拨开迷雾见真相——《迷雾围城》版权案

拨开迷雾见真相——《迷雾围城》版权案

拨开迷雾见真相——《迷雾围城》版权案

近期网络作家“匪我思存”发布了一条微博,称“今天我胜诉了,却一败涂地”。瞬间引起“匪粉”们关注。

想了解案件有始末应从2011年说起,2011年3月15日,“记忆坊”与“紫晶泉”公司签订了著作权许可协议,将小说《迷雾围城》的改编权等权利授予该公司,授权期限为5年,截至2016年3月14日。然而,匪我思存在2016年3月发现,在著作权许可协议到期的前两天,也就是2016年3月12日,紫晶泉开始拍摄由《迷雾围城》改编的电视剧《人生若如初相见》,该剧改编及拍摄工作在许可协议期满前未完成。匪我思存认为,紫晶泉公司超过授权期限后未重新获得授权,其行为侵犯了自己的改编权、摄制权和放映权等多项权利。

拨开迷雾见真相——《迷雾围城》版权案

4月1日,“匪我思存”与记忆坊将以紫晶泉为首的七家公司(以下简称七被告)起诉至东城法院,要求法院判令七被告停止电视剧《人生若如初相见》的宣传、制作、拍摄和播放,共同赔偿经济损失及合理支出等1500万余元等。

拨开迷雾见真相——《迷雾围城》版权案

2017年9月5日,北京市东城法院对网络作家“匪我思存”起诉完美时空公司、紫晶泉公司等七家公司侵犯小说《迷雾围城》著作权案作出一审判决,认定七被告侵权事实成立,并共同赔偿原告50万元。同时,驳回匪我思存对该公司立即停止发行行为的要求。对于法院的这一判决,原告与七被告均表示不满,并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提起了上诉。

拨开迷雾见真相——《迷雾围城》版权案

匪我思存认为,既然法院认定对方构成侵权,那么由《迷雾围城》改编而成的电视剧《人生若如初相见》就应该停止发行、上映等,七被告应停止侵权。并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提起上诉。与此同时,七被告坚持认为自己是在获得作者授权后进行的电视剧改编,不构成侵权,也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提起了上诉。

拨开迷雾见真相——《迷雾围城》版权案

9月6日中午,匪我思存再发长文《对不起,我不是一个完美受害者》,晒出法院判决。

判决中称,由于原告明知该公司无法在版权期内完成拍摄,还派工作人员参加了该剧启动仪式,此举可视为默许。匪我思存对此回应:“因为2015年12月27日我公司的人去参加过电视剧启动仪式,这里强调一下是所谓启动仪式不是开机仪式,开机是2016年3月12日,因2015年底我们基于善意期望对方会续约的情况下,公司有关人员出席了这个宣传仪式,所以就认为我们默认对方可以侵权?”

拨开迷雾见真相——《迷雾围城》版权案

判决中还称,该剧已经制作完毕,进入发行阶段,为了不浪费资源,驳回原告对其下架的要求。

对此,匪我思存称:“所有人都知道我从刚刚开机就起诉了啊,是它们被起诉了还恬不知耻继续拍,继续拖更多人下水,继续花掉更多钱。这怎么就成了它们可以继续侵权的理由了?

“ 我也是第一次知道还有这个法律条款,我反复跟律师确认,他说,是的,是有这样的法律条款,是否适用本案可以再讨论,再上诉,但这条是真有的。

“既然他都强奸你了,强奸你时因为你反抗砸坏他不少东西了,那你就嫁给他吧,以后他天天强奸你,也合法了。

“既然孩子都被拐走了,人贩子花了不少抚养费呢,就让孩子认人贩子当爹妈吧,就当合法收养了。

“既然对方都花钱拍了,虽然这剧是侵权,但就让它播吧。”

当日下午,匪我思存发博称侵权电视剧暂时还播不了,她会暂时休息一下,然后“站起来继续战斗”。

她说:“坏人零成本的时代,作恶迅速获利的时代,甚至法律都不支持你作为受害人免于继续被侵害的时代,你仍旧会选择做个好人吗?我会。”

“我不信笑到最后的是法院判定侵权的坏人。”

对于不是铁粉的我来说,只希望官司尽快结束,不是期待审判结果,只是想尽早看到这部电视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