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贵科技CTO陈昌:超10项内容版权+区块链产品角逐,纸贵如何跑赢对手?

无论哪个领域,持续不断的创新都是该领域得以持续发展的源泉,再细化点说,专利、版权保护是该领域的核心问题之一;加上原创变现的巨大空间,区块链在该领域的探索也就成了除金融业之外,最具想象力与潜力的领域之一。

2017年,内容类区块链项目迎来了迅猛发展的态势,众多区块链创业者也纷纷把目光转向内容版权,试图借助区块链不可篡改的天然特性,从内容这座矿山中掘出金子。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市面上已经出现多个内容类企业和产品,包括纸贵科技、原本、YOYOW、Po.et等等。

这些打着原创版权保护旗号不断拓展内容领土的企业、团队,或从虚拟现实入手,或从社区入手,经过深耕已经在某一领域占据一定的份额。作为国内较早开始将内容和区块链结合的企业,纸贵科技在版权目前的业务重点是什么,在区块链创业过程中面临的最大困难是什么,又如何解决的?纸贵科技未来会在哪些方面布局?带着这些问题,我们采访到了纸贵科技的CTO陈昌,请他来给我们解锁版权+区块链背后的故事。

IBM基因,纸贵在不断调整步伐

纸贵科技,成立于2016年,是一家专注于区块链技术开发应用和互联网版权服务的高新技术企业。作为国内领先的版权与区块链应用服务提供者,纸贵科技致力于通过区块链重塑版权价值,打造可信任的版权数据库以及数字化版权资产交易平台,并提供侵权监测、法律维权、IP孵化等相关服务。纸贵科技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企业级联盟链解决方案,能够基于自主开发的联盟链底层技术,提供定制化的企业级区块链解决方案(BaaS)、区块链存证、供应链管理及溯源、精准扶贫设施建设等服务,帮助更多行业使用区块链。

纸贵科技CTO陈昌:超10项内容版权+区块链产品角逐,纸贵如何跑赢对手?

纸贵科技CTO陈昌

从2014年开始参与以太坊应用开发,2015年加入IBM参与超级账本(Hyperledger)项目,再到半年前加入纸贵科技,陈昌的区块链经验也算丰富,在谈到为什么会进入内容领域的时候,他表示:“我在区块链行业时长相对较长,之前有搭建区块链平台和应用的经验。选择纸贵科技,是因为这家企业专注的两个点我认为是能落地实现的。一是对IP进行确权,这个区块链技术特性天然可以做到;第二个是充分发挥区块链的价值流通属性,对优质IP进行资产证券化,纸贵搭建一整套行业解决方案及应用平台,能够帮助IP实现价值的最大化。”。

“在我加入之前,纸贵已经运行了1年左右,加入之后的团队已经集齐区块链底层开发、协议拓展、区块链应用开发、以及外围业务系统开发的人才”,陈昌透露,就国内团队来说,纸贵科技可以说汇聚了来自联盟链和公有链技术领域的一线人才,这让纸贵在内容+区块链创业阵营中占据了一定的优势。

不可否认,现在的区块链技术还处在积累与储备阶段,研发方面的支出肯定不会少,据了解,纸贵科技会将每年支出的一半花在研发上,具体在这些研发费用中,应用开发与区块链本身底层协议研发又各占一半。

同类产品不断迭代,纸贵的优势何在?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市面上已经不少于10种此类产品,专做词条类的Lunyr、Everipedia,主打社区类的Steemit、币乎、火花链;还有自成一体的社区类应用:亿书、原本和YOYOW等。

纸贵科技CTO陈昌:超10项内容版权+区块链产品角逐,纸贵如何跑赢对手?

目前市面上已存的内容+区块链项目(部分)

由上表可知,随着区块链技术的普及,越来越多的内容+区块链技术的产品出现,包括已经运营数年、成熟的产品Steemit和已经深耕较长时长的原本、亿书、纸贵科技等等,也出现了借助目前成熟的社交平台微信搭建的区块链应用火花链,还有刚刚兴起不久、借助内容计划奖励币圈、链圈媒体人的币乎;以及当下还采取邀请制入驻的币问等等,都在积蓄力量,这些目前还在公众视野之外的产品,无不在积蓄力量、等待时机。

截至目前,纸贵的版权登记量突破百万件,拥有超过500万条数据的版权大数据库,整个数据还在不断增长。 除了文创行业的IP保护,纸贵同时有一站式维权、IP孵化等完整的一套服务。“纸贵同时专注于区块链底层技术解决方案,另外,纸贵目前已经搭建了具有自主版权的底层链,可以支撑在这之上搭建的一套成熟的应用,接下来,我们的重点之一会是将业务拓展到各个行业”,陈昌表示。

纸贵科技的发展速度并不算慢,虽然成立时长仅仅2年时长,已经进行了3次融资,分别是2016年4月获种子轮融资、2017年3月获薛蛮子领投的数百万元天使轮融资、以及2017年7月进行的数千万A轮融资,面对这个速度,陈昌表示:“从我的角度看,这个速度对纸贵来说还是比较正常的;接下来,我们还会有进一步的动作”。

我们为联盟链引入了高并发的通证流转能力,并在不断探索和定义知识产权通证的概念”,陈昌解释说,“2018上半年,我们会提出联盟链和公有链的跨链协议,支持通证跨链流转和合约互操作。从数据规模上,国内的联盟链有数百万的IP数据上链,未来,很多面向C端用户的高性能内容应用场景都可以在联盟链上进行”。

仅从区块链技术出发,借助技术本身不可篡改、分布式特点看似可以解决内容生产者版权的问题,但是大家往往忽视了区块链保证上链之后的信息确权,具体链上的数据是不是上传者首发的验证过程难度还是比较大,因此原创版权保护“检测不难,难在侵权之后的维权”。陈昌表示:“区块链只是提供了一个证据包,确保内容的唯一性,并打上了可信时长戳;再往上的侵权监测、法律维权是需要其他行业传统的技术进一步引入跟区块链打配合。”但即使区块链对内容原创维权的想象空间很大,由此带来的“维权的成本实际上是要比确权高”的问题也不容忽视。

“任何一家唱片公司都不能靠法律维权来战胜盗版音乐时代”,区块链的确是解决原创作者变现难题的理想技术,但不可否认的是,这项技术目前还处在发展初期,接下来会出现哪几家独角兽企业、哪些“杀手”级产品仍未可知。除此之外,版权保护离不开法律的助力,就像陈昌所说:“要让区块链在版权保护方面真正发挥作用,法律上的认可和推动非常必要。” (作者黄晓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