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个月前 (12-08)  出版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三娘子也笑着说道:“这一定是一场盛会。”

徐渭几人的笑容都很灿烂,只不过心里是什么样的就不得而知了,尤其是三娘子的心里。

不过皇帝要在京城召见蒙古各部族的台吉这事不会因为个人的想法就会有什么改变,草原、辽东各个地方都在为这件事做准备,京城也一样。

虽然这是一件大事,准备起来也很劳累,但是朝廷上下都非常欣喜。即便是有人心里不高兴,明面上也要表现得很高兴。

毕竟这是多少年都没有的事了?大明朝廷已经多少年没有这样权威了?

这是大明中兴!

一时之间,“中兴之主”的帽子已经扣到了朱翊钧的头上,而且还戴得很高很高。

不光是外面在鼓吹,朝堂上也有人在鼓吹“中兴之主”,各种各样的题本全都一拥而入送进了宫里。有很多人就专门为了拍皇帝的马屁写了一份题本。

这种题本朱翊钧看都懒得看,不过没有这种题本也不行,就很难做。

陈矩从外面走了进来,手里捧着东西,来到朱翊钧的面前恭恭敬敬的说道:“陛下,这是辽东刚刚送来的密奏。”

闻言,朱翊钧说道:“拿来看看。”

最近这段时间,朝堂上可没有什么大事。辽东这个时候来密奏,应该不是什么小事。

看了一眼密奏,朱翊钧的脸色就严肃了起来。

这份密奏是王锡爵上的,里面提到了两件事。

第一件事就是董狐狸被抓住了。老家伙被女真人从山林里拎出来了,跟他一起跑的那些蒙古人也大部分被剿灭了,只有少部分人成为了俘虏。这些蒙古人很快会被送到京城。

董狐狸和辛爱黄台吉的待遇就不一样了,他是辽东那边准备献俘的,还包括一些跟着他一起干的部落首领。这些蒙古人到了京城之后会被砍头,这叫做杀鸡儆猴,做给蒙古其他的部族首领看的。

这份密奏上,王锡爵的激动之情溢于言表。显然在这件事上,他心里也有些忐忑。这个董狐狸如果抓不到的话,这次的事就不完整。现在人抓到了,那一切都顺理成章了。

朱翊钧的脸上也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果然,这件事到这个时候就变得有意思了起来。

除此之外,还有一件事比较有意思。那些靠近大明的女真人听说了朝廷要举办这样的盛会,也向辽东的王锡爵请求来参加。

一来参见大明皇帝,长长见识;二来也是为了过来拍马屁,免得朝廷对付他们;三来也是希望辽东能跟他们互市。

现在大明兵强马壮、经济繁盛,谁都想过来沾沾光,这也不是什么让人意外的事。

朱翊钧想了想,就同意了这件事。

女真人在辽东是绕不过去的一个坎,你不把他们收服了肯定不行。朱翊钧也没太把女真人放在心上,在原本的历史上他们能起来是因为大明太烂了。

即便是如此,大明也是在内部把自己作死的。辽东战败,看看那些指挥和他们那帮文官搞出来的战略就知道了,那简直就是在送菜。

甚至朱翊钧都怀疑辽东是故意搞战败的。如果不是故意的话,他们根本就做不出那样的决定。

那都已经不能用蠢来形容了,给人的感觉就是正常人根本就不会做出那样的决定,可是他们恰恰就做出来了,让人不知道说什么好。

朱翊钧在密奏上批注了一番之后就递给了一边的陈矩,随后说道:“把这份密奏送到内阁去吧,让他们照此办理。”

“是,陛下。”陈矩答应了一声,接过密奏恭敬地退了出去。

朱翊钧站起身子,转头看了一眼张诚,沉声说道:“这一次的事,你们东厂要用一点心。京城来的人比较多,不要闹出什么乱子来。”

“陛下放心,奴婢晓得。”张诚连忙躬身。

掌管了东厂这么多年,张诚早就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小太监了。这一次不光他们要用心,其他的衙门也全都要用心。

这是皇帝登基以来最大的一次事了,这次搞成功之后,皇帝应该就会亲政,那是绝对不能丢人的。如果真的丢人的话,他们这些人的命就不用要了。

朱翊钧点了点头,希望一切顺利。

不过所有的事都由张居正来安排,应该不会出太大的问题。

这个时候,外面的人来通报,“陛下,张阁老来了。”

这让朱翊钧有些差异,这还真是想谁谁来。

时间不长,张居正就从外面走了进来。

他径直来到朱翊钧的面前,笑着行礼道:“参见陛下。”

朱翊钧连忙说道:“先生快坐。”

等到张居正坐下,朱翊钧一脸关切的问道:“先生这是怎么了?看着特别劳累。是不是下面的人不知道为先生分忧?还是有人给先生捣乱?”

“先生不要管他们是谁,朕一律严惩不贷!”

“没有,没有。”张居正连忙笑了说道:“只不过是朝廷难得遇到这么大的喜事,臣就想多操心一些,这些日子有些忙碌了。陛下不必担心,臣的身子还是很好的。”

朱翊钧依旧有些担心的说道:“先生不要说这样的话,还是要好好的休息,什么都没有先生的身体重要。”

听了这话,张居正脸上的笑容更灿烂了。

他对自己这个皇帝学生可以说是非常非常满意,无论是心志、计谋,还是胸襟、胆识,全都非常非常符合他的预期,甚至是超出了他的预期。

最关键的是皇帝学生对自己这个当老师的这份信任和尊重是非常难得的一件事。

自古以来君臣关系都是非常非常难以相处的,尤其是少年皇帝和辅政大臣这两者之间的关系实在是很难拿捏。

“臣今日来,是有一件事要和陛下商量。”张居正笑着说道。

闻言,朱翊钧顿时面容严肃的坐直了身体,“先生请说。”

“朝鲜来了国书,”张居正笑着说道:“他们也听说了这次的盛会,也希望能

bgmbgmbgm老太太毛多多 丰满白嫩大屁股ass

来参加。朝鲜王说要派出他的儿子来。”

朱翊钧有些迟疑,还有些发愣,有些不明所以的问道:“朝鲜人是怎么知道的?这消息传得也实在是太快了吧?”

“辽东那边打那么大的仗,他们怎么可能不关心?”张居正捋着胡子笑着说道:“从开始打到现在,他们一直有人在辽东。”

“辽东的消息被他们汇报给朝鲜王之后,朝鲜王就动了心思,随后便快马加鞭把这份国书送来了。看样子他们的心很诚,非常想要来,臣想和陛下商量一下。”

“想来就来吧。”朱翊钧想了想说道:“朝鲜现在和大明的关系基本没有什么好说的,已经藩属到了骨子里了。甚至有很多臣子想要推动朝鲜加入大明,咱们就并入进去吧。

这种事在历史上也不是一次了,其中就有朝鲜人非常推崇的一个人叫做李舜臣,他就很希望自己成为一个大明的百姓,希望朝鲜加入大明,这关系甚至比爸爸和儿子的关系都要好。

现在爸爸这边有这么大的事、这样的盛会,儿子怎么能不参加呢?

儿子是一定要去的,于是就有了这份国书。

“臣说的不是这件事。”张居正在旁边笑着说道。

朝鲜人要来,其实没有什么好说的,只要大明同意就行了。大明不可能不同意他们来,这是大明最听话的一个崽了。

朱翊钧点了点头,也不意外。

如果张居正只是说朝鲜的事的话,就不用亲自来一趟了。

朱翊钧静静地看着张居正,等着他继续往下说。

“臣觉得既然周围的藩属有心思过来,那是不是把日子改一改、让消息往外传一传,让有心的人可以一起来?”张居正眯着眼睛说道:“臣觉得会很好。”

朱翊钧有些无奈的看着张居正。

自己以前怎么没发现自己这个先生如此好大喜功?

你这是要搞一场万国来朝啊!

学盛唐吗?

想了想,朱翊钧没有同意这个想法。

虽然这个想法很诱人,可是在朱翊钧看来这根本就不行。大明在这上面没有办法和盛唐相比较,因为在盛唐的时候,他们已经吊打全世界了,所以才举行那么大的盛会,唐太宗李世民才被尊为天可汗。

自己现在差得远,根本就没有吊打全世界。西边、南边都还没有打,这怎么能行呢?

万国来朝,必须要吞吐天下的气势。

大明现在根本就没有吞吐天下的气势,不过是把辽东和西北摆平了而已。

距离吞吐天下还差得远了,实力不足。

等到自己什么时候能吊打周围一切的时候,自己才会举办这样万国来朝的盛会。

朱翊钧摆了摆手说道:“这次就算了吧,这一次主要还是解决蒙古诸部的事。”

闻言,张居正眼中的期待瞬间湮灭,闪过了明显的失落。

朱翊钧很敏锐的捕捉到了这一闪而逝的失落,心里面瞬间就有了一些明悟。

刚刚自己有些不太明白,但是现在明白了。

朱翊钧的神情顿时变得有些复杂。

喜欢回到明朝做仁君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出版社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xwcbs.com/chuban/14047.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