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音乐“独家版权”被批,并非重回免费时代,矫枉过正危害更大

今年9月,国家版权局约谈了二十多家音乐公司和国际唱片厂商,要求他们避免采用独家授权模式。之后多家中央媒体也发表评论文章,为国家版权局站脚助威,12月14日新华社更评论道“国内互联网文化产品的‘独家版权’模式反而造成了平台、产业、用户利益三输局面。”

近年来随着用户正版意识的树立,与付费习惯的养成,内容生产商与最终的渠道商发现了新的金矿。但负面影响也有,就是在资本急功近利的要求下,各家平台都试图用最快的速度“垄断”最优质的内容,借此吸引最多的用户,为鼓励用户付费和继续融资创造“卖点”。这种现象除了带来了”天价明星片酬“之外,也使版权费用飙升。以致于部分渠道商被逼着自己动手,亲自筹拍影视节目。这可以说是所有消费市场初期的一种常态,在居民消费刚刚从“生存”型向“生活”型转换的时期,容易盲目追求一些“爆品”,但随着大众收入水平继续上升,审美口味开始出现分化,这种“泡沫”也将退去。

但是“父母官”们要担心了:“你们这么胡来,最后成本还是要摊到老百姓头上的呀!而且也不利于我国音乐影视行业健康发展呀!”所以不行,你们索性别搞什么“独占版权”了,大家雨露均沾,和谐共处。

网络音乐“独家版权”被批,并非重回免费时代,矫枉过正危害更大

不难看出,这仍是一种传统大家长制下“我是为你们好”的思路。但是不妨试想,如果这种做法是合理的,那么一个歌手,是不是也要和所有经济公司签合同?一档综艺节目,是不是也要在所有电视台播出?是不是你不仅要在中国发行,还要翻译成各国语言发行到全世界去?

再推而广之,是不是所有商品,都要求所有渠道都要有?如果你是家火锅店,那不仅要卖火锅菜品,还要卖汉堡、披萨、烤鸭和韭菜馅饼等等。如果你是汽车4S店,那不仅要有自家品牌的车,还要把奔驰宝马大众、日产丰田现代都包含进来?不仅要有轿车、SUV,还要有卡车和挖掘机等等?如此等等,你应该已经发觉了其中的荒谬之处。

网络音乐“独家版权”被批,并非重回免费时代,矫枉过正危害更大

现代商业,整体是处在一种生产过剩、互相争夺消费者的环境之中。这种情况下,要赢得商战胜利,要么打价格战,要么就只能创造“差异性”。所谓的“独家版权”是单纯的商业行为,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但慈悲的老大哥总是担心,“一旦形成垄断,最终受害的是你们消费者啊!”但是,垄断真有那么容易达成吗?

首先,内容生产者并非只有卖版权一种变现的方法。内容的生产者自然是要赚钱的。今天的外部环境,允许他们靠作品本身来卖钱,这是一种时代的进步。但是卖版权并非唯一选择,过去我可以先出名,再靠接广告代言变现,未来为什么不行呢?即使市场上真的只有你一个买家了,你垄断市场了,卖多少钱你说了算了,那我不卖了还不行吗?我就免费放到网上,等捧场的粉丝多了,我还愁没人买我的知名度吗?

而且,这种垄断状态其实根本达不成。所谓的“内容创作”,门槛说高也高说低也低,有需求就会有供给。比如文字创作,有了互联网之后,博客的兴起造就了一批网红;微博成为主流之后,更多的人有了表现自己的舞台;微信公众号功能开通后,又有一批写手找到了新的人生方向。供给从来不缺乏,只要有适当的技术,只要有市场的消费需求,供给就是源源不断的。而且供给的量与经济上的回报成正比,越多这种小鲜肉一夜成名暴富的故事,就有越多少年少女立志投身演艺事业。

网络音乐“独家版权”被批,并非重回免费时代,矫枉过正危害更大

再加上竞争对手的搅局,形成垄断只能是痴人说梦。由于有了资本的助力,新来的竞争者很容易入局,打破“垄断者”花大力气筑起的壁垒。你好不容易把市场上所有的大咖、大V都网罗过来了,这时冒出几个新的平台,拥有一些新鲜的资源,请问你要怎么办?继续收购?你和投资人说:“没关系,我们只要再花200亿,再花上10年,把竞争对手都熬死了,我们就发达啦!”我想更可能是你先被投资人打死。

音乐也好,影视节目也罢,都不是生活必需品,难以说服用户为“独家资源”支付高昂费用。你收费高,我可以看便宜的或者免费的,为什么非要一棵树上吊死呢?好的营销方案也许可以一时“忽悠”用户付费,但这种买卖是“多次博弈”。林肯说过:“你可以一时欺骗所有人,也可以永远欺骗某些人,但不可能永远欺骗所有人。”人们终究会醒来,并让你连本带利一起偿还过去的所得。

如果强制一刀切,结果会怎样?一份版权不能只卖给一家,也就是至少卖给两家,版权费会快速降下来吗?未必。价格终归是反应供求关系,如果供求关系不变,只是规定你买馒头不能一个一个买,只能半个半个买,那只会增加大家交易时的麻烦程度,总价并不会变。最终更可能是催生一些平台联盟,大家共同进退,实质和现在并无本质差别。

与之相反,放任平台通过高额费用获取独家版权,将刺激更多优质内容的创作,最后形成平台、产业、用户利益的多方共赢。当物资短缺的时候,政府人为规定“最高零售价”并不能平抑物价,只会让大家惜售,并且助长黑市交易。只有让价格信号顺利传导,告诉大家这里“人傻钱多速来”,才能刺激供应的增加,最终使价格回归常态。换句话说,如果不是版权费用这么高,没有吸引更多创作者进入这个行业,我们今天的精神生活将远比现在贫乏。

网络音乐“独家版权”被批,并非重回免费时代,矫枉过正危害更大

所以,用行政手段管制平台是否滥用独家版权,真是有点“咸吃萝卜淡操心”。与其这么浪费行政资源,不如减少点行业入口的行政管制。影音产品这些非民生类的纯消费品,为什么不能交给市场去评价好坏呢?在市场中真正摸爬滚打最后生存下来的,一定比行政之手揠苗助长得来的更健康长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