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皆趋彼,我独守此”——高强先生花鸟画欣赏

“人皆趋彼,我独守此”——高强先生花鸟画欣赏

高强,南榖小莲,1970年生于山西祁县,毕业于山西师范大学艺术系油画专业,1997进修于德国表现主义画家尤丽亚·洛曼油画研修班,2000年师从赵亭人先生。现为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书画艺术交流委员会副秘书长,中国田园画会理事,中国国家画院贾广健工作室画家,在读北京大学艺术学院中国画方向研究生课程班,《美术观察》特约主持人,山西师范大学历史学院客座教授。出版有《平水堂》画集、《高强花鸟画集》、《平水文心》等。“人皆趋彼,我独守此”——高强先生花鸟画欣赏

读高强先生花鸟画,怦然心动的同时让我想到陈传席先生在很多场合说过的话:“真正的学者,要把握风气,而不是趋尚风气。趋时附势者,非学者也。”其实,好的画家亦如此。有人评论高强其人,能以无尘心,还本真貌,欣然于日出而释然于日落,故其人其画,能得一统,斯为大善。大善大美如高强者,“人皆趋彼,我独守此”,淡然于喧嚣纷扰之外,以作画求参悟,从画中得禅心,不亦悦乎?

“人皆趋彼,我独守此”——高强先生花鸟画欣赏

花鸟画是生命的赞歌、爱的咏叹,更展现出画家的个性和心灵。无论“画什么”,还是“怎么画”,都应跟随心灵的方向,选择与心灵契合的物象,并从中提取有意味的形式语言,于平凡处抒写心灵的感情,于细微处寄予生命的观照。读高强花鸟画,既见古意,亦见禅意和诗意。元代赵孟頫说:“作画贵有古意。若无古意,虽工无益。”“作画贵有古意”并非是重复古人,而是要推陈出新,拟古而能化。清代边寿民说:“画不可拾前人,而要得前人意。”这句话道出了继承的真正含义。我们要当传统的学生,绝不当传统的奴隶。绘画是时代的语言,绝不仅是博物馆里的藏品。高强虽崇尚古意古韵,但并没有陷入古人的笔意之中,而是在作品中展现出自己对古人绘画的独到理解和自身的审美追求。高强善于将自己的禅意心境融入到画作之中,使画面呈现出浓浓的雅逸之情与书卷之气。古意、禅意之外,是高强的诗意追求和诗意呈现,把纯情与至美化作诗意的表达,蕴含于艺术形象中。中国画对诗意的融入由来已久。在画史、画论中,对诗画融合的记载可以追溯到北宋。在苏轼提出“诗画本一律”这个命题后,以诗意品评绘画的鉴赏方式蔚然成风。如欧阳修的“忘形得意知者寡,不若见诗如见画”、黄庭坚的“李侯有句不肯吐,淡墨写出无声诗”、慧洪的“径烦南岳道人手,画出西湖处士诗”等,均为诗画互通的论述。

“人皆趋彼,我独守此”——高强先生花鸟画欣赏

中国画是中国人文情思里最为深重的沉淀。中国画的文化蕴藉又远在绘画之外,实际上,是一部中国思想史,是朴素的中国古典“宇宙观”的最佳窥探视角。本质上,中国绘画富于“形而上”的意味。

“人皆趋彼,我独守此”——高强先生花鸟画欣赏

它涵养道德情怀,彰显诗性智慧,需要主体用情绪去感受、用灵魂去体悟。只有懂得此理,才能更好地理解、诠释和把握中国画的精神实质。读高强花鸟画,既见格调,又见雅逸。格调反映着画家的胸襟和趣味。格调是画家通过作品所承现的一种气象,是绘画作品精神元素与形式元素所建构的综合性趋向。潘天寿说:“格调,说到底就是精神境界,文艺作品,归根到底是在写自己,画自己,它不是江湖骗术,而是人的内心精神的结晶。”另一位喜欢讲格调的大画家王肇民说:“作画,第一以格调胜,第二以功力胜,二者兼胜,乃可不朽”。格调在艺术中的重要性不亚于人物评价要素中的人品。当代中国画造型既要做到“形神兼备”,又要做到“逸气横生”。翻阅中国美术史会发现,“逸品”一直以来都是画论品评的最高标准。因此,中国画品质的优劣并不取决于简单的形似,而更多的是看画面中是否有“逸气”。高强的作品,逸气回荡,文气悠扬,古气浓郁,清气溢香,给人带来美的润泽和享受。

“人皆趋彼,我独守此”——高强先生花鸟画欣赏

“人皆趋彼,我独守此”。高强自言:“每能清静,了无牵念时,沉浸于方室之内作画喝茶,却觉身心往来于宇宙,无限之大,而画中亦可得见方寸之心,超然之韵。”笔者非常理解高强的此番表述。言为心声,行为心容,画为心迹。心宜静,静能悟得本真,笔墨自然天威。化合大自然和驾驭笔墨的能力,是衡量中国画家美学品格高低的重要标尺。优秀的画家需要有较强的对大自然和客观事物的解读能力。中国画讲究画道。但道未可名,道运行于万事万物中。它隐藏在客观事物的内部,需要我们去亲自体悟。古人云:“澄怀观道。”其中的“澄怀”即要求挖掘心灵中美的源泉,使自己胸襟廓然、脱去尘俗;而所谓“观道”指生命本身体悟“道”的节奏。灿烂的“艺”赋予“道”以形象和生命,而“道”给予“艺”以深度和灵魂。

“人皆趋彼,我独守此”——高强先生花鸟画欣赏

(王华超,笔名文达、文竹君、文泊月、白发行者。作家、书法家、书画评论家、新闻名专栏撰稿人、央视“子午书简”访谈学者、“五个一工程奖”获得者。曾任徐州市委宣传部副部长,现为徐州市全民阅读促进会会长。曾在人民日报、光明日报、文汇报、新民晚报、时代潮等刊物发表诗、散文、言论、隨笔2500余篇,出书40余部,其代表作为红旗出版社向全国重点推荐的《仰望星空》《迎着太阳生活》等5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