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有气质的大学出版

摘自《中国出版传媒商报》2017中国书业实力版图专刊

2017年,大学出版社协会迎来了30周年纪念。这30年,是出版业从初兴到快速发展的关键时期,很多大学社在这30年间实现了从创社、立社到强社的转变。作为出版业中数量最多的单体社,大学社无论是在教育出版,还是在大众和专业出版中都发挥着举足轻重的作用。随着政策的变化,大学社的发展定位也在不断调整,大学出版力量的塑造从来都不是一蹴而就,而是在试错、总结中一步一个脚印走出来的。本期大学社专题,让我们回顾大学社成长的历程,谈谈大学出版力量是如何塑造、该如何塑造。

做有气质的大学出版

出版社成长轨迹

1984年

浙江大学出版社成立。

1989年

原杭州大学出版社获得国家批准得以成立。这两家出版社在各自独立发展了一段时长以后,于1999年合并,成为新的浙江大学出版社。

2002年

浙江大学的6份学报整体融入出版社(后来发展成9份学报);此后二三年内,浙江大学出版社又相继取得以“浙江大学音像电子出版社”名义开展音像电子制品出版活动的资质,以及互联网出版的资质。

2002年~2007年

出版社在经营规模上快速增长的时期。

2008年后

进入体制机制创新的活跃期,数字出版部门、编辑出版异地分支机构逐渐得以组建;与优质民营文化公司合作探索出稳定高效的路径。

2009年

出版社完成了转企改制;同年被原国家新闻出版总署评为国家一级出版社,获得“百佳出版单位”的称号。

2013年以后

出版社转型和融合发展进一步提速,图书出版新书品种数主动下调,规模稳定小幅增长,图书出版品牌影响力日益彰显,出版社的出版物品质得到越来越多的读者的肯定。

做有气质的大学出版

做有气质的大学出版

浙江大学出版社总编辑 袁亚春

问:尽管大学社为大学服务的定位始终没有改变,但是服务的方式和内容却有了很大的变化,如何看待当下大学社的定位和功能调整,以及大学社与其他类型出版社相比的出版功能区别?

答:大学社与其他类型出版社在出书结构上就有很大不同,学术专著和大学教材占“大头”,大众通俗读物出版也要求有大学特有的气质,如传记作品大多是学术和思想传记,强调有“信史”的特质,杜绝哗众取宠、夸夸其谈的戏说、瞎说;童书、教辅书要求与少年儿童的成长教育相结合,着眼于培养孩子的学习能力、健全人格和科学精神。

问:结合贵社的发展历程来看,您认为,大学社应该从哪些方面塑造自身的出版力量?

答:近年来,浙大社着重从几个方面强化自身价值。一是呼应党和国家重大战略需求,关注国家发展重大主题,主动承担代表国家意志和反映国计民生的主题出版、重点出版项目出版任务,并将其落实好实施好。二是关注、跟踪以学科为导向的基础科学研究进展,及时出版具有前沿性、战略性、交叉性学科的研究成果,对学科发展起引领作用。三是有选择地跟进以问题为导向的应用性研究成果,在区域经济发展、社会治理、文化传承创新、遗产保护等多方面展开出版服务,彰显大学社出版价值。四是服务于高等学校的人才培养,围绕立德树人的目标,紧跟国家教育改革和课程课堂改革,系列化、立体化地开发出版大学教材。国家对大学教材的开发使用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大学社应视之为机遇,而不是相反。五是利用高校国际交流频繁的优势,服务于国家学术和文化“走出去”“走进去”深度开展国际出版交流和合作。此外,大学社在为社会提供高品质的大众通俗读物方面也应有所作为。

问:贵社近年来主要进行哪些方面的调整,为什么?

答:浙大社最近几年进行了一些改革。就出版物选题而言,主要是着眼于出版物品质的提高,出台了一系列内部制度和规定,包括编辑专业化制度、学术著作专业评审制度等;在机构设置上,建立了一支20多人的编校人员队伍,目的就是让专业编辑能腾出手来搞策划和营销;我们还从传统的总编办公室划分出了功能独立的重大项目管理部、质量检查部,使得大项目管理和质量检查机制化、常态化。其他方面的制度创新,主要就在于考核制度上,其方向是把牢出版导向,增加社会效益的考核比重,并且让这种考核具有可操作性。

问:您认为,当下大学社应着力面对和解决的发展瓶颈有哪些?

答:就当下而言,大学社发展的瓶颈在于,一是综合管理能力有待加强,要处理改革与发展的关系,要妥善处理社会效益与经济效益的关系问题,这些问题的处理,不是简单的作业,而是需要更多的智慧。二是优秀出版人才很难集聚到出版业中来。随着传统出版向现代传媒业的转型升级,出版活动的科技含量、学术含量、经营含量、国际交流含量越来越高,这就需要大量的具有专业基础知识、有不断学习意愿和能力、有市场意识和国际视野的人才加入到出版业中来。但人才是要靠愿景、空间、通道、归属感和能维持尊严的收入来吸引的,传统出版社的人才吸引力仍不足。

问:2017年9月,“双一流”建设高校和建设学科名单公布,“双一流”大学建设成为中国高等教育领域继211工程、985工程之后的又一国家战略。这一战略对于大学社产生了什么影响?出版社可以从哪些方面跟进,抓住机遇服务国家战略?

答:国家“双一流”建设,对有关高校无疑是又一次大补血。浙江大学被确定为一流大学建设的高校,有18个学科列入一流学科建设,学校出台了“高峰学科建设支持计划”“一流骨干基础学科建设支持计划”和“优势特色学科发展计划”三个分层分类建设的支持计划,目标是形成汇聚型的学科综合优势,冲击世界一流。这对出版社无疑是大利好。我们当然要集中力量,聚焦相关学院、学科,提前介入成果产出的过程,与学校形成战略互惠合作的关系。这样既为学校”双一流”建设作出应有贡献,也为出版社在品质、品牌建设上注入新的能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