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审结束当事双方均表“不服”,《迷雾围城》走进版权迷雾

一审结束当事双方均表“不服”,《迷雾围城》走进版权迷雾

一审获赔50万元,法院认定被告侵权成立,原告仍坚持上诉,这是为何?

一审结束当事双方均表“不服”,《迷雾围城》走进版权迷雾

  近日,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下称东城法院)对网络作家“匪我思存”起诉完美时空(北京)影视文化有限公司、北京紫晶泉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下称紫晶泉公司)、海宁新鼎明影视文化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等7家公司(以下统称七被告)侵犯小说《迷雾围城》著作权案作出一审判决,认定七被告构成对涉案小说摄制权的侵犯,并判令七被告共同赔偿原告50万元。

  不过,对于法院的这一判决,“匪我思存”并不满意。她认为,既然法院认定对方构成侵权,那么由《迷雾围城》改编而成的电视剧《人生若如初相见》就应该停止发行、上映等,七被告应停止侵权。据此,“匪我思存”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提起了上诉。与此同时,七被告坚持认为自己是在获得作者授权后进行的电视剧改编,不构成侵权,也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提起了上诉。

一审结束当事双方均表“不服”,《迷雾围城》走进版权迷雾

  因涉案小说知名度颇高,在网络上拥有众多粉丝,因此,该案引起业界广泛关注。

一审结束当事双方均表“不服”,《迷雾围城》走进版权迷雾

  热门小说引发争议

  “匪我思存”于2010年1月至10月创作了小说《夜色》,后更名为《迷雾围城》,并于2011年5月出版了图书。北京记忆坊文化咨询有限公司(下称记忆坊)经授权获得该小说的出版发行权、信息网络传播权以及转授权等多项权利。2011年3月15日,记忆坊与七被告中的紫晶泉公司签订了著作权许可协议,将小说《迷雾围城》的改编权等权利授予该公司,授权期限为5年,截至2016年3月14日。

  然而,“匪我思存”在2016年3月发现,七被告在著作权许可协议到期前的2天,也就是2016年3月12日才开始拍摄由涉案小说改编的电视剧《人生若如初相见》,该剧改编及拍摄工作在许可协议期满前未完成。“匪我思存”认为,七被告超过授权期限后未重新获得授权,其行为侵犯了自己的改编权、摄制权和放映权等多项权利。

  沟通无果后,“匪我思存”与记忆坊将七被告起诉至东城法院,要求法院判令七被告停止电视剧《人生若如初相见》的宣传、制作、拍摄和播放,共同赔偿经济损失及合理支出等1500万余元等。

一审结束当事双方均表“不服”,《迷雾围城》走进版权迷雾

  对于原告的指责,七被告不予认同,并辩称,电视剧《人生若如初相见》系七被告联合投资拍摄,七被告将涉案小说改编为涉案电视剧剧本源于原告的授权。在历经多轮剧本改编后,七被告于2015年12月举办该剧的拍摄启动仪式,并于2016年2月28日完成剧本改编,2016年通过电视剧制作备案公示。据此,七被告对涉案小说的改编行为系获得授权的合法行为。此外,七被告曾于2015年12月举办电视剧的启动仪式新闻发布会,原告的工作人员受邀参加,由此可知,原告对电视剧的改编、拍摄过程早已知晓,而且以实际行动表示认可与支持。既然已获得授意,七被告的行为就不构成侵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