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写字楼动工,却因地下是一片祖坟,工人始终无法施工

本故事内容全部为老白原创,版权归老白一人所有,侵权必究,转载请联系作者老白

故事:写字楼动工,却因地下是一片祖坟,工人始终无法施工

(图片来源网络,与文章无关)

那天在姥姥家吃午饭,大门响起急促的敲门声。老白起身去开门。门外是一位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身后还跟着一位二十多岁身穿职业装的小姑娘。把客人让进门。男人看到餐桌上的饭,不好意思的说:“不好意思啊,吕师父,这个时长来打扰您吃饭了。”姥姥看了看他起身:“跟我来吧,看看你有什么事。”男人慌忙回:“没事,不急不急,您先吃饭,吃完饭再说也不迟。”

我们接着吃饭。男人带着小姑娘坐在客厅里等着。男人不停的搓着手,隔一会看一下手腕上的金表,小姑娘则好奇的打量着姥姥家,满是好奇的打量着这个普通的房子,在想是什么能让杨总这个大老板这么匆忙的赶来寻找解决棘手问题的方法。

吃完饭姥姥起身带着男人去了阳台,我收拾起碗筷,姥爷喊着:“放那里就行了,不用管了。”可我还是刷完然后放进碗柜。

走出厨房,姥爷正坐在客厅看电视。我则无聊的打量着那个小姑娘。鼻头无肉,鼻翼消瘦,耳边无翻卷,平白。长得倒是清秀漂亮,算的上肤白貌美。老白心理暗叹一声,可惜只是个能挣能花不能存花瓶罢了。

不知何时小姑娘注意到我在观察她,在我愣神的时候冲我笑了笑。我则冷漠的转头看电视。不是老白装傲娇,其实人看多了不过皮囊一副,事见多了,不过阴阳。当你接触命理这种东西后,对于一个人的看法和注意点确实和一般人不一样。

也就不到半个小时吧,姥姥从阳台进来,男人面色凝重的跟在身后。姥姥转身对男人道:“没事,一会我准备准备东西,晚上去一趟,送送它们就行了。”男人听了慌忙点头:“好好好,那麻烦吕大师了,我安排车在楼下等您,小刘。”小姑娘赶快起身:“是,杨总。”“你留下,等大师准备好,你带大师去。我让司机在楼下等着你们,我自己打车回工地。”说完又面向姥姥:“那我先赶回工地了,我先稳住工人们。您准备好后我的秘书会带你们去,车给您备着呢。我先走了啊大师。”

姥姥微笑着说:“没事没事,别慌,去吧。”说完就吩咐着姥爷拿彩纸。男人也面色匆匆的离开了。我看小姑娘还站在那里不知所措“坐吧,看会电视,要好一会准备才能走。”小姑娘点点头。

专门撑开一张大桌子,用纸开始做被褥,老白则老老实实坐一边叠元宝,姥姥则吩咐姥爷拿香炉,香,盘子,蜡烛烛台等,姥姥一边剪着纸,一边给姥爷交代着然后姥爷这屋那屋的准备着东西。

全部准备好,已经快5点了,提着大兜小兜的站在门口,姥姥慈祥的冲小姑娘说:“咱们走吧。”

下了楼看到等我们的车,嚯,玛莎拉蒂总裁,有钱人,啧啧啧。

故事:写字楼动工,却因地下是一片祖坟,工人始终无法施工

(图片来源网络,与文章无关)

车开到一个工地上,四面是搭的铁皮围墙。刚下车,就看到一群带着安全帽的工人往外跑。那之前杨总走了过来“大师,有几个工头不听劝,还是赶着工人进工地动工,这不又被赶出来了。”

姥姥看了天,说时长还早,等天黑了再开始。带着我就进了工地。

一进工地便冷飕飕的,这可是7月份,可工地里像是初冬的温度。姥姥笑着看着我说:“平时你也不运动,试试挖个坑出来。”老白无语了,挖个坑还不是小意思么。

看了看四周散落的安全帽和铁锨镐头,就去捡了一把。对着土地就铲了下去,一下我就楞了。看似虚松的土地竟然像是冻土一样坚硬无比,我用力铲也不过是弄出一条缝。

无语的看向姥姥,姥姥笑呵呵的说:“是土地的主人不让动呀。”然后开始慢慢的给我讲起来:“这一块地,是某家的祖坟,家族人死后都埋在这地下了,你铲不动很正常,但是你没事。那些工人就不行了,虽然一个个比你强壮那么多,但是他们只要一动土,就被‘人’拳打脚踢的赶走了。”我一脸惊讶:“这么凶?”姥姥淡然的说:“不凶不凶,这是人家的地,活人还要搬迁,有人管,可是地下的他们却没人安置啊,人家做这些是应该的,这地是有主人,没有妥善安置好它们,它们为什么不能闹。”

老白想了想没错,不是‘人’家凶,只是没有安置好它们,一切都是有原因的。当然,为什么老白动土没事,原因你们知道就行了,不可说不可说。

8点天空完全暗了下来,老白去车上取了东西再次走进工地。空旷的工地上只有姥姥和老白两个人,工地大门外,黑压压一片人向我们这边张望着,下了班的工人们居然都没走,留下来看热闹。

按照姥姥的吩咐摆好了烛台香炉,贡品。点燃香后,姥姥双手合十闭上眼睛。过了好一会低语道:“送,肯定送,路上的盘缠给你们够,到那边的东西也给你们备齐了,放心过去吧。”又过了一会,姥姥吩咐老白开始点东西。

故事:写字楼动工,却因地下是一片祖坟,工人始终无法施工

(图片来源网络,与文章无关)

点燃银子后慢慢往上面放上纸人,被褥。看着燃起的火不断的向西北方闪耀,而烧完的烟灰打着旋也向那个方向飘去,飞的好远好高。

大概两三分钟后姥姥对老白说:“看,它们收拾东西开始走了。”老白一脸蒙逼的看着空旷的工地。这时姥姥对着老白的眉心一拍然后抚了下老白的眼睛。等老白再次睁开眼睛时看到眼前的工地热闹异常。一大群穿着棉袄棉裤的男女老少收拾着被褥,打成包袱背在了身上,排着队走向了之前烟灰飞走的方向。

看着他们慢慢的消失在远处,姥姥说:“行了,收拾东西走吧。”老白还是收拾东西。很快收拾停当后,跟着姥姥走出了工地。杨总快步的走上前:“吕大师,怎么样了?”姥姥笑笑:“没事了,明天你们就开始动工吧。”杨总亲自开车把我们送回家,在姥姥家,又上了柱香虔诚的跪着磕头然后将香火钱放在了神案上,道谢离开了。

之后的也就是杨总请姥姥去某个大酒店吃饭,然后买了好大一堆的贡品来正式上门拜神感谢,反正老白就记得那两天吃肉吃的够够的。

注:生地终有主,不论活死住,动工需告知,莫扰他‘人’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