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的战斗

一个人的战斗

【绝句】(783)

作者:李长风

2017.11.1.

一个人的战斗

——致风解铃文化传播公司农业项目实践组成员

一切发生的都是唯一的、都是对的、都是最好的。

去年这个时候,我还只是一个伟大诗人,在忙着出版《桃花飘零后》,今年的此时,我仍然忙着《桃之夭夭》的出版工作,校对诗稿,约序约跋。

但是我又多了一个身份,农民。

于是我在高傲点评世界的同时又在谦卑地推销着自己用有机方式种植的风解铃·绿标银米。

古代中国,挨着最近的两件事就是耕读。

我仿佛回到了古代,一边写诗,一边种地。

一边以伟大诗人的高傲,批判杜甫炮轰李商隐,质疑王国维,点评李叔同。

一边又心系每一日的太阳,每一株禾苗,祈祷着风调雨顺。

感谢机缘,让我在2016年的最后几天,看到导师拜肯生物和大也投资。

于是在2017年的春天,伟大诗人李长风宣布,自己要种有机大米。

农村有句话说:洗脸盆里扎猛子,不知深浅。

我是挽起裤脚过沧海,超级的不知深浅。

如果我的老父亲还活着,他一定又会很生气,因为我就没干过几件着调的事。

因为写诗有人与我绝交。因为拿起毛笔写字,又有人与我绝交。

因为组建羊汤群,与我绝交的人更如密雨稠风,难以尽数。

当听说我要种大米的时候,有人得出第一个结论:说我有病。

当听说我的大米要卖三十块钱一斤的时候,他们得出第二个结论:第一个结论是对的,真有病。

我是一个一边打嘴仗,一边低头做事的人。

于是我以:

先知先觉先得先尝,

后知后觉后得后尝,

不知不觉不得不尝。

为口号,招募组建了一个农业示范组,学习种植有机大米。

于是局面有了一点点改观,原来是我一个人翻跟头,更多的人抱臂侧目翘嘴角,变成了我一个人翻跟头,一小群人为我喝彩。

就这样,我开始了春种。

后来还组织了饱受嘲讽与质疑的“夏赏”。

我曾说过,会用行动回答质疑,用微笑面对嘲讽。

其实我懂那些嘲讽与质疑的人,他们是看不惯我这个人,更看不惯我做的事,尤其受不了的是我做事的风格。

由各种看不惯累计起来,他们更愿意看到我的失败。

其实我想告诉他们,如果只从看我种几亩地的失败而获得快感,那么你们的追求太低了。

这里我可以坦然地告诉大家,比几亩地更失败的事,我多的很。

失败有的是,成功几乎没有。

我写过一篇文章《朋友》,其实我的人生,就仿佛我的那个朋友,那只瘸腿的藏獒。

我所有的经历,就是那条狗链子。

拴住那只藏獒的是连接起来的一个一个铁环。

而拴住我的那条链子,是一个失败连着另一个失败。

如果你喜欢从看我的失败来获得快感,那么文传公司可以友情提示:

好戏在后头,且不急拍手,还有更大的失败酝酿。

我曾说荆轲顶多算半个英雄,因为他心里还怀着刺杀成功的念头,他也是个情感懦夫,还在吟唱易水寒与不回还。

伟大诗人李长风认为:真英雄要义无反顾地去做注定要失败的事。而且敢于与任何人的一转身就是一百年。

所有所有的身份都不配拥有高傲,唯独“伟大诗人”这个身份。

如果一个人自称自己是诗人,却还卑躬屈膝点头哈腰摇头摆尾,你还有阅读他作品的欲望么?

这种高傲,我认为在当代胡马有,柳忠秧有,当然李长风也有。

还是回到农业实践,通过冬季品尝,反馈的信息都是风解铃大米非常好,相信所有的反馈信息里也有假话,那就不是我的错了,是说假话的人的错。为什么不好吃偏说好吃?

灵魂必须借助肉身的体验才有进步的可能。

好米也是有灵魂的,好米的灵魂是种植者赋予的。

田里收获大米的同时,我心里也收获了更多。

所以现在可以微笑着告诉大家,明年我会种出更好的大米。

好人生是互不相欠,

好事业是一直向前。

好实践是有始有终。

今年的实践到此结束,大米会陆续分到实践者手里,感谢关注感谢支持。

每位实践组成员都会有物超所值的收获。

文传公司机关只会承担更多成本,不会外溢任何一点负担。

欣赏大家敢于实践的精神,文传公司不传递实践的风险。

一个人的战斗

本季实践,到此结束。

下期如何,且待分节。

至此,我们是第一个在黑龙江认真滴教科书式的实践拜肯理念,我们还是第一个把靠山大米卖到三十元一斤。

一个人的战斗

长风诗:

风兮一起众禾低,

八万浮尘空质疑。

匣剑如龙渊底卧,

不逢云雨不高飞。

一个人的战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