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静的顿河》出版过程竟如此曲折

“《静静的顿河》是肖洛霍夫的处女作,也是他的成名作,它的出版颇费周折,全仗绥拉菲莫维奇的支持,才得以出版,前两部出版后,给他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声誉的同时,第三部却迟迟出版不了,一直连载它的《十月》杂志也给他退了稿,原因就是第三部写了哥萨克的暴动,并且立场是完全站在哥萨克的一边,苏维埃红军成了负面,这个写法谁也不敢肯定,就连斯大林的挚友高尔基也感觉不妥当,所以情急之下高尔基直接把第三部的手稿推荐给了斯大林。

…… ……

一个月,整整一个月后的这一天,斯大林和肖洛霍夫应约来到了高尔基家,决定《静静的顿河》第三部命运的时刻到了。

在高尔基家,现场就像是一个法庭,斯大林就是不怒自威的法官,而被告就是肖洛霍夫,高尔基夫妇竭尽全力为肖洛霍夫周旋。简短的开场过后,肖洛霍夫拿出来了120万字的顿河哥萨克暴动及起因的史料,无论斯大林是多么的能读书(保证一天10万字),这120万字无论如何短时长內是无法读完的,而他今天只有3个小时… …现场气氛相当严峻,在这压抑中,肖洛霍夫想了很多… …

是啊,他有太多的委屈,第一二部出版后,社会上有很多谣传,一种说法是他就是白匪;一种说法是有一个地主婆为他代笔,而事实是,《静静的顿河》的每一个字都是肖洛霍夫亲笔写的!是啊,几乎每一个月,甚至每一个星期天,都有几个穷苦老太婆来找他,向他打听葛利高里的下落,她们都把葛利高里当成了自己的儿子,她们都迫切地想知道葛利高里在就要刊登的几章里的情况,同时,她们又都给肖洛霍夫提供了鲜和,丰富的素材。

第三部的手稿目前为止只有10个人看过,其中有七个是《十月》杂志的编委,包括他的文学教父绥拉菲莫维奇,另外三个是政界的要人,而竟然是十分之十的否定了,委屈,难过,他心急如焚,为了第三部能出版,为了那些急切地期盼着的穷苦老太婆,他 爆发了,他忘了斯大林是最高统帅,他毕竟才25岁,几年的压抑,不理解,党内一些高层人物的冷嘲热讽,他早已经承受不了了,像一头狮子,他完全爆发了。

高尔基夫妇都膛目结舌,惊呆了,约好的暗号(开合茶杯盖)也忘了,不对,是茶杯盖直接摔在了地上。

而斯大林却双目圆睁,没有反应,他的思绪此时完全在《静静的顿河》里 … …

我们光荣的土地不是用犁来翻耕,

我们的土地用马蹄来播种,

光荣的土地上种的是哥萨克的头颅,

静静的顿河到处装点着年轻的寡妇,

… …

奧咦,静静的顿河,我们的父亲!

良久,斯大林才回过神来,他喃喃道:“肖洛霍夫,肖洛霍夫,多么迷人的小伙子,好吧,我们出版第三部”!

是啊,葛利高里,葛利高里麦列霍夫,多么迷人的小伙子啊! 是人的魅力战胜了一切!

你可以不读书,但是你不可以不读《静静的顿河》!”

上面这篇文字好多人不懂,几乎都认为不是我自己写的,原因是我怎么知道的,其实文学作品(当然,我这个算不上)都是虚构的,不过这一次真的是列外,稍微有一点俄罗斯文学常识的人都知道,斯大林时期有多少作家被拘役,甚至流放,而《静静的顿河》却偏偏得到了斯大林的青睐,作品本身好只是一个方面,肖洛霍夫得到了高尔基的帮助,并引导他和斯大林见面起了决定性的作用才是主要的。至于这个见面的过程,上世纪80年代初期有一篇小说《人的魅力》,作者是高尔品还是高尔泰,就是说的这个故事,当时也是诧异于作者怎么写的那么真实,就像是一篇报告文学一样,所以印象特别深刻。现在不过是在我自己脑子里从新过滤了一遍。

《静静的顿河》我曾经有三个版本,漓江出版社的诺贝尔文学奖获奖作品丛书平装本我送人了,那可是力冈翻译的!现在人都推崇的译本。

《静静的顿河》出版过程竟如此曲折

《静静的顿河》出版过程竟如此曲折

《静静的顿河》出版过程竟如此曲折

《静静的顿河》出版过程竟如此曲折

《静静的顿河》出版过程竟如此曲折

《静静的顿河》出版过程竟如此曲折

《静静的顿河》出版过程竟如此曲折

文:沂蒙山人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