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网融合之下如何保护版权?

12月23日,由中国行业报协会主办、《传媒茶话会》承办的2017第二届中国产经媒体融合发展高峰论坛在北京召开。会上发布了《2017年中国产经媒体融合发展实践报告》,并倡议成立“中国财经媒体版权保护联盟”。

报网融合之下如何保护版权?

《报告》指出,我国产经新媒体的载体布局逐渐完善,“报网融合”成绩显著。在参与调研的产经媒体中,80%左右拥有微信公众号,70%左右拥有微博官方号,40%左右拥有自有客户端,全部产经媒体都设有官方网站。其中,共有13家左右的媒体已完成以上所有新媒体载体的布局。

同时,产经媒体微信公众号等新媒体传播力进一步扩大。一方面,微信公众号活跃度、质量与2016年相比皆有提升。共有29家产经媒体的微信公众号单篇浏览量超过十万。

中国行业报协会和《传媒茶话会》根据《报告》列出的产经媒体微信传播指数排名情况(前50名),结合各产经媒体2017年官方微博帐号的传播力、影响力,评选出中国产经媒体“新媒体运营”榜 TOP10,中国教育报、中国安全生产报、中国经营报等10家媒体上榜。

2017 年,“两微一端”已成为传统媒体标配,中央厨房、云传播等平台影响力持续扩大,产经媒体也正以新型航母姿态转身,在传播力、引导力、影响力、公信力上重拾风采。

但产经媒体人需意识到,良好的发展势头中,媒体融合“痛点”仍在。

《报告》显示,2017年,微信公众号质量虽然整体有所提升,但90%以上的产经媒体微信传播指数低于900,优质账号数量较少。产经媒体微博平台账号休眠率达14.5%,比微信公众号高出一倍还多。

同时,我国产经媒体微信、微博端发展“二八现象”较为明显,并存在客户端用户活跃度较低、微信公众号发文原创率较低、互动意识有待提升等问题。

由此可见,虽然微博、微信、移动APP、官网已成为大部分传统产经媒体的标配,但其对用户活跃度和粘性的运营往往停留在浅层操作层面。产经媒体融合如何从浅滩走向深水,扩大其在新媒体平台上的影响力、传播力,有待深度挖掘和探讨。

值得注意的是,产经媒体布局新媒体过程中,版权保护问题不容乐观。《报告》指出,若以文字重合度达到50%以上来认定侵权,78家产经媒体微信公众号发布的80000多篇文章,共有27350家网站或媒体发布的24万余篇文章存在侵权可能,其中侵权10篇文章以上的网站共有2632家,占总数的9.7%。

这一数据反映出自媒体侵权行为的普遍性和产经媒体版权保护意识的缺失。《报告》建议,各产经媒体应主动树立版权资产内容保护和运营意识,明确版权归属认证,在盗版发生前捍卫内容的归属权。同时,顺应互联网发展潮流,利用“数字存证”、“时长戳”、“区块链”等新技术维护版权。

为此,中国行业报协会倡议发起并牵手各财经主流媒体成立“中国财经媒体版权保护联盟”(以下简称“联盟”),旨在提高对其他转载体的统一议价能力,并流水线统一维权。据了解,此后,中国行业报协会将依次在社会法制、教科文卫等媒体领域发起版权保护联盟,逐渐形成各传统主流媒体的“版权保护战斗群”。

中国行业报协会倡议,全国各财经主流媒体联合发起成立中国财经媒体版权保护联盟,整理媒体所持内容版权和数据版权,用算法推演价格,约定各成员媒体恪守价格底线,从而提高对其他转载体的统一议价能力。

为解决联盟成员版权保护、版权运营难的问题,联盟将携手国内技术领先的版权保护公司,利用区块链、智能监测、大数据等技术为联盟成员版权保护提供免费或低价的技术支撑,建立便捷高效的版权交易平台。

此外,联盟还将与专业版权律师团队进行流水线合作,媒体成员无须垫付前期维权成本,由律师机构垫付前期成本并为联盟成员单位提供交钥匙工程式服务,高效维权,让联盟成员省心省力。

政策层面上,联盟将以版权法律制度体系、版权行政管理体系、版权社会服务体系为核心,继续推动《著作权法》修改、推动政府加大版权监管力度、优化版权社会管理工作、加强版权宣传培训工作、推动建立合作共赢的新型版权关系。

为对版权进行精细化和条块化管理,在财经媒体版权保护联盟运行成熟后,中国行业报协会还将牵头成立教科文卫媒体版权保护联盟和社会法制媒体版权保护联盟,逐渐形成各传统主流媒体的“版权保护战斗群”,达到连点成面的效果。

中国行业报协会执行秘书长刘灿国说:“版权是媒体的核心资产,对于官办媒体而言则是无形的国家资产,任何人都无权做出无偿或低价转让的决定,我们要提高到让无形国有资产流失也是犯罪的高度上来重视版权保护。众所周知,版权保护工程在各单位都是一把手工程,所以我们的媒体主要领导要空前重视这件事情。”

他还分析,近年来,有过多家传统媒体版权联盟宣告成立,但最终都没能实现好的成效。究其原因,有以下几点:有的是联盟太大,难以形成统一思想及标准;有的是部分成员有错误认识,将影响力与版权对立起来,认为如果维权,则会失去内容广泛传播带来的影响力,其实版权和影响力并不矛盾,前提是内容足够好。举个很小的例子,《传媒茶话会》从今年4月起保护版权拒绝别的媒体转载,与此同时,影响力却越来越大,内容受到主管部门和媒体同仁的一致好评;另外,受到人情世故牵扯太多,其实,想要做好维权,就要有“宁可得罪人也要保护版权”的决心,不能因为对方托人拉关系就心软。

刘灿国透露,国家新闻出版总局相关司局已初步答应,一旦 “中国财经媒体版权保护联盟”成立,将作为指导单位给予大力支持。

2015年12月3日,新华社社长蔡名照在第八届中国版权年会提出,保护新闻作品版权,一是媒体行业内部要加强合作,形成保护新闻作品版权的合力,提升媒体机构在新闻作品版权领域的话语权和议价能力。二是要进一步发挥行业组织的作用。应让行业组织在制定标准、团结维护、化解纠纷等方面扮演更加积极的角色,逐步建立高效便捷的版权许可和争议调解机制,促进新闻作品实现依法依规使用。

据了解,我国目前的版权保护工作已经从媒体层面上升为国家层面的部署与规划。2017年年初,国家版权局发布《版权工作“十三五”规划》,规划指出,“十三五”时期,版权工作要坚持实施版权严格保护、推动版权产业发展、健全版权工作体系三大基本原则。实现“加快版权建设,为建成中国特色、世界水平的版权强国奠定坚实基础”这一战略目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