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说二次元音乐小众,这家公司从版权切入在行业洗牌期整合产业链

都说二次元音乐小众,这家公司从版权切入在行业洗牌期整合产业链

– 文丨小饭桌新媒体记者 许若茜 –

– 编辑丨何斌 –

每个ACG重度患者心中都藏着一支不可替代的游戏或动漫音乐作品,比如LOL主题曲霸占宅男手机铃声的情况大概率可见。

多数人有这样的感受,一首经典的游戏或动画片主题曲,能够让你的灵魂瞬间“燃”起来。鉴于音乐在提升玩家体验方面不可替代的作用,音乐及音效是游戏制作时必不可少的要素。然而,游戏动漫音乐这一细分市场曾长期不被主流唱片公司看重,直到2012年格莱美最佳器乐编曲奖颁给了《文明4》主题曲之后,游戏配乐终于开始在乐坛获得重视。

国际形势尚且如此,国内游戏动漫音乐市场更是长期处于等风口状态,目前仍主要以作坊式公司为主,做着“来样加工”式的活计,不仅在专业能力上,更在产业链上与国外存在巨大差异。

随着游戏行业进入洗牌期,音乐制作部分开始获得重视,成为一片待整合的蓝海。去年小旭音乐获得数千万融资,估值达1.3亿,某种程度上反映了资本对这一细分赛道的信心。

“以前游戏开发商不用怎么努力就可以挣到钱,大家不重视音效和音乐这部分。现在游戏行业已经进入洗牌期,开发商们拼玩法、拼美术之后,下一步,拼的就是音乐了。”

周倩从中看到了机会。2016年初,嗨翻屋(以下简称Hi-Five)正式成立,专注于游戏动漫音乐领域,主要从事游戏动漫音乐制作、版权服务、艺人经纪及线下演出等业务,并联合全球最大的音乐版权公司Sony/ATV共同成立二次元音乐厂牌AGM(Animation Game Music),试图用更加专业的方式来弥补“游戏+音乐”市场空白。

周倩坦言,一直以来,音乐行业都面临不赚钱的尴尬,其根源来自于版权保护问题。2015年7月,国家版权局发布堪称“最严版权令”的《关于责令网络音乐服务商停止未经授权传播音乐作品的通知》,音乐版权保护问题开始得到全行业及社会重视。

在政策利好、市场趋暖的情况下,周倩觉得时机到了。Hi-Five从音乐版权管理切入,自主研发音乐版权识别系统,解决传统音乐维权最麻烦也是最核心的问题——音乐侵权取证。

“传统的侵权取证要靠人耳去每个视频、每部影视剧里面去监听、识别,听到了之后还得自己记录下来,非常低效。”

周倩介绍,她的音乐监测平台将每一首歌分解成10万个特征码,拿到任何一段音频和视频,都可以迅速识别出其中使用了哪一首歌,是这首歌的几分几秒,能做到全网监控和维权。目前,该技术已经申请了11项专利,其中6项已拿到专利号。

但侵权取证不是Hi-Five的目的,周倩笑称,“我们不是一家打鬼公司,我们要做的是版权服务。”

Hi-Five目前是Sony/ATV、EMI以及美国Founder Music的Library Music在中国地区独家数字平台授权商,拥有百万级音乐曲库可供选择。目前合作过的案例包括电影《十万个冷笑话》、B站音乐会、3D手游“NBA篮球大师”等。

定价策略上,周倩说,一般以占商业视频拍摄成本的10%-15%区间为宜。目前一首歌单价为几百元起,如果是包年使用,价格在1800-2700区间,特殊曲目除外。

此外,依托旗下AGM厂牌,公司签约了不少日美同人、二次元领域资深的作曲团队,包括《英雄联盟》音乐制作团队Mr.Fantastic工作室,日本的TaQ、久保田修、菅原纱由理,大陆地区包括《阴阳师》的作曲者闫东炜等,在原创音乐制作上拥有实力派的制作班底。从原创音乐订制,到海量曲库直接挑授权,多样化满足B端客户的需求。

目前合作过的平台包括腾讯、二更、微博,以及多家游戏、广告、影视制作公司等。一方面链接上游端的版权方及音乐人,一方面链接下游的B端客户,周倩试图探索音乐在IP开发中的价值。

都说二次元音乐小众,这家公司从版权切入在行业洗牌期整合产业链

公司成立1年多以来,共做了11场线下演出,包括与同心动游戏共同举办的《RO仙境传说音乐会》,连续三年在大陆举办的《雷亚音乐会 Rayark Concert》等。由于受众精准,制作精良,效果都非常不错,再次验证了周倩的“优质音乐可以反作用于ACG领域”的想法。

在配合游戏、动漫宣发的音乐营销上,周倩认为,尽管目前游戏公司的宣发已经相对成熟,但Hi-Five从音乐角度切入,仍能不断带量,在全音乐平台打榜、视频平台分发及艺人线下音乐会宣传上都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

周倩毕业于四川大学,曾经有过宝洁、腾讯的工作履历,从腾讯离职后加入龙渊网络成为其联合创始人,2016年离职创办Hi-Five。团队拥有较强技术背景,包括7个硕士,2个博士,技术团队占团队成员一半比例。

公司此前拿到数百万天使轮融资,目前累计投入1000余万,正在启动A轮融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