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权的未来就是未来版权

让我们先分享两个关于互联网的小故事。

第一个故事发生在1995年,做为早期互联网服务提供商之一的Netcom公司刚刚成立,全世界对于互联网的认知基本就像对待今天的区块链技术,好奇又无知。当踌躇满志的Netcom CEO带着他的商业计划书为一家顶级欧洲投资基金介绍完互联网及Netcom的业务规划之后,投资人提出了这样一个耐人寻味的问题:“谁是互联网的负责人?”

在那个一切完全依靠政府和资本等中心化力量运作的年代,互联网的出现确实是让人难以理解的,欧洲投资人由于认知上的限制,他必须弄清楚谁将为互联网的建设负责。而当时所谓的互联网创业也仅限于基础网络设施建设,如上面提到的Netcom就是美国早期著名的ISP运营商之一。为此这位CEO大费口舌去解释,但最后不得不作出回答“我就是互联网的负责人。”这样的回应不免显得可笑,而在当时,唯有妥协,Netcom才能拿到不菲的初创融资。

这样的故事今天依然在发生,区块链项目的融资同样让人觉得尴尬。因为在“去中心化”的区块链行业,竟然每一个项目都必须有一个主体,或是公司或是团队为项目负责。否则,投资人就会感到不安。然而,要完成区块链这样的“去中心化”革命,就必须有所妥协,或者说要主动有所做为。今天的UIP团队就像是几年前的Netcom CEO,面对投资人的质询,不得不回应:“UIP就是知识产权的未来,版权的未来就是未来版权UIP的意义,就是为版权的去中心化打开一扇窗,或为黑暗之途点燃一支火把,我们只是想做领路人。

第二个故事,是关于版权的去中心化。实际上,版权的去中心化进程从2000年就已经开始了,那就是P2P下载的出现,或者说点对点的内容分享。里程碑的事件就是Grokster这家公司被美国米高梅、日本索尼等七家巨头告上法庭,原因是Grokster提供了P2P的音乐下载软件并从中盈利。诉讼的结果不必多讲,Grokster当场败诉,各家巨头似乎大获全胜。而在今天我们更清楚的看到了事件的结局,在Grokster之后eDonkey、eMule等下载软件纷纷出现,这些软件依然提供P2P下载方式,却没有团队为之负责,也无人从中盈利,这样的模式,让巨头们再也找不到对手是谁。最后,音乐版权巨头如米高梅等公司均已破产,索尼音乐业务严重萎缩。中心化的版权运营商和去中心化的版权分发形式在这十年间数次发生激烈的碰撞,最后以中心化力量的失败而告终。

原因不言而明,去中心化的版权分发一旦出现就像是海星这种生物,即便一时被斩断手脚,甚至被割裂,从这些残肢上,依然会生出新的海星。每经过一次击打,其去中心化程度就会愈高,其生存能力就会愈强。也就是说,去中心化的模式,一旦被市场接纳和认可,就不会被轻易消灭,反而愈发茁壮。对比来看,中心化的企业或巨头,就像是蜘蛛,虽然可触达行业各层面,资源及能量巨大,但只要中枢被击中,全身就会陷入瘫痪。

问题在于,这样海盗式的去中心化模式,是不可持续的。因为它不仅打击了版权巨头,也极大损害了原创作者的利益。整个版权市场无论上下游,都在萎缩。

因此,即便我们一再推崇“去中心化”,也要将其进行规范,版权是必然需要授权的,否则最终所有人都将受到侵害。未来版权所做的事情,就是将点对点式的版权交易过程标准化,流程化,这是趋势。一个中心化的、层层剥削抽成的版权交易市场注定是被淘汰掉的,UIP仅是顺应了历史的洪流。

最后一段隐喻,是对最近一则新闻的看法:

“那位凯恩斯的信奉者,坐在河边似乎永远也等不到海星的尸体从他面前飘过。因为海星不会被大水淹死,被淹死的只能是蜘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