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版权大战过去三个月了,网易云现在活的怎么样了?

文|杨震宇 编辑|朴芳

音乐流媒体的竞争还在继续

2017年的12月,音乐流媒体行业发生了不少事,行业两大巨头网易云音乐和腾讯音乐分别开始了各自的行动。

首先12月4日,网易云音乐宣布成为音乐服务公司Kobalt Music在中国大陆地区的数字音乐战略合作及版权分销合作伙伴,网易云将获得Kobalt Music多达60余万首的录音及词曲作品版权。

而另一边,腾讯音乐正在与苹果音乐在全球的主要竞争对手、瑞典流媒体音乐公司Spotify商讨交换10%股份的事宜,并且计划在明年启动各自的首次公开募股(IPO)。这一交易将帮助双方达成更紧密的合作关系,可以在未来与主要唱片公司的版权谈判中获得更强的话语权。

版权竞争愈演愈烈

网易云处境如何

音乐版权大战过去三个月了,网易云现在活的怎么样了?

两家公司又开始了新一轮的市场竞争。不久前网易云音乐还与台湾数字音乐平台KKBOX达成战略合作,并在发布会上宣布了用户数突破四亿的消息,透过这些一系列动作,可以看出版权争夺大战正显示出愈演愈烈的态势。

时长向前追溯,就在今年9月12日,国内音乐圈发生了一件活久见的大事。拥有QQ音乐、酷我音乐和酷狗音乐三大平台的腾讯音乐集团,与拥有虾米音乐的阿里音乐达成版权互换合作,至此双方购买的音乐版权已基本囊括所有知名唱片发行公司。

同时腾讯音乐突然强制要求网易云下架之前和腾讯音乐合作转授的约500万首歌曲,导致网易云很多歌单大面积集体变灰,老用户怨声连连。

当时网易云可谓是处于腹背受敌的状态,一方面在歌曲版权问题上受到腾讯、阿里的联合打压,另一方面产品形态过于倾向于小众的文艺路线也阻碍着网易云向更多受众发展的脚步。

这也是为什么网易云会采取版权合作这种“自救”方式了。除了开头提到的与KKBOX的合作,也有传闻称网易正与腾讯就版权转授问题进行洽谈中。

不过,网易云音乐真正需要感谢的,或许并不是传闻中的合作,以及姗姗来迟的队友。而是念念不忘老东家的忠实用户。

从相关数据统计来看,这次版权大战中,网易云还是有相当一批“死忠粉”用户选择坚定阵营。

音乐类App走到今天,各自圈定的用户群体其实已经逐渐固化,即使是在版权事件的影响下,这些忠实用户也并没有放弃原有的习惯。

从QQ音乐、网易云音乐以及虾米音乐三者的重合度可以看出,一名用户同时使用多款音乐App的情况已经不那么普遍。

音乐版权大战过去三个月了,网易云现在活的怎么样了?

(图片来自猎豹大数据)

这背后的原因是三者用户画像的迥异。QQ音乐用户中30岁以下女性用户占多数,向三线及以下城市倾斜;

网易云音乐以25岁以下女性用户为主,是三款App中向一线城市倾斜最明显的一款;

虾米音乐男女用户分布均衡,30岁以下用户居多,但30岁及以上用户占比在三款App中最高,城市分布上,向一线城市倾斜。

另一方面从产品来看,QQ音乐与虾米音乐曲库最全,受众面最广,因此用户各维度的分布也相对均匀。而网易云音乐扶持了大量独立音乐人,同时深耕电子音乐市场,使其在对小众文化接受度较高的年轻群体、一线城市群体中更受欢迎。

这大概也可以解释,为什么腾讯与网易就音乐版权问题几度交手,分分合合,而两者似乎也没有从中得到明显的利益或遭受损失。因为用户定位早已决定了两者走的是不同的两条路,谁抢走谁的用户也不是件容易的事。

使出社交运营加情感营销

最终盈利问题仍为关键

就像腾讯在版权方面打得网易措手不及一样,网易云之于腾讯音乐的真正的优势在于优秀的社交化运营,那些爆红网络的歌单评论和用户之间感受音乐的情感交流,才是网易云的核心竞争力。

在目前的音乐类App市场中,网易云音乐是唯一一个以歌单作为核心架构的产品,而这些歌单均已用户自主生成来实现运转。

从包下杭州地铁做“乐评专列”到包下扬子江航空做“歌单专机”,网易通过细致入微的歌单广告,把情感营销做到了既走心又不矫情。

孤单、疲倦、悲伤等情绪是地铁上人们心情的主流,配合网易云的各种“戳心”乐评,引发出乘客强烈的情感共鸣,网易在营销这件事上至少做对了一件事——把相互适配的情感元素相互连接,而这也是社交化运营的不二法则。

音乐版权大战过去三个月了,网易云现在活的怎么样了?

而纵观整个行业市场,腾讯这边版权战争打得正酣,网易云这里又使出社交化运营的终极杀招。那么下一步,各音乐平台就要面临一个很现实的问题:在天价版权费的压力下,什么时候才能实现盈利?

在这道题上,腾讯已经率先交出了答卷。前段时长,QQ音乐宣布已经实现盈利,这也使得QQ音乐成为了全球第一家宣布盈利的音乐流媒体服务。要知道,就连全球顶尖的流媒体音乐服务平台、坐拥5000万付费用户的Spotify也尚未实现盈利。

音乐版权大战过去三个月了,网易云现在活的怎么样了?

目前,音乐平台的营收大致可分为三个来源:广告、音乐以及音乐周边。前两者仍是多数平台的主要收入来源。

但同时随着中国对版权知识产权愈加重视,肯花钱听音乐的付费用户也呈现高速增长,会员费、单曲收费制度以及电子专辑售卖这些新兴变现模式,都为这些音乐流媒体的盈利提供了基础。

经过过去互联网音乐媒体的粗暴化发展,从盗版猖獗到现在的听歌付费习惯,几年发展过后,国内的主要音乐流媒体逐渐找到了适合各自的发展道路,几番整合之后也都已背靠大集团。

但是立足于更高维度上的新一轮竞争已经开始了。腾讯音乐、阿里音乐、网易云音乐三国争霸的局面已渐渐趋于稳定,到底是版权为王,还是营销至上,用户的选择一直是各大厂商捉摸不透的,未来的变化和发展还需我们拭目以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