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批90后律师已经开始关注佛系版权问题了

近,“都行、不大走心、看淡一切”的“佛系青年”火遍网络

第一批90后律师已经开始关注佛系版权问题了

僧人?

山古刹,晨钟暮鼓。清规戒律,吃斋念佛?

中国达人秀第三期现场三位出家人倾情演原创歌曲《游子吟》让无数观众震撼泪下。

普安寺主持,中国最帅80后和尚,释明心,“拒当富二代女婿,辞官出家全因一首歌”,红遍网络。

北京龙泉寺动漫中心贤二机器僧形象活泼可爱,能和人聊天,不时冒出智慧的对话,让男女老幼为之着迷。

最萌法师,对话娱乐论坛,谈笑风生,智慧率真。峨眉山携“悟空”出场,爆红网络,成为无数粉丝内心的珍爱。

第一批90后律师已经开始关注佛系版权问题了

这些显现在大众生活中的僧人、寺院形象,看似刺眼 ,其实自然。

佛教教义从未显示出其有意回避世俗大众的一面,相反,佛教提倡善巧方便。

佛教祖师讲:“佛法在世间,不离世间觉”。

佛教徒的修行不应离开世俗环境,如何在俗世的物欲横流中坚守佛教的教义,引领大众认识佛教,利乐有情,是对佛教修行人的一大考验。

佛教与广义上的娱乐历来也不是水火不容,相反,

佛教艺术一直是人类艺术的一个重要的源泉。最突出的当数梵呗音乐和敦煌飞天。

佛教音乐,其中著名的梵呗,在印度,“凡歌咏法言,皆称为呗”。在中国,“咏经则称啭读,歌咱则称梵呗”

佛教壁画,敦煌飞天,至今仍是今人学习描摹赞叹的奇迹。

第一批90后律师已经开始关注佛系版权问题了

这些,不过是新时代新技术条件下佛教传承者传播佛教文化“善巧方便”的形式罢了。

在这方面,日本的寺院可谓走得更是超前:

我们看到日本寺院举办“相亲大会”,做起了红娘。

我们也看到日本照恩寺举办炫酷的电音法会

正如一手创意电音法会的照恩寺住持朝仓行宣所说:

“极乐净土是光的世界。在奈良时代和平安时代,人们会给佛贴金箔,为他们穿金装,好让人们见到他们充满光的形象。为了表现‘光’,贴金已经是那时候最‘先进’的技术了,但现在科技已经进步许多,我们为什么不能用更直接更现代的方式为佛像‘贴金’呢?现代人用现代的方式,能给人更准确地展示极乐世界的形象。”

日本还推出了“美和尚图鉴”,集结了日本东西各地帅和尚40名。据说这本图鉴一经发售,就受到一致好评。

第一批90后律师已经开始关注佛系版权问题了

在中国,晚清的弘一法师也是僧俗之间行走无碍的先驱。据说,他诗词歌赋音律、金石篆刻书艺、丹青文学戏剧样样精通;他曾在国人上演的第一部话剧《茶花女》中扮演女主角玛格丽特;主编了中国第一本音乐期刊《音乐小杂志》;国内第一个用五线谱作曲的是他;中国第一个聘用裸体模特教学的人也是他。

第一批90后律师已经开始关注佛系版权问题了

与弘一法师旗鼓相当,能在僧俗两界横着走的,便要数从微博上火起来的延参法师了。自2012年6月,延参法师凭借地方口音赞美“绳命”的卖萌微博内容和接地气性格走红网络。自开通微博至今,他已经发了36359条微博,粉丝数量也有4400多万。除了在微博上备受追捧,延参法师还参加了《80后脱口秀》、《天天向上》等综艺节目。

前述中国最帅80后和尚明心法师也在最近一部佛家题材的微电影《归元 惜春令》里本色出演。

在未来的时长里,我们可以想像寺院会越来越多成为娱乐的主体出现在普罗大众的生活中,然而我们法律法规对于寺院在娱乐产业时代的权利保障显得相当粗糙,司法实践也未能提供相关问题的系统性答案。

僧人的著作权

刚刚修改的《宗教事务条例》在历史上首次明确肯定了宗教团体、宗教院校、宗教活动场所对其合法财产依法享有所有权或者其他财产权利。但寺院和僧人作为著作权法上的主体地位并不明确,也不为人所理解。

如果说宗教活动场可以其社会团体的主体身份享有著作权还可以理解的话,如何理解僧人个人的作品受到著作权法保护的现实?从理论上,作为法律上的自然人,僧人创作的作品毫无疑问受到著作权法的保护。但在大众的认知里,僧人既然抛弃财产甚至人世情感以追求修行和弘法,他们有何持有财产的必要。这导致了大众认为僧人作品可以随便使用,甚至将其视为公共作品的现实。

我们知道,寺院的财产由广大信众捐赠而来,由宗教场所即僧团统一管理。而僧人在僧团中是不被鼓励持有财产,甚至是不得拥有个人财产的。未来,随着寺院,僧人越来越多的出现在文化创作中,不可避免的会发生针对僧人,教士,道士等创造主体所创作作品的侵权行为,僧人能以自己的名义起诉侵权吗?既然僧人不被鼓励持有财产,甚至不得拥有财产,侵权所获赔偿是分配给宗教场所管理还是僧人,教士,道士等个人?

拍电影,开演唱会

新修改的《宗教事务条例》第五十二条规定,宗教活动场所的财产和收入应当用于与其宗旨相符的活动以及公益慈善事业,那问题来了,什么是“与其相符的活动以及公益慈善事业”?寺院是否可以把拍电影、开演唱会理解为“与其相符的活动”或者“公益慈善事业”?寺院的财产是否被允许以此种方式运作?寺院娱乐活动不断繁荣的同时,这些都是有待未来的立法和司法实践不断探索明晰的问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