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止音乐版权垄断,受损失最大的将是腾讯音乐?

文|蒋玮琦编辑|朴芳

人民网消息,近日,国家版权局约谈境内外音乐公司及国内几大网络音乐服务商,要求对网络音乐作品全面授权、避免独家授权。

事实上,2015年以来,国家在版权问题上就开始实行管制。15年7月,国家版权局发布《关于责令网络音乐服务商停止未经授权传播音乐的通知》,要求网络音乐服务商停止传播未经授权的音乐作品,并责令各个网络音乐服务商在7月31日前将未经授权的音乐作品全部下线。

在此之前,任何音乐几乎都可以在任何平台上下载,无论是歌手还是歌曲制造方的权益都没有得到保护,原创作品可以说是没有任何优势。歌手黄蓉曾说,那时候她最大的收入来源不是创作歌曲,而是卖给各大通讯平台后,手机彩铃的分成。

15年以后,情况又如何呢?

盗版猖獗的问题是被遏制住了,但网络音乐版权市场的版权垄断却越来越严重:网络音乐服务商纷纷采购唱片公司的独家版权,造成哄抬版权授权费用抢夺独家版权的行业乱象,未经许可侵权使用音乐作品的现象也屡禁不止。

最典型的当属腾讯音乐和网易云音乐近日因独家版权歌曲侵权问题互相诉诸法庭,这标志着在线音乐版权之争正式进入白热化阶段——国内在线音乐市场的竞争,终于还是从产品体验走到了法院诉讼。

禁止音乐版权垄断,受损失最大的将是腾讯音乐?

事件导火索是今年9月阿里音乐与腾讯音娱达成的版权曲库互换协议,且互换授权规模在百万级以上。腾讯音乐娱乐集团(TME)包括了在线音乐市场前三的QQ音乐、酷狗音乐、酷我音乐,在版权方面可谓是一家独大,目前囊括了环球音乐、索尼音乐和华纳音乐三大唱片公司的全部独家版权,这样规模的授权意味着68.7%的全球唱片业市场份额,在国内音乐平台的版权竞争中占据了绝对优势,而腾讯音娱与谁合作,很大程度上也决定着版权的流向会对谁有利。

禁止音乐版权垄断,受损失最大的将是腾讯音乐?

各大音乐平台的版权库(图片来自IT之家)

很显然,腾讯和阿里在网络音乐版权抱团的环节,并没有带上行业实力稍显式微的网易云音乐。与此同时,今年8月,网易云音乐被腾讯以侵犯版权告上法庭,同时腾讯音乐也暂停了部分音乐曲库对网易的授权。自此,网易云音乐很大一部分歌曲“因合作方要求,该资源暂时无法使用”。

面对这样的形式,国家版权局组织了约谈,认为独家版权垄断这样的形式并不适应于中国现在的环境,要求网络音乐服务商及提供版权的音乐公司尽快改变这种现状。

国家版权局版权管理司副司长段玉萍近日接受人民日报记者采访时说:“网络音乐服务商抢夺独家版权、哄抬授权价格,这不利于音乐作品的广泛传播,不利于广大网民和听众对音乐的使用,不利于本土音乐的创新创造,也不利于网络音乐产业的健康发展。”

QuestMobile的在线音乐应用行业洞察报告表明,2017年1月以来,在线音乐应用行业用户增长明显放缓。随着版权环境的不断完善,差异化的版权资源逐渐成为各大网络音乐平台的核心竞争力。

禁止音乐版权垄断,受损失最大的将是腾讯音乐?

从活跃用户规模来看,目前MAU过亿级的有三个应用,分别是酷狗音乐,QQ音乐及酷我音乐,它们均属于腾讯旗下。同时网易云音乐也接近7000万,与其他APP逐步拉大差距。

禁止音乐版权垄断,受损失最大的将是腾讯音乐?

在这样的行业背景下,犀牛君认为,这次约谈意义重大,反映了国家下决心着手处置独家版权垄断这一不健康形势事实上,国外市场基本不存在对数字音乐服务商提供独家许可的先例,即便是在中国,2013年之前互联网数字授权的模式也是非独家版权许可,直到2013年起,在腾讯和三大唱片公司的推动下,中国才开始“特殊”了一回,并引发了后续和阿里音乐、百度音乐、网易云音乐等的版权之争。

当然,问题是要解决的,但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国内版权市场上仍然面临很多问题和争议。

首先,关于已入版权,若是立刻明令禁止数字音乐版权,那目前已经高价买入大额版权的网络运营商将会面临不可估量的损失,这些损失该由谁来承担。其次,关于转授权问题,国外的音乐版权大都由中立的,独立的管理组织统一管理,转授权也有着统一的规则标准。然而在中国,在线音乐版权却并不归属于中国音乐著作协会,腾讯音乐娱乐集团的版权曲库占到了中国总曲库的90%。作为一家企业,它必然要为自己的企业利益考虑,那么形成今日这样的垄断局面也就顺理成章了,应当如何缓解这一尴尬局面将是一个艰深的难题。

在这方面,欧美日等音乐发达市场或值得我们借鉴:国际上的著作权集体管理机构主要有两种类型,欧洲大陆国家一般采用垄断型的集体管理方式,仅设立一个组织统一管理国内著作权,并从法律上或事实上维护其垄断地位,并在制度上对其市场行为进行严厉限制。

美国和英国则一般采用自由竞争型的集体管理模式,一个领域内允许有两个或两个以上集体管理组织互相竞争,同时辅之以适当的行政和司法介入。这样的管理模式一方面可以避免版权垄断,防止行业乱象,另一方面塑造了平等的行业环境,对内容创作者也是一种保护。

这样来看,尽快将音乐版权归入中立的、第三方组织(如中国音乐著作协会)集体管理,而非放任有利益、市场诉求的版权使用者进行版权垄断才是现在的当务之急。中国网络音乐版权的转型之路情况复杂,道长且阻,绝非一朝一夕能成大观,更是需要国家有计划,有针对性,且态度强硬的规范管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