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云翔:纳古融今 匠心独运

施云翔:纳古融今 匠心独运

施云翔

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美术理论研究与书画创作高研班导师,大风堂画学研究会会长,中国徐悲鸿画院副院长,香港东方艺术中心南方联络部主任。原四川峨眉画院副院长、广州书画专修学院教授,曾先后进修于中国艺术研究院、清华大学美术学院、中央美术学院。

由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发行“当代中国名家工作室教学系列丛书施云翔山水技法讲座云水篇、山石篇、树木篇”福建美术出版社发行“当代中国画名家工作室教学系列丛书·施云翔山水画技法讲座临摹篇·写生篇·创作篇”先后编着的“中国画学谱·云雾山水卷”、“山水画导学范本”、“山水技法丛书”。其编写的“山水技法讲座”分期连载于中国书画报。其论文“论中国画的意象道学观”、“中国画的立意与美学思想”两篇被收入国家文化部中国艺术研究院艺术评论杂志“文艺年志”。部份学术文章多有发表于国内各类艺术刊物及报刊上。

施云翔教授从中国画的文化立场出发,以“推进笔墨艺术”为己任,强调中国画应恪守“笔墨当随时代”的原则,追求雄浑、苍茫、磅礴大气和厚重、力健的境界,推崇具有正大气象的艺术表现形式。提倡独立思考,探索创新。追求“厚、重、沉、稳”的人格精神和笔墨质量合二为一的艺术风格。

施云翔:纳古融今 匠心独运

《高岭壁立映金辉》

云横天地·气吞山河

–施云翔先生作画观感

高宁/文

能亲临目睹,观施云翔先生作画,皆为乐幸之事,感其法无定法,胸中自有雄兵百万,谈笑间,话落墨出砚,笔走龙蛇,气韵河山,倾刻,云海怒涛波涌,奇峰峻岩兀突,皆跃跃而然……真个是:“笔走龙蛇墨浪翻,似梦非雨亦非烟,诚问游心今何在,却在方寸素纸间”。云翔先生耕笔濡墨数十年,博览群书,云游四海,师造化、融汇大自然,若问其诸法?“天地无极,大象无形;以禅心入画,行宇宙大观。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自受益匪浅”,云翔先生如是说。

听云翔先生讲法,又岂在尺幅之上,精髓之处在于如何做人,如何悟道,如何开拓画艺。禅心觉悟,虚怀若谷,此画外功夫,非等闲人了得。

施云翔:纳古融今 匠心独运

《青衣江上》

观云翔先生作画,幅幅绝妙的构图,体现了独具的匠心,仿佛是信手拈来,点木成林,触地成春,真令人叹为观止。观先生作画,灵魂常常随之悸动,尔后恍觉荡气回肠,心神振奋,神思飞扬……此刻皆有蠢蠢欲试之念,然而那般的轻松生动,如诗如歌的泼放手法岂能随手拣来?我常常低首三叹,想来朗朗宇宙,荡荡乾坤,诸多末解之迷,又有如此化境的巧手织成的锦绣图画。其中奥妙何在?试看当今画坛;风起云涌,丹青高手云集,然能一枝独秀,竞开奇葩异卉者,最难之处,便是自成一家。

当然,云翔先生法度如何,且见仁见智,无需我做过多理论。既为学艺,且只管多读书,多学习,多画画,多谈绘画心得。有体会时本人也聊以代众友同道,不揣冒昧,将先生绝技皮表一番,此乃自家言语,非学术论文,云翔先生功夫了得否?自有高人来评!昔人云:“学画须有学画之天赋,若有天赋者,勤于学,则成功较易。若无天赋之灵性,虽有学历,则成功亦难。然若绝无赋,性不相近,虽学终身,终不得要领,事必毫无成就,亦无成功之希望”。

施云翔:纳古融今 匠心独运

《锡崖沟》

然则鄙夫俗子,终日营生于尘世之务者,虽读书识字,无益俗肠,行遍千里,难医俗目。故习画者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不解画理之气韵,强求而不能。殊不知,气韵乃绘画至高之境,唯取勤学者之天赋,积多年修养,经苦心之研究,而始能自然流露。

天生我才必有用,身怀绝技之智者,必定胸藏丘壑,内涵诚实,心地宽广之,既造化在手,妙合自然者。有道是: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

施云翔:纳古融今 匠心独运

《清溪流韵》

我以为,云翔先生作画笔墨酣畅,手法新颖,色彩斑谰。让人耳目一新,在艺术的道路上,他独劈蹊径,纳古融今,中西合璧,匠心独运。一代新风,虽有争议,但闻风而起,追随者胜却无数……观其泼墨泼彩,大气豪放,继大千先生风范而独道,其发扬光大而不拘泥,似是而非,蕴涵自家独特语言;其色墨交融,光影流离,又集无极先生之胸襟,熔中西一炉,取印象派意象世界之真谛。也许,云翔先生如今的画风并没有前文人画的儒雅和后现代派的怪异。但他的风貌的确深受融汇东西文化并有著开创性的前辈大师们的强烈影响。

应该说,施云翔先生在继承和发扬先师们的开创精神中正在艰难地探索着一条自己的路。

观云翔先生作画,开笔纵横捭阖,不拘成法,真乃“烟飞笔底,墨涌寒涛”之势;弄险作奇,以险求稳,以奇求胜,上呼下应,开合相生,大视野、大境界、大格局、大开大合乃大家大手笔!落墨行笔,胸有成竹,笔走龙蛇,疾风劲舞,但见所到之处层峦叠嶂,云涛波涌……多娇江山尽收笔底,一幅人间奇景便跃然纸上。

施云翔:纳古融今 匠心独运

《青城谷雨亭》

在作画的过程中,云翔先生尤为注重整体气势,强调黑白关系的对立,并对留白留空和对墨色的水份把握得恰得好处。行笔准确到期位,落墨果断不拘泥,皴、擦、泼、点,以及轻、重、缓、急的节奏感汇同色墨的并用,一气呵成,磅礴之势气贯云天……接下来是精心提炼,细心收拾;有时他用色夸张大胆,纯青纯绿,大红大紫,浓墨重彩,浑然一片,真让人惊心触目!在零乱似无序的演变中,经其巧手一拨,便奇迹般地各就各位,妙趣天然。

施云翔:纳古融今 匠心独运

《溪山雨过听松风》

再看这万仞之巅,似幻非幻,中有奇石怪树,在黑如漆透如碧的石青石绿和金红中忽隐忽现,那黑压压一片山莽又蓦地冲出云光,在如火的娇阳下变得扑朔迷离,浓墨重彩魔幻般的淡化在光波流云之中……

施云翔:纳古融今 匠心独运

《曲径通幽》

强烈的视觉冲击力,使云翔先生的作品独放异彩,再看那处在艳阳普照的群山峻岭,高入云天的雄峰显尽了阳刚之气,让人联想到李白的词篇:蜀道难,难于上青天……难怪有人说,论山水的蹊径画不如,论精妙的山水不如画,云翔先生的绝技,非一日之功,特别是对“光’’的处理和对“光’’的运用。云翔先生能将传统的中国画与西方绘画这两种截然不同的文化背景所产生的视觉审美和谐地结合在一起,可见,他在对东西方两种文化的理解上,做出了最精彩的尝试。

施云翔:纳古融今 匠心独运

《青城山五龙沟》

在二十世纪的绘画领域中,云翔先生找到了新的定位。东方的含蓄与西方抒情,也许,这就是现实主义的浪漫促使了一位中国现代水墨画家的思考。

当然,你可以用挑剔的眼光来审视一切,但云翔先生的画的确很美,那是一种让人惊讶且难以抗拒的美;有一种难以抵挡的魅力。

图文:川味中国

放逐心灵,期待美好;有茶,有旅,你我的茶旅世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