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怪奇都市传说之棉纺路杀人烩面

素材来源网络,版权属于作者。

棉纺东路的杀人烩面馆

  鬼也分好坏,除了之前说过的孩子气的花邪,这篇杀人烩面里的鬼,也不算是个坏鬼。

  郑州的烩面控肯定知道棉纺东路杀人馆,一个门面破旧、有点吵、有点脏的苍蝇小馆(门面见附图)。

郑州怪奇都市传说之棉纺路杀人烩面

郑州怪奇都市传说之棉纺路杀人烩面

郑州怪奇都市传说之棉纺路杀人烩面

郑州怪奇都市传说之棉纺路杀人烩面

郑州怪奇都市传说之棉纺路杀人烩面

  请注意以下三点:这家店至今仍是归属街道办事处的集体所有制性质;自三十多年前开业在这个位置,周围环境改天换日,它自巍然不动;在传统烩面早已荡然无存的情况下,它仍是传统配方、传统熬汤、传统手艺。以上三点加上出过三条人命,按道理早该倒闭了,可它为什么至今还能食客如潮?

  据说是有个鬼在保佑它。

  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改革开放以后,为安置下乡返城知青,街道上开了一家羊肉烩面馆。当时的羊肉不是从街上买现成的来,而是要饭店自己屠宰,当时沿陇海铁路的南边,有一条和它平行的小河,饭店先买几十只羊,放在小河边养着,需要用了就杀一只,在小河里洗净,拿回饭店。

郑州怪奇都市传说之棉纺路杀人烩面

红圈内为烩面馆,黄色为当时宰羊路线,蓝色为当时小河位置。

每天负责看羊、杀羊的是一个刚回城的知青,平时极少和别人说话,喜欢自己看书,其实胸怀大志,腹有良谋,就是长的有点不太上眼。当时所有单位都有Dang委,这家小饭店也不例外,Dang支部书记五十多岁,认为他长相丑陋,就给他起个外号叫“劳改犯”,书记这么一叫好像表示他有什么历史问题。在当时,当了劳改犯,一辈子也抬不起头,真比祖坟被掘还难受。饭店里的其它人也跟着叫,不知情的人还真以为他当过劳改犯。

  有一天,“劳改犯”拦住书记,目光和声音都充满了愤怒,但他还是和缓地对书记说道:“你别再叫了,你再叫,我杀了你。”

  “你一个临时工,杀羊的,还敢不服从Dang的领导,顶撞上级?”书记立刻就把他骂了一顿。

  “劳改犯”没再说什么,当天晚上,他磨好了一把斧子,装在他背的绿色的军用书包里。

  第二天,书记偏偏不知道去哪了,一整天都没有去上班。

  “劳改犯”背着书包在饭店转来转去,找书记,其它人不知道原因,看到他在饭店转来转去,有两个人就叫:“劳改犯,别转了,帮我干活儿!”

  没有找到书记的“劳改犯”掏出斧子很利索地把那两个人杀了。

  据说他被枪毙的前一天,有个平时对他非常照顾的大姐,晚上做了一个梦,梦到“劳改犯”来找她,对她说:“我只是不想被侮辱,可惜杀错了人。我平时不说话,是在想怎么改良羊肉汤的配方,我天天杀羊,对羊肉、羊骨最了解,应该换成用35斤羊肉、35斤羊骨,加一百斤水,熬四个小时,才能熬出好汤。大姐,我明天就要死了,你以后会当饭店的领导,只要咱饭店在这儿,只要咱这家饭店不变,我变成鬼以后,就要保佑着咱这家饭店干得比别人都好。”接着他又把熬汤时加的23种调料一一告诉这位大姐。

  这个怪梦醒了之后,那23种调料和如何熬汤她竟然记的清清楚楚!

  但这个梦她当时谁也没有敢说,过了几年,当时的大姐真的当上饭店的经理,她按梦中得到的配方改良了羊肉汤的熬制,一直保持到今天。至今,这家店还养活了八个退休职工,全是当初和“劳改犯”一起工作过的。

  店里的老职工每年的鬼节必定会去烧纸。

  现在你去这家店,可以看到一位六十多岁的老太太,个子很低,山东口音,就是当年的大姐,三十年前的经理,三十年后还是经理。和这家店一样,没有变化。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