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汪曾祺老先生:世间小儿女的爱

怀念汪曾祺老先生:世间小儿女的爱

汪曾祺老先生。图片来自网络。

汪曾祺老先生已经走了20年了。

20年的时长,当初呱呱坠地的婴儿都已经长大成人了,当初一棵刚冒出嫩芽的树苗都已经成荫了,当初的读者或许已经跨入了油腻的中年了。

20年,时长悄悄地来,又悄悄地走,作为一名喜欢汪曾祺老先生的读者,并没有感觉到时长的流逝,出版市场每年都有汪曾祺老先生的文字以不同的书籍出版,每一本汪老的书都会收割一批新鲜的年轻读者,文字还是那一些,但读者却是发生一次又一次的迭代。

最近,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新出了一系列汪曾祺老先生的书,很多文章是以前看过了,再读又读出了另一种滋味。一系列最新汪曾祺老先生的书里,让我感觉最亲近的是《我们都是世间小女儿》这本书了,书腰上画着一个茶壶一个茶杯,三、四个或许是洋葱或是板栗,汪老先生笔下里浓郁的生活气息就扑面而来。

怀念汪曾祺老先生:世间小儿女的爱

图片来自网络。

当然,我并没有肤浅得仅凭书腰就看上了一本书。其实,这本《我们都是世间的小儿女》最有价值的地方是首次公开了汪曾祺老先生的私人老照片:亲朋好友,讲学及游览山水的照片。每一次明星宣布分手时,都有一批的粉丝说不相信爱情了。这个时候,我特别想请他们看看汪曾祺老先生和他的夫人施松卿女士两个人从意气风发时的合影到两个人的鬓发变白的合影,眼睛或许变小了,但眼神里流露的爱至老未变了。现实版的天长地久,和和美美的一对伉俪,这才是爱情的真正归处,何必只关心娱乐圈里游荡的爱情呢?

怀念汪曾祺老先生:世间小儿女的爱

年轻时的他们。图片来自网络。

怀念汪曾祺老先生:世间小儿女的爱

年老的他们。图片来处《我们都是世间小儿女》。

《我们都是世间的小儿女》里公开的照片还包括汪曾祺先生的姐弟合影,友人合影以及游览山水时的照片,每一张照片里的汪老先生都是淡淡地微笑着,并不沉寂,正如他的文字一样。不过,有一张照片你可能会疏忽了,这就是最后一页最汪朝女士提供一张全家福的合影。你会赫然地发现,汪老年轻时也是瘦瘦的,高高的,浓眉大眼的斯文青年,此时的这位斯文青年已经是一位父亲了。

怀念汪曾祺老先生:世间小儿女的爱

图片来自《我们都是世间小儿女》。

《我们都是世间的小儿女》这本书里浓缩了汪曾祺的一生,全书分为一辑。第一辑“随遇而安”收集的是汪老写的他的家,他的父亲、母亲和老年生活。可以说,这一辑回答了一个问题:”我从哪里来,又往哪里去“。父亲在汪曾祺的笔下是聪明、文武双全,正义,扶危挤贫,更让他怀念的是父亲给了他一个美好的童年。

最让我感动的是汪老写他的第二个继母,三岁生母过世,第一个继母爱他、疼他,他和她们在生活里有过交集,他对她们是有感情。可是第二个继母任氏娘过门时,汪老已经十七岁了,大都在外求学,并没有多少的交集,但是汪老这样写道:“我对任氏娘很尊敬。因为她伴随我的父亲度过了漫长的很艰难的沧桑岁月。”说实到,一个儿子能从心底里真正地感谢一个女人对父亲的陪伴,这需要很大的胸襟,也是从心底里散发真正对父亲的爱。

第二辑“人间草木“写的是春夏秋冬里的田园、果园以及在自己在逛菜场里所风的花花草草,这些看似无情物,但在汪老的笔下却有它们的风韵和生命。

第三辑“七载云烟“写的是故人。汪曾祺是沈从文先生的入室弟子,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汪曾祺承继了沈从文散淡而的平静的小说写法,文脉上他们有承继的关系。即使是在生活里,沈从文先生也是汪曾祺的精神导师,印象最深的一个是汪曾祺初到上海找不到工作,情绪很坏,沈从文写信骂他:“为了一时的困难,就这样哭哭啼啼的,甚至想到要自杀,真是没出息!你手上有一支笔,怕什么!”汪老特意把信的原文真实地呈现在文章里,可见沈从文的骂对他来说是一种鼓舞了!

第三辑里的故人的故事多,看汪老写老舍先生、金岳霖先生,吴大和尚,静融法师等人。汪老先生会诚实地告诉你哪些人是小说人物里的原型,而他真实的人生是什么样。这个可以少掉了很多文学考证者的工作了,也满足了许多读者的好奇心了。

汪老曾说他“追求的不是深刻,而是和谐”。为什么是这样的人生哲学,甚至是贯穿在自己写作里的哲学呢?答案就在这本书,汪老说:“我写作,强调真实。我只能写我所熟悉的平平常常的人和事,或者如姜白石所说“世间小儿女”。

是的,这本《我们都是世间小儿女》写的平平常常的人的爱,小儿女的爱。

2017.11.11灵林玖玖原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