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人侵犯“版权”,乾隆断案,杀他一家八口!冤吗?

国人现在的版权意识,依旧薄弱,更别提古代了。

而在古代,关于版权的问题,闹得沸沸扬扬,让人心惊胆战的,莫过于满清“文字狱”,那真是稍有不慎,就是抄家灭门的惨祸。

我们不妨来看一个例子:

乾隆年间,江西有个举人,名叫王锡侯,热衷于考取功名,所以把自己关在祠堂里,日夜苦读,到了三十八岁那年,终于中举人。

估摸着王锡侯读书读傻了,当他翻开《康熙字典》时,眼前一亮!

此人侵犯“版权”,乾隆断案,杀他一家八口!冤吗?

王锡侯竟然发现,《康熙字典》不实用,于是花了整整十七年时长,自己编纂一本《字贯》,分天文、地理、人事、物类四大类,共四十卷。

这王锡侯满心以为,自己就要出名了。

毕竟这是一己之力,跟全国大儒掰手腕呐!

所以,他的仇人王陇南告发他时,他沾沾自喜,一点儿不放在心上。

却忘了,当时接手罪状的是江西巡抚海成!

此人侵犯“版权”,乾隆断案,杀他一家八口!冤吗?

海成何许人也?

用现在的话说,是职业打假的!他最喜欢查禁书,仅在江西作威作福的几年里,就查缴禁书八千余部,列全国之首,不知害得多少家庭家破人亡。

海成始一看到《字贯》,就打定主意,这件案子,将会成为自己的政治资本,当即批示编写《字贯》的做法“狂妄不法”!

因此,海成拟了奏折,呈递给乾隆,建议将王锡侯革职查办。

此人侵犯“版权”,乾隆断案,杀他一家八口!冤吗?

到了这时候,王锡侯才悔悟过来,可为时已晚。

当乾隆看到《字贯》一书时,胸中的那团怒火燃烧不止,认为《字贯》凡例写入康熙、雍正、乾隆之名讳时,没有缺笔,更没有避讳。

这是侵权!

乾隆开始给王锡侯定罪:“罪不容诛,即应照大逆律问拟!”

此人侵犯“版权”,乾隆断案,杀他一家八口!冤吗?

已过花甲之年的王锡侯,在皇权面前,显得更加弱不禁风。他认命了,苦苦哀求,可不可以,千错万错,自己一人承担?

答案是肯定的,不行,得连坐!

除了王锡侯,还有他的七个子孙,通通菜市口斩首示众,其余家人“充发黑龙江,与披甲人为奴”。

此人侵犯“版权”,乾隆断案,杀他一家八口!冤吗?

而想在王锡侯这儿捞一笔政绩的海成呢?貌似下场也出人意料!

乾隆认为,海成依旧不懂“侵权”该怎么定罪,只革职太轻巧了,有替罪人说话之嫌,一并杀了吧!

不过在临刑时,念在他有功的份上,改判流放;而江西的一些官员,看过《字贯》,却未能指出悖逆之处,明显是不作为,被乾隆革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