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江堰书讯丨《川西手艺人》正式出版

《岁月都江堰》编辑部

2016年,纪录片《我在故宫修文物》大火,将大众视角带回到那些信奉“择一事,终一生”的传统匠人身上。社会人心浮躁,宫墙内外的诱惑与挣扎,内心的冲突与坚守,是故宫匠人们最动人之处。

正如纪录片导演所说:“现代中国需要工匠精神。那些耐下心来,不急不躁不赶地去做一件事,这样的气质现在太稀缺了。”

其实在民间,也有很多匠人,他们凭一技之长在城乡间游走,赚取生活费,身怀绝技或有些夸大,却实实在在对得起“手艺人”的称号。他们的故事形形色色,有滋有味,其间的酸甜苦辣,没有经历过的人很难体会。他们是一群生活在社会底层的人,也演绎出一幕幕人间的悲喜剧。

都江堰文史作家何民新书《川西手艺人》,讲述的就是川西手艺人的故事,日前已由华中科技大学出版社正式出版。

这是 一部中国民间手艺人的传奇缩影。所谓手艺人,就是在各行各业有一技之长的能人。解放前和解放初期,在四川西部的农村和乡镇就活跃着一批这样的能人,人们称之为匠人,如木匠、石匠、泥水匠、铁匠、篾匠、打更匠,或游走于乡间,或设摊于街道,是社会的最底层。他们以一技之长赚取生活,演出了一幕幕的人间悲喜剧。

都江堰书讯丨《川西手艺人》正式出版

作者以人物为载体,通过人物和故事将川西的民情风俗展现给读者。在城市化步伐加快的今天,书中的文字领着读者重新去体味那些离我们渐行渐远的乡土人情、民风民俗,追忆那些回不去的岁月与乡愁。

本书由民俗画家张法插图,全书40篇,每一篇文章都附有一幅插图,更是直观地将那些旧时风俗呈现在读者面前。文图配合,相得益彰,使本书不仅有较强的可读性,更具有一定的收藏价值。

《川西手艺人》为常规出版,开本:大32开,纸张:100克胶版纸,平装,胶订, 2017年10月第一版第一次印刷,定价:48元,ISBN编号: 9787568034043

欣赏:川西手艺人》故事选

都江堰书讯丨《川西手艺人》正式出版

旧时的收荒匠在乡村走村串巷,一边走一边唱:“收鸡毛鹅毛鸭毛,收猪骨头牛骨头羊骨头。有破铜烂铁卖的没?”一根扁担,两个箩筐,几个破麻袋,腰间别杆秤,这就是收荒匠的全部行头。

收荒匠可以说是众多匠人行列中地位最低的,可这个职业却又是保留得最久的一个职业。直到今天,我们仍然可以看到那些收荒匠人或骑着自行车,或蹬着三轮车,行走在城乡的小街小巷和居民小区。

本篇故事的主人公马眼镜就是千千万万个收荒匠人中的一个。

马眼镜家原本也是一个粮户人家,马眼镜两个姐姐出嫁了,一个哥哥到水毛沟山里去当上门女婿,家里就剩他和母亲。马眼镜小学毕业时,因为是地主家庭出生,以第一名的成绩落榜,回家务农。

马眼镜从小喜欢看书,常常在煤油灯下一看就是几个小时,把眼睛看坏了,小小年纪就戴上了近视眼镜,落了个“马眼镜”的绰号。由于眼睛不好,种庄稼不行,村里组建民兵连,马眼镜很积极,跑去报名,民兵连长说,你当民兵,枪杆子对准谁?一句话就把马眼镜顶老远。

村里小学有个老师生小孩,一时找不到代课的人,马眼镜的老师就叫他去代几天课,没想到刚去一天,有人就说,让地主娃娃教书,把我们农民子女教成什么了。于是学校就只好将马眼镜退回去了。万般无奈之下,马眼镜选择了一根扁担、两个箩筐的营生,干起了收荒匠。

马眼镜当上了收荒匠,开始还不好意思,那句“收鸡毛鹅毛鸭毛,收猪骨头牛骨头羊骨头”硬是不大喊得出口,好长一段时长了才把这句话喊顺溜。

马眼镜收荒不耍秤,算帐不欺人,一是一,二是二,大家都喜欢他。马眼镜也有一个坏毛病,遇到收到旧书,翻捡中看到有喜欢的书,把担子一撂,找块石头坐下来一看就是半天,常常误了干活。好在马眼镜他娘也是个识字的人,不仅不责备他,还帮马眼镜把他喜欢的书收起来堆放好,晚上没事的时候,马眼镜就在煤油灯下静静地看书。

一晃马眼镜就三十出头了,还没有娶亲。在农村,这绝对是“老光棍”了。开始还有人来说媒,人家一听说家庭出生是地主,又是收荒匠,谁还愿意呢。一而再再而三的不成,后来媒人都不上门了。

就在马眼镜对婚姻已不抱希望的时候,一个女的走进了他的生活,这个女的还不是一般的人,是一个上山下乡插队到马眼镜生产队的女知青。女知青说不上漂亮,倒也五官端正,眉清目秀,戴一副近视眼镜,文质彬彬的样子。

女知青姓邱,同来的知青都叫她“邱眼镜”。女知青爱看书,有天转到马眼镜家的院子,见阶沿上堆满了各种旧书报,就随手捡了几本翻看,又不经意地问了句,有巴尔扎克的小说吗?正好马眼镜手上有一本,就借给了这位女知青。一来二往,女知青在马眼镜这里像发现新大陆一样,两个“眼镜”越谈越投机,女知青邱眼镜慢慢就喜欢上了这个收荒匠马眼镜。

女知青决定和马眼镜结婚,一个女知青和大她十多岁的收荒匠结婚,这在当时绝对是一个爆炸性的新闻。

女知青不顾家里的反对和社会舆论的压力,毅然决然地和收荒匠结婚了。婚后第二年,他们的儿子出生了,日子还算过得平静。

知青返城的高潮来临,打破了马眼镜家的平静,女知青要返城,为了解决儿子的城市户口,唯一的办法就是离婚。办理离婚手续那天,好多人都说,马眼镜这回是鸡飞蛋打一场空。

女知青只说了三个字:我等你。

二十多年过去了,马眼镜一次也没有进城去找过女知青,只是每月一天不差地按时给女知青母子俩寄钱。倒是女知青每年都要到乡下来几次。

2000年,马眼镜所在的村子规划了,马眼镜住了几十年的老房子要拆迁了,一个爆炸性的新闻也随之传开了,他几十年收荒收的古旧图书和字画经专家鉴定值几百万!人们都惊呼,马眼镜这回发了。

还没等大家从羡慕嫉妒中回过神来,又一个爆炸性新闻传来,马眼镜只留了几幅字画和一箱子书作纪念,其中就包括一套巴尔扎克的小说,其余的都捐献给了国家。据说这个决定就是那个女知青做出的。

老房子没有了,马眼镜也老了,他的收荒匠生涯也结束了。如今马眼镜每天都在府南河边上喝茶,如果你哪天在那里碰到一个戴眼镜的老头捧着茶杯在看巴尔扎克的小说,说不定那就是收荒匠马眼镜。

本书作者何民,男,四川省作协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四川都江堰市作协副主席。插图作者张法,职业画家,出版有多部画册。擅长水墨画,题材以民俗画为主。

都江堰书讯丨《川西手艺人》正式出版

《川西手艺人》已开始在京东网、当当网、天猫网陆续上架,欢迎大家 捧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