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周前 (09-24)  出版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扁无恙全然不知何巧手什么时候走的,一会儿低头沉思,一会儿大叫“妙啊”。一会儿苦思冥想,一会儿手舞足蹈。

这个样子在旁人眼中看来,就和神经病没什么区别了。

按照后世的话说,这本书中记载了许多“临床外科手术”的内容,而这正是扁无恙所追求的。

就拿刚才念的那一段《金创肠断候》来说,就是手术缝合肠道受损病人的。

在战斗中,被刺伤腹部伤及肠道,能活下来的几率很小。而这种伤情可以说很常见,军医们往往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战友们死去。

这一段,记录了如何用针线缝合受伤的肠道,之后又如何调养,怎不让扁无恙欣喜若狂?

“爷,吃饭了。”侍女端来饭菜。

军医属于是军官,治疗伤兵也是有军功的。扁无恙自然也分到了一些财产和奴婢,这个侍女是白羊族的。

扁无恙平时在军中,这些奴婢什么的就都在市里,反正现在有军籍的人都买了房子,像扁无恙这样的军官更加不用说了。

对这些奴婢来说,最好的出路就是主子能把自己收入房中,哪怕做个妾也好啊。

所以军中将士每次休假回到市里面的时候,奴仆们无不尽力服侍。

“放那儿吧。”扁无恙皱着眉,没

中学生一对一 特片网

有半点食欲。

一个难题在他的脑中不断盘旋。

《金创肠断候》中记录了缝合肠道的方法,但还是有些问题存在。

缝合好肠道后,接着应该把肚皮也缝合好。

但这么一来,留在里面的线怎么办?如果不取出来,这些线会一直深深嵌在肠道之中,很可能以后感染。还有,缝合后随着肠道生长,留在里面的手术线万一断在里面了,又该怎么办?可是如果取出来的话,就要再次开肠破肚。给病人增加了痛苦不说,又有一次大风险。

在军中时,也曾经对创口进行过缝合,但那些外伤就不存在这些问题。

“爷,”侍女说道:“饭总是要吃的嘛。”

扁无恙“唔”了一声,坐到饭桌边,心不在焉地往口里塞着食物。

“爷,您在想什么?”侍女问道。

人在全心思考的时候,旁人问的问题如果和自己想的相关,就会条件反射式的回答。

与其说是在回答对方,不如说是在自言自语。扁无恙现在就是这么一个状态,喃喃地说道:“要是有什么线能被人体吸收就好了。”

“什么?什么线?什么被人体吸收?”侍女问道。

扁无恙抬头笑了笑:“没什么,你不懂的。”

侍女语气有点急迫:“您说说看,说不定我还真知道呢。”

扁无恙心想:反正现在脑子也是一团浆糊,说出来兴许还能清晰点呢?

于是就把自己的疑难讲了一遍。

侍女眼睛亮了:“爷,如果谁能想出办法,您准备怎么赏她呢?”

扁无恙大笑起来:“只要我能拿得出来的,全部给她都可以。”

侍女说道:“她想要的,对您而言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

“呵呵,”扁无恙笑道一半突然醒悟:“你是说,真有人能想出办法?”

侍女非常肯定地点了点头。

扁无恙激动的抓起侍女的手,急迫地说道:“谁?快带我去见见。”

侍女脸一红,直接回答道:“我。”

扁无恙一时愣住了。

见主人不相信,侍女赶紧补充道:“真的,我真的知道。”

看她的表情不似作伪,扁无恙赶紧问道:“快和我说说。”

侍女低下头,轻声说道:“你还没同意给什么奖赏呢。”

扁无恙赶紧问道:“你要什么奖赏?”

侍女的脸红成一团:“如果我给您解决了这个事,您可以收我为小妾吗?”

扁无恙急得大叫:“什么小妾啊?你要真能解决,我直接娶你当大夫人!”

侍女又惊又喜,感觉整个人

中学生一对一 特片网

都飞到天上去了。

情绪稍微平复一点后,侍女说了起来。

她的父亲告诉她一种羊肠线。。

采用出生7至8个月的绵羊和羊羔肠子,刮去脂肪及其他组织,取最里层的黏膜,以皂荚溶液浸泡清洗,平整后以硫磺烟熏防虫、防腐,然后制成线。

后来父亲被奴隶主折磨死了,每次想父亲的时候,她就会去编织羊肠线。

这种羊肠线的韧性极强,很细的一根都不容易扯断。

有一次她的手指伤了,便用羊肠线紧紧地缠住止血。因为每天都是很繁重的劳动,就没有留意。过一段时间拆开纱布,发现里面的羊肠线不见了。这件事她一直都没搞懂什么原因,后来也懒得去想了。

现在主人这么提起,她就想到会不会羊肠线就是主人要找的“可以被吸收”的线呢。

扁无恙大喜,立即问道:“你现在手里有这种羊肠线吗?”

侍女答道:“有的。”

片刻后,扁无恙拿着羊肠线,左拽拽右拉拉好一阵之后,突然拿起桌上的小银刀,一刀朝自己手臂上划去。

“主人!”侍女惊叫起来。

扁无恙指着针和羊肠线说道:“快,给我缝上!”

侍女一边缝合一边流着眼泪说:“您要试的话,也是应该拿我来试啊。怎么能这样呢?”

扁无恙笑道:“没办法,这是我们汉人流传下来的德性。你听说过神农找个人尝百草,自己在旁边记吗?”

侍女大颗大颗的眼泪流下来。

扁无恙笑道:“别哭了,和你说个正事。咱先说好,如果这个羊肠线真的有效,我就娶你。不行的话,我就不娶你,不过我还是会赏给你一些银子。”

几天后,扁无恙发出通知:我要结婚了。

收到扁无恙要结婚的通知,已经是“市材料集团”总经理的陈伯亲自下了窑。

陈伯腿脚不方便,年龄也大了,身上少不了这样那样的病痛,一直都是找扁无恙给他看病。

现在扁军医要结婚了,怎能不献上自己的心意呢?

当陈伯把一套瓷器送来的时候,扁无恙非常高兴。心里想着虽然瓷器不是什么贵重物品,也就让马上成为扁夫人的侍女手下了。

扁夫人打开一看,当即惊叫了起来:“啊!”

扁无恙不解地问:“怎么了?”

喜欢皇上您该去搬砖了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出版社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xwcbs.com/chuban/10443.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