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视听收费——不止是对版权的尊重

网络视听收费——不止是对版权的尊重

最近有一条新闻,引起了广大网友的广泛关注与热议,说中国2017年网络视听节目的付费人数已经达到了2.80亿,比2016年增长62.79%,付费消费的习惯已经初步的形成。很多网友在看了这则新闻之后,纷纷自我调侃道:自我长久以来对视频网站的月度充值,终于让自己成为了走在时代前沿的“前端人”。其实网络视听服务收费,已经有几年的时长了。而对于此的争论也从来没有停止过,有人说:网络作为一个全新的平台,它的各类服务都应该和原来已有的渠道有所差异,并且要在一定程度上优于已有渠道,而免费是传统媒体渠道的共性。那你又凭什么让我再拿钱出来呢?但也有人说:网络视听节目付费是理所当然,因为现在普遍都讲求体验式的消费模式。而无论是收听还是收看,都属于精神类消费的一种,既然是消费,就应该付钱。这两种观点一直都争论不下。而这则新闻的出现,以及公众对于此的争论,也让济世我对网络视听服务收费这个话题,由此产生了不小的兴趣。同时我也由此产生了一连串的疑问:究竟是什么原因,让某些人不愿意为网络视听服务买单?又是什么原因,让他们对网络视听付费如此的排斥?而在这样的现象背后,究竟又折射出了人在消费习惯,以及自我思维上怎样的固化呢?所以今天济世就和大家一起来探讨下,为何某些人会对网络视听节目付费异常排斥。

在济世看来,当下某些人之所以会对网络视听付费异常排斥,主要有以下几点原因:

长期形成的固有习惯;从电视广播在中国诞生出现之日开始,作为受众的广大公众除了缴付电费和有线电视费以外,对于广播电视的支出可以说就几乎为零。而无论是相关机构,亦或是有关部门,也没有再让公众为此再多缴过一分钱。长久以来皆是如此,几十年的时长里没有过任何的改变。而几十年也同样孕育了几代人,且他们对于电视广播的整体印象,都是如出一辙。在他们的思维逻辑里,收听与收看这两种行为除了这两种费用需要缴付以外,不需要再缴纳任何其他的费用,或许在他们看来,这两种行为也只有这两种费用。而到了网络时代的当下,某些人几乎是自然而然的将这样的观念移植到了网络的视频与音频上。在他们看来,自己除了需要多缴一个宽带费以外,似乎一切都和之前没有任何的不同。长期以来的固有模式,已经让很多人在不知不觉中形成了相当程度上的思维惯性。且这样的习惯已经深植于心。所以当有一天告诉他们自己收听,或者收看的某些东西,需要再额外付费的时候,他们内心当中除了意外,更多的还是内心无法抑制的惊讶,因为这在一定程度上打破了他们长久以来对于某一种行为的认知,而要自己改变自我长期以来,所习惯的行为模式,而且这种行为还和自己日常的生活存在着紧密的贴合度。这似乎不是那么的容易。某些人更是因为这样的改变,而由内心当中感到愤怒,因为长久以来的思维惯性,已经在事实上形成了一个自我的舒适区,而这样的改变在一定程度上对自我的舒适区造成了一定程度的影响,甚至是相当程度上的破坏,所以某些人对网络视听服务收费感到排斥,似乎也就不难理解了。

网络视听收费——不止是对版权的尊重

平台选择的多样性:当下的时代各种平台与渠道多种且多元,同一种渠道也有不同的平台,而在视听服务领域也是同样如此。某个平台推出了某种类型,或者某个人的节目,出于各个方面的考量,它选择采取向公众收费的方式,以此来显示自我节目的独特性和唯一性。同时也向公众传达出这样的一种信息:想看,或者想听这个节目你必须要有点经济支出,因为我已经将其定位在付费获取的范畴之内,而公众似乎也面临着单向性的选择,但一个行业不可能只有一家公司,而每家公司的相关设定也自然有所不同,当一家公司看到另一家公司,因为制作某类节目,因此而获得高关注度和高点击率之后,几乎是出于商业的本能性反应,另一家公司也会跟进推出相关类似的节目,同时又因为希望能够吸引更多的关注度,他们自然希望在某些方面与对手公司形成一定程度上的差异,而一档节目的收费与否,往往也是一家公司吸引公众关注度的手段之一,而作为接受主体的公众来讲,两个相同主体的平台,推出相类似的节目,且在主题内容模式没有根本性改变的时候,出于内心当中本能的节省心理,某些人还是选择了免费的那个。在可供选择的情况下,选择自我付出最少的一种。这既是人的本性,也是某种程度上的必然。且这样的选择又长期的存在。

网络视听收费——不止是对版权的尊重

通过上述所列举出的原因,我们或许就可以知道,为什么某些人会对网络视听服务收费感到异常排斥,长期形成的固有习惯,让某些人将以往在其他渠道所形成的模式和习惯,想当然的移植到了全新的平台和模式上,他们几乎是理所当然的认为,其他的平台和渠道就应该和自我以往所知的渠道平台一样。而当现实情况和他们自我所构想的出现出入,又或者不同时,他们几乎是出于自我内心本能的对其产生排斥,甚至是一定程度上的不满,以至于当下某些人依然无法理解视听服务付费,究竟理从何来。而平台选择的多样性,则是基于平台与渠道本身的多样与多元,从而也让各个平台的各家公司为了获取更高的关注度,从而将免费作为了一种吸引更多用户的手段与方法。而这也让某些人似乎看到了支撑自我理论的基础与依据。以至于当下某些人,几乎惯性的认为,在出现一个付费节目的同时,一定会有一个免费的同类节目横空出世。其实网络视听服务收费的行为本身,实际上是社会对于自我版权的重视,也是对于自我原创性的充分尊重。因为网络视听节目的平台和以往所认知的传统平台的模式,存在着相当程度上的不同与差异,所以它的盈利模式自然也和我们所知晓的有所不同。在突出原创性和独立性的当下,网络视听服务的付费,从某种角度上来说,除了是对制作方辛苦构思的一种肯定,也是对节目创作者本身劳动成果的一种认可。所以我们也有绝对充分的理由相信,这种方式将会得到越来越多人的广泛认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