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悟空》版权零收入来聊聊版权意识

最近一段时长小编忙着广告宣传,也没正经的跟大家唠唠嗑。

今天小编就准备跟大家来说说一个问题,有耐心的话,可以花几分钟来看一下,保证今天这条不是广告。

从《悟空》版权零收入来聊聊版权意识

前两天,戴荃发布一条微博引起了大家的关注。

如果大家对戴荃这个名字不熟悉,那么对《悟空》这首歌一定不陌生。其中一句歌词:我要这铁棒有何用!还成了网络流行语。

从《悟空》版权零收入来聊聊版权意识

微博全文,介于篇幅,小编就不复制粘贴了。戴荃主要说的问题是:两年了,自己原创的歌曲《悟空》没有收到一分钱的版权费。

有很多媒体抨击戴荃的版权公司。说公司不负责任之类的,当然版权公司没有尽责是肯定的。但是问题的核心不在这儿,问题的核心还是该行业人士的版权意识。

从《悟空》版权零收入来聊聊版权意识

据小编整理信息可知,戴荃《悟空》这首歌被翻唱了很多次。央视的《星光大道》、北京卫视的《跨界歌王》、湖南卫视的《我是歌手》、东方卫视的《欢乐喜剧人》、江苏卫视的《蒙面歌王》、浙江卫视的《中国新歌声》这些音乐节目都曾出现过戴荃《悟空》的翻唱版。

按照戴荃的意思来理解,这些使用方都不曾支付过该歌曲的授权费。

从《悟空》版权零收入来聊聊版权意识

未经授权使用作品,就构成版权侵权。然而在音乐圈,这种侵权现象也颇为常见。

早前春节期间迪玛希在舞台上因为翻唱经典歌曲《歌剧2》未经授权,被维塔斯方发律师函怒斥侵权。

从《悟空》版权零收入来聊聊版权意识

张杰在《歌手》舞台上演唱《默》,被高晓松指出这首歌曲的版权在他那儿,然而并没有人联系他说一些授权事宜,《默》词曲作者尹约、钱雷虽然都是新人,但应该同样受到尊重。

从《悟空》版权零收入来聊聊版权意识

灿星公司曾在节目中擅自安排帕尔哈提、张磊演唱未经授权的音乐作品《寂寞是因为思念谁》,被诉至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

从《悟空》版权零收入来聊聊版权意识

而在灿星公司的这场版权官司之中,灿星方的辩护律师说的一句话引发大众热议:

“如果电视音乐类节目每首歌都要获得词曲作者的授权,将是对上述节目的毁灭性打击”。

这种观点说出来简直是毁三观。

从《悟空》版权零收入来聊聊版权意识

就如同一个偷盗者,明明拿了你的东西,他还能冠冕堂皇的表示为了大家的利益,他的行为是善举。

对此,着实是不敢苟同。

从《悟空》版权零收入来聊聊版权意识

不管怎么说,使用别人的作品就该支付版权费。而说到这个事情就应该要讲讲一些正面的例子:

比如李健。

从《悟空》版权零收入来聊聊版权意识

李健是真正做到了在使用别人音乐作品之前“联系原作者,请求授权。”

这一点除了节目的总编剧,歌曲作者赵兆先生、歌曲作者樊冲也都纷纷发文证实。

李健曾在《歌手》节目中表示在自己在付给许飞版权费时,许飞不要,但是他坚持要给。

从《悟空》版权零收入来聊聊版权意识

他说的一句话让我印象深刻:“这是创作者的生活来源,作曲人创作人应该得到尊重。”

我觉得这才是我们对于原创作者应有的态度。

有网友说,如果不是别人翻唱,大家可能都不会认识戴荃,大家都不会知道《悟空》。可是这不能成为翻唱不给版权费的理由。

使用他人的作品,我们需要绷紧版权这根弦。不侵犯他人的利益,给原创作者基本的尊重,是我们现阶段该有的觉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