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肺话》出版之后

写在《肺话》出版之后

没错,我,一个三甲医院小医生。

30天的时长,白天在手术台上度过,晚上回家日更5000-10000字废话,然后,《肺话》,出版了。

当我捧到这本书的时候,感觉这一切像梦一样。一个自己所创造的孩子诞生了,就好像那一天,我的老婆突然和我说,老公你快来看,这是,两道杠诶!

我不会忘记那一个月里,我无数次在咖啡馆里大笑,又无数次流泪,对笔下的人物,你会真的开心,也会真的感同身受;我也不会忘记在陪我妈妈去取环的住院大厅里,我坐在狭窄破旧的楼道里一边等待一边码字,来往的人流不断地踢着我,但思路却从不会间断;我更不会忘记,我和老婆躺在小小小房间里的沙发上,我在这一头,你在那一头,我在写,你在读。这是世界上唯一一个不会刻意恭维我的人,但也是说得每一个字都值得尊重的人。

有人说,我写的是科普,但其实,我写的是故事。你总能找到故事中的你,然后理解故事中你应该做的事情,无论你是患者,是家属,亦或是医生。在疾病的面前,人类共同去面对的事情,就是医学,它不仅是科学,也是我们每个时代理解生命的方式。

作为医生,我们往往太过强势,从来没有想过,假设我们是病人或者家属,我们的立场会不会改变。当不幸降临到我的家庭,当我真正成为家属的时候,我才能真正体会到关心则乱,也真正体会到医生和家属不同的立场。

比如,

“家人得了癌,要不要告诉他/她?”

这是一个选择题,然而在中国,从来不会没有正确的答案,因为根本就没有道理可讲。这道题也许很多家庭都会面对分歧,我们也会。既然没有标准答案,我们就看故事。我会告诉你在实际的过程当中,很多患者和家属实际是相互在善意的隐瞒,也有很多多少患者得知了真相之后,会抑郁,但最终会与这个善意的世界和解。

很多时候,医生只是治病,但并没有解决最根本的问题,就是我们如何面对疾病,以及它所带来的,如何活着,如何死去。

在“在行”这个购买知识的app的帮助下,我目前帮助了97位患者家属。更确切地说,我从这97位身上,真正找到了做医生的意义。简单说,在一个咖啡馆例,我不是医生,你也不是患者,我们之间就像朋友一样聊天,专业地谈病情,理性地谈情感。我不想和你说那些为医生自己辩解的废话,我有时候只是想和你简单地说一句我真正的想法,从朋友出发的真心话。

所以和你们的每一个故事,都在这本书里。感谢你们,也感谢那些我们放下戒备,好好聊生命话题的每一个夜晚。

医生告诉了你太多不该做的事情,但是却没有告诉你,你应该做什么。所以你才去信虚假中医,所以你才去信偏方邪教。

如果虚假的信息占据了互联网,那只能怪真正的科学没有用正确的方式被打开。

所以当我写第一篇的时候,我就和老婆说,这本书,我可能没有那么优秀的文采,但是我会摸着良心写下每一个字。

事实证明,我做到了。

这本书的问世需要感谢太多人,看到杨主任利用短暂的休息时长,一个字、一个标点地修改文章,那种老一代学者的风范真的会让人深深地感动;也感谢人卫出版社给予我的支持和包容,感谢书鹏,感谢陈蕊姐;感谢姬十三大大无私的帮忙和提携,感谢王航老师好大夫的牵线搭桥;感谢那些与我素昧平生,但与我分享故事的患者以及家属;更要感谢那些不断提供修改意见和灵感的朋友们。最后感谢海狸妈妈,你和海狸是我永远奋斗的目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