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用小说将八卦洲留在四面环水的时代

他用小说将八卦洲留在四面环水的时代他用小说将八卦洲留在四面环水的时代他用小说将八卦洲留在四面环水的时代

10月28上午,南京市“青春文学人才成长计划”签约作家曹寇新书推广暨读者互动活动在八卦洲举行,顾前、杨黎、朱庆和等作家及若干读者齐聚八卦洲,畅谈曹寇的小说。

他用小说将八卦洲留在四面环水的时代他用小说将八卦洲留在四面环水的时代

自小在八卦洲长大

据了解,2015年7月,为推进优秀青年文学人才成长,由南京市委宣传部牵头,南京市文联和南京出版传媒集团主办,《青春》杂志社具体承办,南京市面向海内外推出“青春文学人才成长计划”项目,选拔文学创作、文学评论、文学翻译、影视编剧人才若干名。最终,11位来自海内外的青年作家、批评家、翻译家、影视编剧成为签约艺术家,曹寇正是其中之一。

曹寇著有小说集《喜欢死了》《越来越》《屋顶长的一棵树》等等,作品多以反映小人物的日常生活为题,以简洁直接、粗野而不失优雅、构思奇特、意蕴深远的独特语感赋予庸常生活以意义。谈及南京作家,曹寇已成为绕不开的一个。作为土生土长的南京人,曹寇自小在八卦洲长大,小说里有大量关于八卦洲的风土人情和其成长记忆。

他用小说将八卦洲留在四面环水的时代

《金链汉子之歌》是曹寇的最新中篇小说集,其创作源泉来自于国内互联网网民对于“金链汉子”这一文化形象的集体狂欢。其中收录的《水城兄弟》是国内难得一见的“新新闻主义”式作品,为了写作这个作品,曹寇深入现场,将轰动一时的代氏兄弟千里追凶的故事以小说的形式展现给读者。该事件后来也被改编成电影《人山人海》、《追凶者也》等。

小说里的八卦洲和南京

在曹寇小的时候,八卦洲那里还是四面环水,交通闭塞,但就是这样半乡半城的生活经历,成就了曹寇的小说标志。在其笔下常常出现:虫鸣、蛙叫,以及流泻于田间的月光,更有年轻人陷入青春的苦闷和中老年人已然逝去的时光感。把南京的场景写进小说,再理所当然不过。不过,在其小说中,却很少明确地写到南京的具体地名。“比如八卦洲,至今与我有千丝万缕的关系,但我很少在小说中使用它的名字。”取而代之的,往往是“鸭镇”或“塘村”。

以下是曹寇小说里描写到的南京:

旱季裸露,汛期沉没,所以,亿万年来并无常住人口。有人住也仅仅是百八十年的事。就满打满算有一百年吧。一百年前,频繁的灾荒迫使不少人背井离乡,寻找所谓的逃荒之地。他们从上游顺江而下,然后眼前一亮,看到了葫芦乡这片无主之地。烧荒种田,结庐起屋,人烟开始缭绕。——摘自《金链汉子之歌》

他用小说将八卦洲留在四面环水的时代

少年王勇半夜就被父母叫了起来,吃一碗他妈妈放了两个鸡蛋的蛋炒饭,他就跨上书包架上左右各悬挂一个大筐的自行车赶往码头。因为筐内是刚刚泼洒了水的蔬菜(基于打秤的考虑),少年王勇刚上车的时候,车身总是像打摆子一样剧烈摇晃一会儿,及至向前行驶了几十米,这才趋于平稳,然后在倚门而望的老母的目送下消失于黑暗之中。——摘自《金链汉子之歌》

在塘村,以至整个鸭镇,吃肉上菜场买,已然成了风俗。大伯养猪,无非是给人添个笑话。直到菜场肉越来越臊越来越臭越来越难吃后,大家才开始想念养猪的岁月。如此一来,塘村张克喜年底杀猪便成了难得一见的乡村美景。当其时,人们纷纷丢下手中活计,在来自塘村九队的猪的哀嚎声中一路狂奔,上气不接下气地赶来瞻仰。上年纪的忆及当年泪眼婆娑,姑娘们则惊叫捂眼身姿动人,孩子们最埋怨父母,他们被张克喜孙子所独有的猪尿泡气球彻底征服。——摘自《塘村概略》

记得那年学校组织去鼓楼公园春游,我们排着队进入大厅,去看四壁上的书画。鼓楼公园很小很小,看那些书画是惟一的游览项目。事后,许多同学都表示对这次春游极其不满意,但那是我终生最怀念的日子。因为,排队进入大厅的整个过程,我都站在李莉的身后,她当时扎了个马尾辫,脑袋左右晃动,辫子就扫到了我的脸。可以发誓,我到现在都能记得她头发的清香,只是嗅觉无法用语言表现,无法让你们闻到那股清香。(《鼓楼公园》)

公园里在一些景点的交叉路口,总少不了一些商点,出售五香蛋、年糕、蒸玉米棒和所谓的台湾烤肠。这些食物在只有草木气味的公园散发着奇异的香味,诱人垂涎。

坐着那种踩踏轮没有他们想象的累,二人分别使劲,双方的速度保持一致,船很快就离岸向湖心而去。尚未到湖心的时候,李唐发现,宽广无边(夸张)的湖上,只有他们这一条船,因此,他不由地掉回脑袋看岸上,岸上树木葱郁,花团锦簇,人来人往,显得十分热闹,而他们的面前,徒有浩淼的湖面。(《新死》玄武湖)

南京西边有一段城墙依山势而建,在青砖之间,裸露出一块又黄又黑的岩石,接近椭圆,远看起来确实有如一张人脸。不仅,那些又黄又黑的岩石因为本身的色差,依稀有点五官的模样,这跟我们站在地球上仰望月球依稀可以看到裙带飘飘的嫦娥因为孤单就着裙带把自己吊死在桂花树上是一个道理。总之,那块裸露出来的岩石(并非城墙),真的像人脸(而非“鬼脸”)。(《鬼脸城》)

村子依塘而建,树木高大,巨大的喜鹊窝在树叶落尽的树杈间喜鹊窝着。道路和塘之间是坡地,坡地上是葱郁的竹林,竹林间的小道逶迤而下,直至塘岸,偶尔水光一闪,有如刀光剑影。(《到塘村所能干的丑事》八卦洲)

夜晚的田间小径并不黑暗,相反,却显得明亮而温润,如一跟松懈的裤带逶迤于黑暗的原野。秋夜的特殊气味和田野里昆虫的鸣叫混合一处,让人觉得气味是金属的光泽,叫声有阳光的余温。(《小镇夜景》八卦洲)

他用小说将八卦洲留在四面环水的时代

紫金山记者 王峰

欢迎关注

订阅2018《青春》 关注青春公众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