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版权时代,侵权的“英雄”穷途末路

时势造英雄,无论是曾经的快播还是字幕组,他们是互联网草莽时代下绚烂而畸形的花。享受了字幕组和快播多年的“滋养”,它们的消亡无疑让网友们感到一丝惋惜和难过。

大版权时代,侵权的“英雄”穷途末路

字幕组这个词,相信只要是爱看海外影视作品的朋友和漫迷都知道他们的存在。1月31日,日本京都、山口、静冈、三重、岛根5个府县的警方联合重拳出击,以涉嫌违反《著作权法》为由,逮捕了有“汉化组”之名的5名中国留学生。

字幕组是一些在自己工作和学习之余,通过网络联系、分工协作,将国外的视频作品翻译成本国语言的字幕,上传到网络免费供爱好者下载,并以此作为爱好的人所组成。早在2016年,日媒就批评中国字幕组,指出“不能把字幕组当做英雄。”但亦有海外了媒体将字幕组称为“打破文化屏蔽的人”。其实在很多国家都曾有过对字幕网站提起诉讼的案例,尤其在一些小语种国家,挪威、芬兰等国。

通过字幕组追剧、看片不仅是一种消遣,更是一种开眼看世界的方式,网民称字幕组为“网络时代的知识布道者”。所以,每次字幕组成员的锒铛入狱,总会引起不少网友的同情。

虽然,字幕组大多会在作品中加上“本作品之片源、字幕均来自互联网”、“仅供个人欣赏、学习之用……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公开传播或用于任何商业盈利用途”等水印,以期为自身免责。但毫无疑问,不解决版权问题的字幕组天然带着原罪。

大版权时代,侵权的“英雄”穷途末路

昨天,被广大网友热议的另一条新闻就是快播创始人王欣出狱后首次露面。把时长往回拨到7-8年前,那时可谓是字幕组和王欣的黄金年代:一部热剧上映,十几个字幕组蜂拥而上,争抢着第一时长将“熟肉”(指的是已被字幕组或汉化组翻译过的动画、漫画、小说、游戏、电影等作品)挂上网;同样,王欣也是上一个网络媒体时代异军突起的“英雄”。王欣以独特的技术优势在模糊的版权市场抢得先机,使得快播进入快速增长期。只是彼时,王欣还沉浸在5亿用户所带来的流量幻境中,并未意识到风向变了。版权时代的号角已经吹响,惩戒之剑已经扬起。

2013年11月,国内的几家主流媒体网站联合对快播提起了诉讼,快播被国家版权局认定具有侵权行为。与此同时,从字幕分享网站“射手网”被关闭,到A站和B站等平台内容被下架整改,各大主流视频网站纷纷自查清理,国家版权局开始发力。

而如今,网络媒体野蛮生长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一个新时代已经开启。从日本对字幕组的严惩,从韩国国会通过法案来禁止他国“抄袭”本国文化产品的兴师动众,不难看出知识产权保护对一个行业乃至一个国家的重要。没有版权意识,盗版抄袭横行,必然会影响文明的发展,扼杀创造性劳动的源动力。知识经济背景下,版权产业在世界经济中的地位快速提升,已成为国际贸易中强有力的支柱。各国不断严密的版权法律和人们不断增强的版权意识,意味着大版权时代的到来。

我们每个人都清楚时代变了,我们知道要为版权买单,要为知识产权付费。纵然曾经的快播拥趸喊出“时代欠快播一个会员”,纵使字幕组有万种值得同情的理由,也不能改变其违法行为的实质,不能为他们侵权的行为洗白。而有罪的不仅仅是字幕组成员,还有每个曾受过他们恩惠——吃过字幕组“熟肉”的伸手党。

时势造英雄,无论是曾经的快播还是字幕组,他们是互联网草莽时代下绚烂而畸形的花。享受了字幕组和快播多年的“滋养”,它们的消亡无疑让网友们感到一丝惋惜和难过。网友关切王欣是否能讲出新的故事,速度快、翻译生动的字幕组又何去何从,要么依然躲在灰色地带等待被逐个清缴,要么被收编转正,和拥有版权的视频网站合作。当时代往前进,就看他们能否用自己的一技之长在阳光下活得风生水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