然,提到中国体育版权市场,遍地是“天价”、“泡沫”、“亏损”的标签,何时会扭亏为盈?似乎所有人都没有定论。杨露莎表示,目前收入仍未覆盖版权成本。腾讯视频的会员数达到4300万,但却未到适合公布体育会员数的时候;而喻凌霄则是首次披露了新英体育的数据:“从2013年开始付费模式后,每年能保持100%的增长率,现有近300万付费用户,最近一个赛季付费收入没超过1亿元。”比起目前英超每年16.6亿的版权价格,这个数字还远远不够;体奥动力方面,他们今年6月暂缓向中超公司支付第二年版权费,重启和中超谈判,提出延长版权从5年至10年,相当于版权价格腰斩。

体育版权运营“慢”字当头 腾讯运作NBA主打精细化

体育版权运营方为什么赚不到钱?一方面是资本“着急”的属性与体育产业“慢”字相冲突,导致价格泡沫的产生;另一方面是赛事品牌和用户之间没有强互动与高粘性。

▼腾讯体育运营部版权及商务合作中心总监杨露莎讲述腾讯运营NBA版权之道

体育版权生意的“快慢”相争:都是资本惹的祸?

对于豪砸重金手握版权的运营方来说,“天价”也倒逼他们精细化运作,在有限的空间内争取自身权益。杨露莎表示腾讯投入了大量人力物力财力,来用心经营NBA版权,为球迷带去了绝佳的观赛体验。此外,“新的600平米的NBA演播室今天投入运行,这是牵手NBA三年间的第二个重大改变了。等到北京腾讯总部建好之后,还有更多演播室供NBA报道使用。”

喻凌霄依然看好付费市场,认为收费是体育市场的必由之路,坚信中国也会发展到那个阶段。“在香港市场,体育用户在付费用户中的占比能达到25%到30%。以腾讯视频4300万的基数来算,如果中国能做到10%的体育付费用户比例,单个用户贡献200元的收入,就能带来约8亿元。”

而针对中超的版权运营,徐志豪表态要“强调5年的运营时长,否则就是低买高卖的简单版权买卖的生意,而不是版权运营的生意,我们不把资本市场当作最终的目的,资本市场只是手段,我们着眼点在于如何运营好版权这一产品。”

具体来看,则是要从短周期和长周期两方面来考虑。从短期来看,由于中超是中国球迷自己的产品,其情感诉求是非常高的:“绝对不能有过激的动作,比如一下子球迷发现喜欢的球赛看不到了,还得花钱,因此我们对于短期付费的启动是非常的谨慎。”

从长期来说,世界体育市场证明了版权的市场必须包含付费,但是不代表付费是体育版权唯一的商业模式。“这倒逼着华人思考,除了付费之外,还有没有其他的商业模式。比如通过媒体播出的平台,给球迷叠加额外的服务,通过这样的纽带把俱乐部跟球迷之间的情感联系进一步的深化,在这个过程当中自然而然就会产生非常多的商业化的机会,而这个恰恰是中超等本土联赛所具备的特点,并不是说只有付费收看这一个模式。”

▼著名主持人张斌主持财新体育论坛

体育版权生意的“快慢”相争:都是资本惹的祸?

体育版权运营讲究一个“慢”字,或许仅仅过了两三年就追问投资回报率还是太过着急。杨露莎就对未来表示十分乐观:“我们对未来充满希望,我们不希望这个生意是一年两年的,而是长期的,希望成为长久的合作伙伴,这样我们有信心投入更多到版权运营当中。这不是一次性交易,而是长期的过程。”

目前体育赛事版权运营的变现途径包括版权分销及广告招商两种,而会员付费则仍然在努力而又艰难地推进当中,找到更多的变现模式是业届共同关心的问题。

但是与此同时,在中国这个市场,拥有头部版权就意味着海量用户,然后才有资格继续前行在这条布满黄金的道路上。借助版权权益向衍生品拓展,以及向其他方向布局,也是当下版权困境的破局之道。如果版权能带来资本市场上的超额回报,那么亏损本身又算什么呢?

注:本文所用图片来自网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