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地数字音乐平台“成也版权败也版权”

图集

内地数字音乐平台“成也版权败也版权”内地数字音乐平台“成也版权败也版权”内地数字音乐平台“成也版权败也版权”

刚刚进入3月,数字音乐平台产业便频频传来重磅消息:先是3月1日,自去年9月因腾讯音乐和阿里音乐率先实现版权互换合作而在三大音乐平台中处于被动位置的网易云音乐突然发力,宣布已和拥有S.H.E组合、林宥嘉等一线歌手的台湾著名唱片公司华研国际达成战略合作,获得后者旗下音乐曲库的授权。就在同一天,曾经风光无限、因2016年9月成功挂牌新三板而成为中国内地“音乐第一股”的多米音乐却黯然引退,该公司已于2月14日申请终止挂牌,服务器也于2月28日下架,从此终止音乐业务运营,目前其官网已无法打开。3月6日,网易云音乐再度出手,于昨天与阿里音乐共同对外公布,双方已达成音乐版权互相转授权的合作。一方面是强强联手共谋发展,一方面是弱势平台惨遭淘汰,可谓几家欢乐几家愁。看来中国数字音乐平台市场正面临着新一轮洗牌,未来的发展格局也已初见端倪。

华谊兄弟、黄渤一度为多米音乐股东

据了解,多米音乐的前身是彩云在线,于2010年5月由奉佑生、许琳共同出资创立。从2011年到2014年,多米音乐先后拿到了来自A8音乐、华谊兄弟、磐石资本等业界大牌公司的超亿元人民币投资,著名演员黄渤也一度是其股东。转折发生在2015年,首先是奉佑生、许琳两位创始人分别将其持有的公司注册资本和股份转让出去,彻底退出公司;之后,奉佑生带领团队开发出如今在实时直播领域颇具号召力的产品映客。更大的冲击则来自2015年7月国家版权局下发的有着“史上最严版权令”之称的《关于责令网络音乐服务商停止未经授权传播音乐作品的通知》,该《通知》要求无版权音乐作品要在当年7月31日前全部下线。此次音乐正版化的高歌猛进促使中国数字音乐平台开始了首轮大规模洗牌,大量中小型音乐平台纷纷关张。据相关调查数据显示,数字音乐平台的市场规模由原本的400余家中型音乐网站、1000余个提供音乐下载的小型个人主页,在这一年锐减到仅剩16家中型音乐网站。

多米半年亏损三千万,无力买版权

随后的两三年间,这个终于走上正规发展之路的市场不可避免地迎来了激烈竞争。竞争促使资本加速整合,很快形成了腾讯音乐、阿里音乐、网易云音乐三强鼎立的局面。三巨头都以购买独家版权内容形成各自的正版曲库作为主要竞争手段。有雄厚资金支持的大平台开打版权战,而像多米音乐这样没有靠山的音乐平台就只能在夹缝中求生存了。从多米音乐的公开财务报告可以看出,其实该公司从2014年就开始处于亏损状态了,2017年上半年的净亏损额已高达3476.81万元。多米音乐高管去年接受媒体采访时就曾哀叹“版权已经买不起了”——因为多米音乐的主营业务就基于音乐版权,而产业巨头们不惜成本的版权大战是多米音乐这种级别的公司根本无力应对的。很多失去版权的歌曲被迫下线,可听的歌越来越少,必然导致用户大量流失。据2017年7月时的统计,多米音乐当时的月活跃用户数仅剩397万,与腾讯音乐旗下的酷狗音乐2.17亿月活、QQ音乐2.05亿月活、酷我音乐1.07亿月活相比几近于无。

资深乐评人卢世伟认为,多米音乐的倒下可以说是大势所趋,与它同等级别的数字音乐平台也将面临生死考验——生存空间势必越来越小直至消亡,预计未来比较长的一段时长内,这个市场都将归属于几家巨头之手。“在激烈竞争后市场逐渐集中符合产业规律,比如去年火爆非常的共享单车,一通混战后现在也只剩下两三家最有实力的大公司。对普通乐迷来说,这种优胜劣汰其实不失为一件好事,毕竟大家听歌也要图个方便,总不能一部手机装上好几个音乐APP。当版权集中到少数几个平台手中时,我们只需最多两三个APP就可以听到所有自己想听的歌,何乐而不为呢。”

音乐三强版权已基本实现互通

与此同时,数字音乐平台三强在国家相关政策的引领下,正在逐渐从竞争走向合作。去年9月,国家版权局先后约谈了各家音乐平台及唱片公司,明确要求音乐平台“避免采购独家版权”、唱片公司“避免授予网络音乐服务商独家版权”,从官方层面禁止了版权垄断的发展模式。几大音乐平台对此可谓反应迅速,数日后腾讯音乐就与阿里音乐签订了将各自独家版权互换共享的战略合作协议,将各自原本独家代理的几家唱片公司音乐版权转授给对方使用。歌迷们很快就惊喜地发现,他们既可以在腾讯旗下的QQ音乐听到李宗盛、五月天,也可以在阿里旗下的虾米音乐听到周杰伦、苏打绿,而不用在各个音乐APP之间“转换奔波”了。今年春节前,网易云音乐与腾讯音乐就版权合作事宜达成一致,相互转授权的音乐作品达到各自独家版权数量的99%以上,并商定进行音乐版权长期合作。昨天网易云音乐又与阿里音乐达成转授权合作协议。三强的音乐版权至此已基本实现共通。

初期比阔气买版权 未来拼服务拼原创

娱乐产经新媒体“一米观察”的创始人王毅对音乐三强的做法表示认同,并点出了下一步的发展方向:“在近两年的音乐版权争夺中,谁能成为赢家的最主要因素在于钱,也就是谁的资金实力更强,谁就能获得更多版权,尤其是优质的独家资源。但充足的版权只是音乐平台在初期吸引用户的关键要素之一,若想后期继续保证用户黏性并扩大规模,就必须要能提供全面、周到、个性化的服务。”各家音乐平台对此亦有共识,阿里音乐CEO张宇宣称阿里音乐未来的发展方向是“广积粮,不筑墙”,与业内达成和谐共荣;网易云音乐相关负责人也表示,他们已深知版权不再是音乐平台的主要竞争点,今后需向优化服务、延长产业链等方面着手。

在全新经营思路的指引下,三强纷纷使出奇招。如腾讯音乐不久前与索尼音乐娱乐公司合作推出电子舞曲音乐厂牌Liquid State,开始向产业上游的音乐制作、艺人经纪等方向延伸;网易云音乐进一步推进早在2016年年底打造的“石头计划”,希望为自家扶持更多有实力的独立音乐人;阿里音乐旗下的虾米音乐除有着同样着力于扶持独立音乐发展的“寻光计划”之外,还推出了开展线下演出的“Music+计划”。从起初单纯只会比阔气、掷巨资买独家版权,转向拼服务、拼原创音乐资源。这一令人欣喜的转变想必将推动中国数字音乐平台走向一条更长远的可持续发展之路。

文/本报记者 崔巍

+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