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声《夜行记》引出两位大师级人物的“版权”之争

相声《夜行记》引出两位大师级人物的“版权”之争

  喜欢相声的观众基本都听过《夜行记》,这个段子在经过相声大师侯宝林和天津相声名家郭荣起的各自演绎后成为经典作品。后来又被多位相声演员进行重新改编后搬上舞台,像大家比较熟悉的有李金斗版的《新夜行记》、郭德纲版的《夜行记》都脱胎于这个段子。不过只保留了原先段子的主线框架, 在内容上与时俱进的做了大篇幅的删改,同样获得了观众的认可。但很多人不知道,当年这段脍炙人口的《夜行记》还引发了侯宝林与郭荣起两位名家前辈的版权之争。

相声《夜行记》引出两位大师级人物的“版权”之争

  《夜行记》这段相声中塑造并讽刺的是一个不遵守交通规则的人物形象,侯宝林与郭荣起在各自表演中都融入了独有的风格。侯宝林在与郭启儒搭档使这段活的时候节奏紧凑、抓人,在描述画面感方面尤为传神。而郭荣起与李寿增两位寿字辈艺人使这段时,则带有浓郁的津派相声特点,语言通俗,铺垫细致,刻画人物形象细腻丰满,可谓各有千秋。两个不同版本的演绎在当年首演即大获成功,并由此引发了版权之争。要知道在相声界中“要活”和“捋活”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性质。“要活”是指某位演员的某个段子深受观众喜爱,同行也想演的话就需要主动请示对方是否可以让我也使这块活,两人有交情的话不但欣然同意,还能把使活时需要注意的点和整段的“册子”都毫无保留的提供。而“捋活”截然相反,在没有征得原表演者同意的情况下,擅自表演其“把杆儿活”,这种行为在旧社会相声行内最为不耻,也是同行所不能容忍的。而这两位名家前辈之间既不存在“要活”也不存在“捋活”,但究竟《夜行记》这个段子该归谁所有,或许很多老相声观众都很难说清……

相声《夜行记》引出两位大师级人物的“版权”之争

  事实上,《夜行记》这个段子的版权并不完全属于侯宝林或郭荣起。事情缘由是这样的,1955年随着《城市交通规则》的实施,在北京公安局交通管理局的业余文艺宣传队中由朗德沣、陈文海、蒋清奎、贾鸿彬、侯伯照、李培基等交警联合创作出了《夜行记》,目的在于宣传普及《城市交通规则》。作品在1956年的一次庙会演出中被一位记者发现,随后全文刊登在《北京晚报》上,刊登后大受读者欢迎,后又被其他报社相继转载。几乎是在同一时候,侯宝林和郭荣起都看到了这个段子,并对它产生浓厚兴趣。于是,两位名家前辈对《夜行记》进行了二度创作,并加入个人理解。侯宝林的版本是在原先作品上的精雕细琢,而郭荣起先生则是借用了传统活《怯拉车》的技巧,做了重新改编。也几乎是在同一时候,两人将这个段子带上了舞台。随着节目空前火爆的演出效果,也就产生了所谓的版权之争。两位名家前辈都认为这个段子所有权应该归自己。由于缺乏有效的沟通,在相声界行内还因此闹出了不小的风波。

相声《夜行记》引出两位大师级人物的“版权”之争

  时至今日,相声界行内对《夜行记》这个作品的所有权仍然不明,只能说属于当年那几位业余文艺宣传队的交警们。实际上,相声段子都是老祖宗留下来,再融入一代代艺人创作表演的精华。传统段子也好创编段子也罢,应该属于整个行业,而非被一己独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