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天等好久!买了韩国多年版权,韩终于开始花钱翻拍中国商业片

文 | 鼻子

要说亚洲国家,谁的悬疑罪案类型片拍得最好,韩国称第二,没人敢称第一。

你能数出的优秀作品实在太多,《老男孩》《杀人回忆》《黄海》,它们在被无数影迷津津乐道的同时,也极大地影响了中国的创作者。

但是,你绝对想不到,在悬疑罪案类题材上已经做到国际领先水准的韩国,居然也会看上中国的犯罪悬疑类原创作品。

2014年,韩方买走了由非行编剧、导演的《全民目击》的版权。

这一天等好久!买了韩国多年版权,韩终于开始花钱翻拍中国商业片

《全民目击》

《全民目击》被韩方翻拍成了《沉默》,导演是曾拍过《快乐到死》的郑址宇,主演则是曾出演过《老男孩》的崔岷植,以及在《匹诺曹》中饰演记者的朴信惠。

这是韩国第一次翻拍中国内地商业片。《沉默》于今年11月2日在韩国上映,借着这个机会,我们也和影片的导演非行聊了聊。

既关于影片本身,还关于悬疑罪案类电影的创作,也关于四年没有拍片的他,新作品《鬼吹灯》的动向。

这一天等好久!买了韩国多年版权,韩终于开始花钱翻拍中国商业片

应对市场的良方——贴近现实

《全面目击》在2013年上映,影片的故事说的是富豪林泰的女儿林萌萌,涉嫌谋杀林泰的明星女友。

在证据确凿的情况下,林泰花重金雇佣金牌律师周莉为女儿辩护。然而,庭审现场却发现了新的犯罪嫌疑人。

但公诉方的检察官童涛却认为其中一定有蹊跷之处,对案件步步紧逼。

这一天等好久!买了韩国多年版权,韩终于开始花钱翻拍中国商业片

这是一个看起来很简单的故事,却被导演非行拍成了一个「罗生门」式的影片。

影片的绝大部分场景都发生在庭审现场,几乎就是在一间屋子里讲话。庭审、审问、查案、证人讲述的「真相」几个场景之间不断穿插,带来极其紧张的观影感。

而《全民目击》最精华的地方,就在这个「封闭空间」的庭审场景上,它以三段构成,分别从检察官、律师、父亲三个视角来讲述故事,并做了一定程度上复述,每一次新的视点都是对上次视点的推翻重构。

这一天等好久!买了韩国多年版权,韩终于开始花钱翻拍中国商业片

这样的叙事和结构,让《全民目击》,大大超越了国内的同类悬疑罪案题材电影。

当被问到如何构建起这样的形式时,非行说,最开始是想要更加切近市场。

「当时我的《守望者》刚刚公映完。业内的口碑还可以,但票房不是特别理想。当时我和投资方、制片人讨论的结果就是,下一部拍和当下时代更贴近的题材。要不然的话。跟观众的距离感太远,就可能在市场上会事倍功半。」

以市场为首要考虑的非行,却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捕获到了影片的灵感。这不得不说有种彼此呼应的意味。

这一天等好久!买了韩国多年版权,韩终于开始花钱翻拍中国商业片

「正好2011年初,那是微博最时兴的时候。我发现微博三天一个小热点,十天一个大事件,每一次有热点或者事件出现的时候,就会出现一个全民围观、全民探讨、举国议论的现象。但你会发现很有意思的一个现象:对于同一件事情,不同人的评论,会因为视角的不同,而带来观点完全不同。」

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非行也在过往的例子中找到了印证。他说,我们现在所熟悉的历史都是言之确凿、板上钉钉的历史。但话又说回来,所有的历史事件的评判,都是后人主观推测出来的,甚至有时候会因为立场不同,而带出来完全不同的评论观点。

就比如罗贯中的三国演义,他很喜欢刘备,极力排斥曹操。

但从历史的角度上说,曹操是一个雄才大略的人。

这一天等好久!买了韩国多年版权,韩终于开始花钱翻拍中国商业片

「罗生门」式的《全民目击》从何而来

《全民目击》就是建立在这样一个「不同视角带来不同观点」的基础之上,这种多视角和多重叙事的形式,赋予了罪案悬疑类电影更加复杂和多元的观感。影片中有一句台词是,「何为真相,你相信它是真相,它就是真相。」

这也是导致非行最初创作的创意之一。

在片中还有另外一个小细节,负责庭审直播的新闻导演,由陈思诚客串,在看到林萌萌的时候开了一句玩笑,说「她被抓的时候,会不会说我爸是林泰呀。」

是不是有点熟悉,你想到了什么?

「我爸是李刚。」

这一天等好久!买了韩国多年版权,韩终于开始花钱翻拍中国商业片

「我爸是李刚」这个案件,是促成非行创作的另外一个点。

「微博的热点事件里最吸引我的就是『我爸是李刚』。一个小男孩出了这么一个事,举国哗然,一夜之间,全国人民对这个小孩进行声讨,在这种情况下,24小时之后,他爸李刚出现在中央电视台的演播厅,向全国人民道歉。」

对于这件当时轰动全民的新闻,你还记得多少?在看《全民目击》的时候,你有想到,这和「我爸是李刚」有关吗?

这一天等好久!买了韩国多年版权,韩终于开始花钱翻拍中国商业片

「就这样几件事就奠定了我创作的依据。一个就是同一事件,同一时长,由于视角的不同,内幕完全不同,这是结构。一个则是『我爸是李刚』,让我看到了事件背后可能存在的操作能力。第三个,则是一部电影传递给观众的主题,应该有正能量,所以在结尾上我会通过孙红雷的角色,用他保护女儿的行为去歌颂中国的父爱。」

这或许就是非行与其他导演的最大不同之处,他摈弃掉市场上最常见的,最容易被观众接受的线性叙事和段落式叙事,冒着失去一些观众的危险,代入了不同地位、不同立场、不同态度的人物,转而用多角度叙事来讲故事,同时,还把故事讲得惊心动魄。

这何尝不是一种人生百态呢。

这一天等好久!买了韩国多年版权,韩终于开始花钱翻拍中国商业片

有意思的是,非行说,他的母亲,去电影院看了《全民目击》,回家告诉他说「没看懂」。

面对市场,有冒险,有妥协,有舍弃,有坚持,才会成就优秀的作品。

这一天等好久!买了韩国多年版权,韩终于开始花钱翻拍中国商业片

找不到投资的剧本,如何得得到韩国青睐?

有意思的是,《全民目击》这个被大多人喜欢的、多重视点的初始设定,在最开始的时候根本就找不到投资。

「一开始拿给第一个投资老板看,他看完之后说这个片子不行,我不投,别人也不会投的。整个电影有百分之七十的时长是在一个房间说话,又没有凶杀,又没有追逐,又没有婚外恋,又没有爱情,又没有床戏,这谁爱看啊。他直接就给推了。」

这一天等好久!买了韩国多年版权,韩终于开始花钱翻拍中国商业片

那是四年前的市场。

在罪案悬疑类电影如火如荼的今天,《全民目击》的剧本再被放到市场上,肯定会被抢着要。

这个最开始甚至都找不到投资的剧本,在上映以后竟然被韩国看中,买走了版权,并翻拍成《沉默》,这对于电影从业者而言,绝对是一件里程碑式的事件。

因为这是韩国电影中,最为强大的领域。

这一天等好久!买了韩国多年版权,韩终于开始花钱翻拍中国商业片

韩国版的《全民目击》,又名《沉默》

「而如此擅长拍罪案悬疑片的韩国,之所以会看中《全民目击》,就是看中了在这场庭审中所表现出来的,对人性的拷问,其中也包括对『立场不同观念不同』的表达。」

而这些核心要素,也切合韩国电影一直以来对现实和社会性的关照。它们甚至具有着共通性的戏剧元素,比如上层阶级的操控力、比如网络暴力和全民围观的心态、比如仇富、比如婚外情和凶杀,再比如父爱。

重要的不是故事本身,而是讲述故事的方法,《全民目击》用多角度叙事,把这一点做得非常成功。

这一天等好久!买了韩国多年版权,韩终于开始花钱翻拍中国商业片

韩国版的《全民目击》,又名《沉默》

与其规避红线,不如抚摸红线

对于当下的创作者而言,悬疑罪案类题材影片的创作,所面临的最大困难无疑是审查。但与此同时,中国电影的庞大市场,又是世界上的任何国家都望尘莫及的。

如何在有限的创作空间内去打造优秀的作品,非行也讲述了自己的经验。

「创作者们需要去平衡,需要去沟通。任何需要突破的时候,创作者们都要勇敢地往前跨前一步,跟广电、电审去沟通,去探讨。逐渐让他们让步,同时创作者也让步,就能达到一个两全其美的结果。创作者们,也就能摸索到那条隐秘的、浮动的红线的所在。」

这一天等好久!买了韩国多年版权,韩终于开始花钱翻拍中国商业片

非行认为,我们并不应当把责任推给审查。在充分沟通过后,创作者们所想象的限制,反而会成为保护创作者们的一方。余下的部分,还是需要创作者们用自己的叙事节奏,用自己的镜头语言,用自己的观赏情绪,完成电影的创作。

「不要闻虎色变,多沟通的话,你会发现尺度是可以改变的。多走近他们,你会发现他们也在不停地让步,甚至最后他们也为你保驾护航。这也是我给其它导演的一个提议,千万不要自我限制。」

这一天等好久!买了韩国多年版权,韩终于开始花钱翻拍中国商业片

中国影人需要匠人精神

今天的中国电影市场,和四年前找不到投资的《全民目击》的市场已经大不一样,各种犯罪类题材层出不穷,致力于这一类型创作的导演、演员都在渐渐浮现。

市场真的在变得更好吗?非行并不这么觉得。

「同类型电影当中,看到精彩的东西还是很少,我觉得没有重大突破。对于整个市场而言,我没有看到更好,我看到的是更差。为什么?」

的确,近年来,中国犯罪悬疑类题材涌现了大量作品,涵盖从电影到网剧等各个领域,《烈日灼心》《白日焰火》乃至今年的《暴雪将至》《无证之罪》《白夜追凶》,都是让人惊喜的作品。但从整体市场宏观看来,精品数量并不多。

这一天等好久!买了韩国多年版权,韩终于开始花钱翻拍中国商业片

大量犯罪题材的出现,让很多人认为「中国影视犯罪题材热潮」已经出现。但现实可能并没有那么乐观,所谓热潮,不仅要有量的积累,也要有质的保证。在「质」上,我们做得并不够。

中国影视犯罪题材确实很「热」,但「潮」还远远没有到来。

狂热的资本,热钱的涌入,固然能支持产业的发展,但有些时候,也未必是件好事,它们会对这个市场形成诱惑,从而分散掉创作者的注意力。

非行所说的「更差」,实际上并不指向作品,而是指向市场本身。

票房的回馈或许也能证明非行的说法,在2017年上半年的中国票房前十中,没有一部是犯罪悬疑题材。

这一天等好久!买了韩国多年版权,韩终于开始花钱翻拍中国商业片

为何市场并没有变得更好呢?

非行说,他正在拍的《鬼吹灯》,用的特效团队一部分是美国,另外一部分是韩国,动作导演也是韩国。在合作中,他觉得韩国的电影人在敬业精神上,或者工匠精神上比中国影人强。他们对待每一部电影都可以做到精雕细琢,这就是工匠精神。

非行认为中国电影人,并没有太多人能做到这一点。

「为什么,因为都在挣快钱。乌尔善三年拍一部《寻龙决》,业内很多人认为他不值。再比如我,其实我四年没拍戏了,一直在忙《鬼吹灯》,连我的家人都认为我不值。」

这一天等好久!买了韩国多年版权,韩终于开始花钱翻拍中国商业片

韩国版的《全民目击》,又名《沉默》

非行认为,同类型电影的水准之所以没有很大的提升,最大的原因还是工匠精神的缺失。市场这么大,导演资源很少,稍稍能拍戏的导演恨不得同时摊几个项目,到处都在抢快钱,这严重地影响了电影的品质。

「目前国内的电影人,和目前企业也很像。每个人都想着挣后天的钱,正常情况下,你今天挣今天的钱,但他们不甘心,每个人都想挣后天的钱。当你劝说他,『别挣后天的钱,只挣明天的钱行不行?』他告诉你说不行,我觉得不满足。」

他说,韩国电影之所以能有今天,一个原因,是他们学习态度很彻底。第二个原因,就是他们有工匠精神的存在。

而这,正是非行在尝试去做的——花上四年去拍《鬼吹灯》。

这一天等好久!买了韩国多年版权,韩终于开始花钱翻拍中国商业片

你所意想不到的《鬼吹灯》

在《全民目击》大获好评以后,非行一直没有新作品上映,原因是接下了三部《鬼吹灯》的拍摄任务。

「《鬼吹灯之龙岭迷窟》和《鬼吹灯之云南虫谷》预计明年上映,现在影片正在漫长而紧张的后期工作中。」

这一天等好久!买了韩国多年版权,韩终于开始花钱翻拍中国商业片

《鬼吹灯》工作照

对于为什么会选择《鬼吹灯》,非行的解释是,

「我对题材不限制,我要求是我的叙事和我的故事要有一种统一的水准格调。《鬼吹灯》小说我读过,挺缜密,作者充满了想象力的同时又没有那种云天裂地的乱飞,是我比较接受的一种类型。」

对于这一版的《鬼吹灯》是否会带上非行的标签,答案是肯定的,但并不是《全民目击》式的结构先行。

这一天等好久!买了韩国多年版权,韩终于开始花钱翻拍中国商业片

《鬼吹灯》工作照

「我这版《鬼吹灯》是和别人不一样的《鬼吹灯》,首先得拥护原著。保持它原有人物关系模式和叙事逻辑的同时,要将其电影化。」

非行尤其强调了盗墓故事所需要的想象力,他要打造一个东方式的《夺宝奇兵》,并且更加诡谲,更加引人入胜。他说他会把《鬼吹灯》拍成一个奇妙的探险旅程,并在这个过程里找到勇气和关爱。探险的过程,也会是主角们肝胆相照的过程。

「在我的盗墓故事里,会有更明亮、更温暖、更具能量的东西存在。」

这一天等好久!买了韩国多年版权,韩终于开始花钱翻拍中国商业片

《云南虫谷》里的财运客栈

我们在采访中得知,这一版《鬼吹灯》,并不会沿用《全民目击》玩结构的叙事方式,而是会采用更加通俗直白的直线叙事。

「因为这样能照顾到更广大层面的观众群,与此同时我还要强调,你一定会看到一个跌宕起伏并意想不到的故事,最后的脱险过程你一定会觉得没想到。」

对此非行相当有信心。

他说,因为这就是我的核心。

这一天等好久!买了韩国多年版权,韩终于开始花钱翻拍中国商业片

《鬼吹灯》工作照

电影的世界里,有千百种故事可以讲,也有千百种讲故事的方式。

「没有不好的题材,只有不好的导演。」

这句话也是非行导演在采访时不断提到的一句话。

对于我们的创作者而言,《全民目击》,以及现在所涌现出的各种翻拍、合拍项目,乃至电影人们在不同题材上所做出的探索和尝试,包括前不久中国票房破500亿的新闻,也许都在说明,我们的电影,确实正在成长之中;工匠精神,也在一点点践行的道路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