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版权局已经叫停音乐独家版权 为何腾讯音乐还要顶风作案?

近期,腾讯遭到阿里高管直接对怂:“腾讯整条命都是小学生给的!”但腾讯依然在独断的道路上我行我素,任性驰骋。

2018新年伊始,1月2日晚,音乐类KOL“新音乐产业观察”发微博称,相信音乐终于“叛变”了,其实是回归,相信最初是在QQ独家,后来被阿里抢过去,“不过对用户来说影响不大,TME应该会分销给虾米的”。打开QQ音乐的界面可以看到,“从今天起,相信音乐,相信QQ音乐”的slogan赫然在目。

国家版权局已经叫停音乐独家版权 为何腾讯音乐还要顶风作案?

不过,网友们并不买账,在QQ音乐、百度贴吧留言表达不满,“相信什么,连年度数据报告都没有(注:1月2日网易云音乐出个人音乐年度账单,刷爆朋友圈)”“哈哈哈,看了都是云cun的友军”“试过了,虾米音乐完全可以继续听五月天的歌。”

国家版权局已经叫停音乐独家版权 为何腾讯音乐还要顶风作案?

有音乐业内人士分析,腾讯音乐(即TME,包含QQ音乐、酷我、酷狗)在独家版权的大围剿中再下一城,预计目前在全国音乐版权市场份额超过80%以上,成为音乐领域的巨无霸。尽管国家版权局等有关政府部门一再提出“要求音乐授权公平合理,避免授予独家版权”,但音乐独家版权之争并未真正停止,公开违背国家版权局政策方针的举动并未减少。去年9月被国家版权局有关领导约谈后不到两个月时长(从1月1日相信音乐上线QQ音乐的时长看,预计在去年11月左右双方即完成了独家版权的合作谈判),腾讯QQ并没有掩饰野心,此次将相信音乐纳入麾下,通过收取高额版权费用以及实质上形成了独家版权的绝对垄断,从长远来看对用户或将是一种损伤和不公平。

美国《福布斯》在最近一篇题为《腾讯打造中国“迪士尼”?西方科技巨头只能羡慕嫉妒恨》的报道中指出,对于用户来说,他们没有抛弃腾讯应用的理由:30岁的北京公务员桑尼·牛(Sunny Niu)每天都会通过QQ音乐听音乐,晚上通过腾讯视频看数小时的视频,有时会通过阅文集团开发的电子图书应用 “翻几页书”。“我会继续使用腾讯的应用,它们提供了我最喜欢的内容。

有钱有流量有入口,2018年,腾讯还想要什么?

在垄断风口上的巨无霸

据中投顾问发布的报告,2017年中国音乐产业市场规模将达到3300亿元,按照未来五年5.25%的年均复合增长率计算,2021年市场规模有望达到4050亿元。在音乐娱乐领域,腾讯无论从用户基数、市场体量、拥有版权梳理都无人能及。

不仅如此,腾讯通过积极投资打造了自己的娱乐帝国。2017年底,腾讯音乐与瑞典音乐流媒体公司Spotify宣布,将互相购买少数股权。腾讯拥有中国用户最多的三款音乐应用,月活跃用户数量达到7亿。外界普遍认为腾讯音乐将于明年IPO,以至少100亿美元估值募集10亿美元资金。

不仅如此,腾讯音乐在2017年的每个举动都引发了业内的震动。9月12日清晨,据新浪科技报道称,阿里音乐与腾讯音乐娱乐集团共同宣布,双方达成版权转授权合作:腾讯音乐娱乐集团将独家代理的环球、华纳、索尼全球三大唱片公司与YG娱乐、杰威尔音乐、LOEN等优质音乐版权资源转授至阿里音乐,曲库数量在百万级以上,同时,阿里音乐也将独家代理的滚石、华研、相信、寰亚等音乐版权转授给腾讯音乐。

不过,前一天晚上六点左右,QQ音乐即在官方微博上发出一条耐人寻味的文案“老熟人都回来了。从今天起——”,暗戳老二网易云音乐;还配上独一无二自家app的图标,顺带把作为版权互授合作方的虾米音乐也踩了一脚。

国家版权局已经叫停音乐独家版权 为何腾讯音乐还要顶风作案?

国家有关部门的不同看法

早在2015年,针对中国版权市场混乱,国家版权局组织开展了一系列规范网络音乐版权秩序专项整治,时隔两三年以后,官方作出的正面评价是:各音乐公司积极支持配合国家版权局相关工作,抵制各类侵犯网络音乐著作权行为,推动建立网络音乐版权授权、运营模式,取得了良好成效。

不过,真实想法的背后更多是国家版权有关主管部门对当前“一超多弱”的不合理版权现状的强烈不满。2017年9月12日,就在腾讯音乐宣布和其它音乐平台方版权互授的当天,国家版权局约谈该公司相关负责人,“要求全面授权广泛传播音乐作品”;第二天,国家版权局马不停蹄,再次约谈多家境内外音乐

公司,“要求音乐授权公平合理,避免授予独家版权”。

国家版权局已经叫停音乐独家版权 为何腾讯音乐还要顶风作案?

国家版权局已经叫停音乐独家版权 为何腾讯音乐还要顶风作案?

从官方发布的新闻中可以看出到,今年9月13日,国家版权局版权管理司既就网络音乐版权有关问题约谈了网络音乐服务商的代表,包括腾讯音乐、阿里音乐、网易云音乐、百度太合音乐,也约谈了境内外音乐公司以及国际唱片业协会等相关协会主要负责人,有环球音乐、华纳音乐、索尼音乐、英皇娱乐、中国唱片总公司、正大国际音乐等20余家。

官方新闻稿称,当前网络音乐版权市场出现了“抢夺独家版权、哄抬授权价格、未经许可使用音乐作品等现象”,破坏了网络音乐版权秩序,损害了音乐权利人和消费者的权益,不利于音乐作品的广泛传播和网络音乐产业的健康发展。

版权管理司负责人强调,希望各音乐公司抵制各种音乐侵权行为,尤其“要促进网络音乐全面授权、广泛传播,采取符合市场规则和国际惯例的授权模式,避免授予网络音乐服务商独家版权……探索建立更加良好有效的网络音乐版权授权、合作和运营模式,维护网络音乐版权良好秩序,为广大网民、听众更好地提供音乐作品和服务,推动网络音乐产业繁荣发展。”

熟悉国内音乐版权的法律界人士介绍,目前国内版权占比呈现“一强独大、多平台并存”的格局,腾讯音乐集团综合了QQ、酷狗、酷我优势,占据市场80%以上的版权,其次是虾米音乐、太合集团、网易云音乐等对剩余市场份额的竞争。“一强”向其它平台转授权,虽然从形式上避免垄断的嫌疑,但实质上并没有改变行业格局,用户依然不得不向腾讯音乐的播放器倾斜,——这也就不难理解,网易云音乐等市场竞争者一方面内心极度不满,一方面也铆劲儿不断购买中腰部音乐公司的版权以期抗衡巨无霸的碾压之势。

国家版权局已经叫停音乐独家版权 为何腾讯音乐还要顶风作案?

(2017年9月,腾讯音乐宣布和业内平台方达成互授版权合作,有网友在新闻评论区留言。)

其它音乐平台的努力反击和困境

业内人士指出,中国音乐市场正在成为正成为全球增速最快的市场之一:根据IFPI国际唱片业协会报告显示,2015年中国录制音乐收入增长63.8%,收入达到1.68亿美元,到2016年首次突破2亿美元。在巨大的蛋糕面前,腾讯音乐之外的其它音乐平台纷纷开始在原创、资源、用户口碑、社群模式等版权之外的领域采取动作,但依然笼罩在巨无霸的阴影之下,2018年预计仍会艰难突破市场围剿。

长期以来,网易云音乐受困扰于没有充沛的版权,且一直为腾讯所牵制,多年来双方就版权纠纷有过多起诉讼,最后都是以网易云购买腾讯音乐版权、下架没有版权的歌曲而告终。2017年,网易云音乐在诸多小众音乐人版权尤其是海外市场发力,被市场视为要逆袭的系列重磅举动:

——12月4日,网易云音乐宣布成为音乐服务公司 Kobalt Music在中国内地的数字音乐战略合作及版权分销合作伙伴,合作完成后,将获得多达60余万首的录音及词曲作品版权。

——12月上旬,网易云音乐和天娱传媒宣布达成战略合作,将携手发掘和推广优秀青年艺人及歌曲作品。其中,在音乐版权合作方面,网易云音乐已获得天娱传媒旗下目前全量音乐曲库的授权,天娱批量热门歌曲自12月8日起正式在网易云音乐全新上线,其中包含华晨宇、陈翔、白举纲、魏巡、养鸡YOUNG-G等大量天娱艺人演唱的歌曲,以及李宇春、周笔畅、谭维维、张杰等歌手在天娱时期演唱的歌曲。不过网友仍然不买账,对腾讯音乐情有独钟。

不过,面临腾讯音乐筑起的“版权高墙”,网易云音乐难免无可奈何。在听众看来,网易云音乐平台令人称道的是每首歌下的评论,甚至很多人就是为了看评论而打开该音乐播放器。不过,也有市场人士尖锐评价,“没有了音乐版权,情怀也无处安身”。

国家版权局已经叫停音乐独家版权 为何腾讯音乐还要顶风作案?

(图为知乎的一个主题)

市场上的其它音乐平台也在不断按照自己的步奏前进。在推进版权正版化的道路上,虾米音乐在第一轮版权大战中,拿下了华研国际、滚石唱片、寰亚音乐、风潮音乐等华语老牌的独家版权,并成为韩国最大厂牌S.M Entertainment、国际音乐版权巨头BMG在中国地区的独家数字音乐合作伙伴。秉承阿里文娱“富养女儿”的实业心态,虾米音乐希望在2018年一如既往继续坚持在音乐版权方面长期、全面布局,加大获取优质版权作品的投入力度虾米音乐把重点放在音乐人赋能上,希望在专业度上打造自己的核心竞争力。

尽管如此,虾米音乐仍因用户基础少、创新发力周期长,在市场尚处于劣势。有网友开玩笑,“版权互授后,只要下载一个歌曲最全的app不就够了吗?”

针对这一痛点,除了版权,虾米音乐还把赋能音乐人作为明年的发力方向之一,以免在和腾讯的正面对垒中丧失绝对优势。早在2017年9月,阿里音乐CEO语嫣在员工内部信中即强调,“我们不求高筑墙,但会广积粮”。她提出,要依托阿里大文娱整体生态能力,整合影视制播、演出、艺人经纪等平台,充分发掘音乐在综合性文娱IP开发中的全链路价值,“尤其在扶持新人成长和助力成名音乐人持续辉煌方面更要利用阿里电商生态链的能量,不断探索和创新。”

2017年,虾米音乐强势推出了第二届寻光原创音乐人,获得了极高的市场口碑,登上双11“猫晚”舞台。举办了首届校园歌手大赛,瞄准95后甚至00后一代年轻人。同时,依托阿里强大的资源优势和庞大的渠道入口,尝试在全产业链服务、跨界营销和人工智能等领域寻求突破,联合《缝纫机乐队》策划的线下音乐实验,联手伍德吃托克举办的“城市音乐现场”,到双十二联合口碑“美食造音趴”,再到将AI作曲、AI伴奏等一系列黑科技引入音乐领域,虾米正在努力通过更新奇的方式去触达年轻用户群体,传递和塑造自身鲜活年轻的品牌形象。

国家版权局已经叫停音乐独家版权 为何腾讯音乐还要顶风作案?

国家版权局已经叫停音乐独家版权 为何腾讯音乐还要顶风作案?

(去年9月,虾米音乐和腾讯互授版权后,在官微发文:“既然都有了,就选个有格调的吧~”)

此外,在两年前就已同百度音乐合并的太合音乐,不仅同时拥有百度音乐、百度音乐人、秀动、LavaRadio等音乐服务平台,2017年6月宣布收购北京亚神音乐,并与台湾亚神音乐达成深度战略合作。至此,亚神音乐与太合麦田、海蝶音乐、大石版权、合音量,共同组成了太合音乐集团旗下的五大音乐厂牌。作为国内最大的音乐版权服务商,太合音乐也希望逐步突破版权领域,持续向音乐内容生产、视听服务、演出运营和粉丝社群等领域发力。

不难看出,当音乐产业发展进入全新时代,音乐领域的竞争必将扩散至更多元多丰富的维度。让版权不再成为巨无霸音乐平台肆意竞争的筹码和绑架用户的工具,不仅是有效提升广大音乐用户视听体验的根本诉求,也是促进整个产业健康发展的必然选择。未来的音乐产业,需要更多新鲜活力的涌入和更多差异化的运营模式。只有这样,音乐作为一种精神文化力量,才能真正拥有更大的想象和发展空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