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坛版权混乱,原创歌手的他身体力行维护音乐版权却说自己没做啥

前段时长,网上放出了一段台湾音乐教父刘家昌狠批内地综艺节目私自盗用歌曲作为商用从来不打招呼的视频。

视频中,刘家昌说道:“一九七几年,我在日本就拿到版税,那事隔四十年,在中国还拿不到,我们实在落后太多了。

如果说,大家是为了做公益,我不会开口的,如果你们是商业行为,就要遵守一点法规。本来写歌呢,是要给大家唱,开心就好,最后大家都开心了,变成我不开心,这个也不大对

我希望大家遵守游戏规则,给我们作家一点最起码的尊重。

乐坛版权混乱,原创歌手的他身体力行维护音乐版权却说自己没做啥

看完这个视频及评论,我感触颇深,封新城说这是“多么有涵养的愤怒,多么轻声的鄙视”。

一个音乐界教父级别的人,说话极具分寸,说得体面,大气,姿态低而不卑,颇有感染;然而评论里却是一片嘲讽和戾气,看完挺寒心,国人的版权观念真是太差了。

那些说是多此一举没事找事的人,大抵是不知道多少不为人知的词曲文人因为得不到相应尊重和报酬,而在创作这条路上屡屡失望,举步维艰;也看不到中国会因此失去多少好作品。

其实对于版权,我并没有太多的概念。在我刚开公众号的时候有写过一篇文章,当时转发的人还挺多,后来我在网络上看到有公众号竟直接将我的文字复制粘贴发布,文章没有注明出处,全文没有改动一个字,甚至一个标点符号。我特别生气,后来拿到原创标签之后,我自己写文章几乎都会标明原创。

而对于音乐的版权,我了解得更是少,因为音乐的特殊性,它看不见摸不着,我对这方面为数不多的认知全是通过李健老师得来。

乐坛版权混乱,原创歌手的他身体力行维护音乐版权却说自己没做啥

李健作为原创歌手对音乐版权的保护和对原创者的尊重不是挂在嘴边说说的,而是身体力行地在演唱别人的歌之前支付版权费。在我是歌手舞台上,翻唱或改编其他作品之前,他都亲自给原作者打电话,征询意见。

唱许飞的《父亲写的散文诗》那期,竞演开始前,节目组播放了李健选歌和练歌的花絮,其中有一段是李健与音乐人刘春阳谈论自己的选曲,说到了授权问题。李健透露,自己要付给许飞版权费,许飞不要,但他坚持要给,他说这是创造者的生活来源,作曲人创作人应该得到尊重。

乐坛版权混乱,原创歌手的他身体力行维护音乐版权却说自己没做啥

乐坛版权混乱,原创歌手的他身体力行维护音乐版权却说自己没做啥

其实,李健也不是第一次在演唱他人歌曲时给人打招呼了。之前在演唱赵照的《当你老了》时,因为不认识对方,还多方面打听,最后找到电话打给了原作者,两人还因此成为了朋友。

乐坛版权混乱,原创歌手的他身体力行维护音乐版权却说自己没做啥

《西游记》的音乐被乱用那么多年,他在组曲里插段《女儿情》也付给了许镜清老师版权费,许老师还专程发博点赞。

乐坛版权混乱,原创歌手的他身体力行维护音乐版权却说自己没做啥

不单是上电视综艺,就连演唱会上唱《我要你》也是事先打电话征得了原作者的同意,商演上演唱的作品也是会拿捏注意版权~用李健的话说,“你是在用别人的作品赚钱啊”。

看很早之前的一段访谈,谈到《传奇》的版权纠纷,李健曾说道:说心里话,传奇是我写的,我是作曲我几乎没拿到多少钱,卡拉OK分给我300多块钱,传奇作为一个作者来说拿的钱是非常少的,我早就习惯了,这也不是一个好的现象,但我改变不了,我从来没靠作曲家/作者的身份去挣钱,那样我早就饿死了!

那时候盗版非常多,你会觉得这个环境就是这个样子的。但是你的抱怨是毫无意义的,难道你要等到环境好的那一天才重新开始创作吗?

乐坛版权混乱,原创歌手的他身体力行维护音乐版权却说自己没做啥

是的,我们不能因为黑暗,就停止寻找光明。

因为,宁愿乐观,不愿悲观。宁愿向往,不愿绝望。

这也是我为什么喜欢李健的原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