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超版权合同“5年80亿”拟变“10年110亿” 业内:调整是回归理性

CFP图

每经记者 陈耀霖 每经编辑 姚治宇

原来“5年80亿元”的天价中超版权如今有所变动。近日,中超公司就调整中超版权合同一事发出征询函,主要内容是将原本五年的版权合同延长为十年,价格在80亿的基础上增加到110亿,这也得到了中超公司股东代表的认同。

根据新的协议,目前的版权拥有方体奥动力公司前五年(算上之前已支付),要支付给中超公司版权费用50亿元,每年支付10亿元,后五年则总共支付60亿元。

为何重新商议合同价格?有接近中超公司的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由于外援、U23政策影响,体奥动力方面认为对联赛的观赏性、商业价值有一定程度影响,此前还曾暂缓支付过第二笔6亿元的版权费,这次合同调整后更符合市场规律。

推行付费需与中超公司分成

1月23日,中超公司向当初参与中超媒体版权竞标的机构(五星体育、中视体育、广东电视台)下发了关于《2016~2022年中超联赛电视公共信号制作及版权合作协议》修改征询函(以下简称《征询函》),调整中超版权合同。

在《征询函》中,中超公司表示,出于“维护联赛的平稳、可持续发展需要,从合作共赢角度出发,本着妥善解决存在问题的态度”,“已经通过公司决策程序公开讨论体奥动力提出的修改中超公用信号及媒体版权合同的方案(以下简称新版权方案)”。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获取的新版权方案显示,中超公司与体奥动力的公用信号及媒体版权合同期限,从当初5年(2016赛季到2020赛季)延长到10年(2016赛季到2025赛季),除去已结束的2016和2017赛季,新合同从2018赛季起,到2025赛季结束。该周期内,体奥动力需共计支付110亿元,前5年(即2016赛季到2020赛季)每年支付10亿,后5年共计支付60亿。此外,体奥动力承诺每年持续向中超投入不少于1.5亿元用于信号制作。

中超公司在下发《征询函》的同时,要求当初参与中超版权竞标的机构在2018年1月26日下午5时前,以书面函件方式明确告知中超公司;若未答复,中超公司就视其对中超公司与体奥动力修改版权协议的行为无异议。

“不管是五星、央视(注:中视体育隶属于央视)还是广东电视台,都不太可能来重新竞争中超版权,考虑时长太短了,3天时长谁也决定不了100亿元的生意。”一位知情人士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修改方案通过基本上没有悬念。”

值得注意的是,新版权方案中还有一项条款——如体奥动力现在针对中超转播推行付费模式,付费收益需与中超公司分成,比例另行商定。而付费模式一直被认为是买方能够实现盈利的最主要方式,例如腾讯体育就凭借NBA版权推行付费会员制而获取了较多收入。

业内:变动后更符合市场行情

实际上,中超版权合同价格变动并非“突发事件”。从2017年5月开始,中国足协针对职业联赛出台了一系列限制外援,增加年轻球员上场时长等新政,这让双方的合作一度产生分歧。

新政虽给了国内年轻球员更多出场机会,但从版权方体奥动力的角度讲,这也不可避免地影响到了中超比赛的观赏性和商业价值,对于海外转播落地、版权分销、赞助商的权益来说都是“减分”的因素。

2017年7月,中超公司向部分俱乐部通报了体奥动力递交交涉函一事。在交涉函中,体奥动力曾表示,由于新政的出台,对中超版权商建立可持续性的盈利模式不可避免地带来了一定影响,将暂缓支付第二笔版权费6亿元。

如今来看,经过半年多协商,中超公司与体奥动力最终达成共识。此番修改版权合同,体奥动力在2018到2020赛季的中超版权成本大幅下降,未来三年的运营压力骤降。而中超公司也缓和了市场与合伙作伴的关系。

“客观上讲,体奥动力在转播制作上的投入还是很大的,例如中超的信号清晰度明显有了较大提升。”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不过天价之下,体奥动力一直有不小财务压力,靠拉长合同去稀释成本实际上是无奈之举。”

在该业内人士看来,此次合同调整,意味着中超媒体版权价值的确有所缩水,不过这也是市场调节的必然现象。“前两年的市场太疯狂了,不管是版权价格,还是球员转会费,从商业角度都是不可能持续的,现在去调整也是回归理性的一种做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