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208万的诉讼会重新定义“抄袭”?

这个208万的诉讼会重新定义“抄袭”?

作者 | Yuci

(本文版权为知产力所有,转载请在显著位置注明来源。)

(本文1618字,阅读约需3分钟)

现在是2017年10月,距离2018年的结束还有两个月。

但今年一年各个领域事情不断,让各路吃瓜群众大饱眼福,又叹息一句还能有这种操作。原创文学抄袭领域也是八月出唐七、匪我思存事件;十月出糜宝事件。像极了九月薛之谦和十月鹿晗。抛开娱乐事件,网络文学创作的抄袭问题,又被再一次推到舆论的风口。

10月10日,小编在刷微博时,突然发现一条热门微博,作家糜宝头条文章《万字短篇撞梗15出,原创作者竟反遭索赔208万?!》一文。当事人一方是称原创作者的糜宝,一方是被质疑抄袭作者绿亦歌。在文章中,糜宝称一开始是自己的文章被质疑抄袭,对此她进行调查和比对后,确认自己未侵权发表微博为自己澄清,涉及文章为绿亦歌的《阿难,阿难》以及糜宝作品《可曾记得爱》。通过比对发现两篇文章高度相似,多处撞梗,甚至逻辑结构和部分细节描写也如出一辙。但是,糜宝的《可曾》发布于2004年,而另一篇作品绿亦歌的《阿难》发布于2014年,时长实锤的亮出,片刻见分晓。糜宝在文中称,因为涉及文章已经有十三年之久,自身感觉“为了这点事起诉抄袭有些小题大做”,便没有继续指控对方抄袭。

而在八月份,糜宝在澄清自己尚未抄袭,并通过比对反证绿亦歌疑似抄袭后,转载发布绿亦歌《阿难》的杂志《爱格》也于8月11日发布声明称认为绿亦歌包括《阿难》在内的几篇作品确实涉嫌抄袭,但是否构成抄袭,未经法院生效判决,爱格杂志不便直接予以认定。对此,爱格将绿亦歌现有作品暂停连载,并对原作者致歉。又说明了杂志与作者绿亦歌合作属于单本图书合作关系。

先有调色盘和时长佐证,后有杂志出面澄清,绿亦歌的抄袭似乎有些板上钉钉的意味。可是事情当然不会这么容易就结束,在9月15日,绿亦歌就在自己的微博上公开了两份成都市双流区人民法院受理案件通知书,根据通知书内容,分别为名誉权纠纷和请求法院确认不侵害著作权纠纷。公布当天,网友们在评论区就已经提出“抄袭者状告原创者?”的观点,而在10月10日,糜宝的微博正式验证了绿亦歌系对自己起诉侵犯其名誉权,索赔100万元,以及确认绿亦歌未抄袭,请求赔偿108万元。

208万元的高额赔偿让网友傻了眼,为何原创作者还要被涉嫌抄袭人要求赔偿?

当然绿亦歌方面自然是站在未抄袭的立场,如果未抄袭,损害名誉和确认之诉也无可厚非。

在两家的解释当中,小编发现了现在被大家说烂的观点:当今社会的发展融合,使得网络创作变得更为快捷,而网络创作中出现的融梗和撞梗,是否能认定为抄袭,甚至可以说,对于网络文学,抄袭是否需要一个新的定义范围。

说来也巧,又是八月份,大家可还记得一直悬而未解的唐七抄袭事件,同月爆出匪我思存打脸流潋紫抄袭事件。

然而,唐七的未抄袭直至目前停留在唐七进行司法鉴定,公开鉴定意见为未抄袭,而被抄袭作者大风刮过一直保持低调,两家纷争至今只停留在舆论纷争,目前没有任何消息证实任何一方有对峙公堂的情况,就连唐七的微博也停留在8月10日至今未更新。

匪我思存和流潋紫的抄袭事件,作家匪我思存可以说是十分主动,站在第一线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正面指责流潋紫《如懿传》抄袭,引得网友关注,但不知是何原因,流潋紫对此也从未有过回应。两者也未有起诉消息。

但无论是唐七还是匪我思存都提到过一句话,对峙公堂,介入法律会成为他们保留的保护自己合法权益的最后武器。而真正要对峙公堂的,却是刚刚文中介绍到的绿亦歌与糜宝。

自琼瑶诉于正案件以来,人们对原创文学的关注不断提高,抵制抄袭的呼声也日益高涨,但随着社会网络的变化发展,也让抄袭的界定变得尤为复杂。如果绿亦歌与糜宝的案件一旦开庭进行判决,或将成为网络文学、原创文学抄袭认定的重要案例,我们也将持续关注。

小编作为追随网络文学成长的一代,对于上述所有作者的名字都有所了解,想必在众多书迷的心中,唐七、流潋紫、绿亦歌等人也是如同薛之谦、鹿晗一样的心中偶像人物,涉嫌抄袭的作者就好比闹出绯闻的偶像,不由让人感叹,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当事人双方无论谁抄袭名声坐实,都要碎了粉丝的心。

这个208万的诉讼会重新定义“抄袭”?

知产力是一家致力于“为创新聚合知识产权解决方案”的原创型新媒体平台。了解科技领域创新及相关知识产权问题,请关注知产力微信公众号“zhichanli”、官方微博“知产力”,亦可登录www.zhichanli.com查阅更多精彩内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