右玉农民10年写出70万字小说诗集 期待有人资助出版

有这样一位农民,种地打工,心中却时时怀揣着作家梦想;生活拮据,却废寝忘食用文字展现生活美;虽已年过六旬,依然笔耕不辍,10年写出了70万余字的小说诗集。

11月26日,记者在右玉县的一处蔬菜大棚门房里见到了这位农民—谢连繁,中等个子,瘦高的身材,戴着一副老花镜,眉目间透露出一股坚定。谢连繁说,“心中有梦,再清苦的条件,都会坚持写下去,但更期待有好心人能够资助出版写的小说。”

今年60岁的谢连繁出生在右玉县新城镇袁家村,父母虽务农,但家里有股清澈的书香味。

“父亲念过私塾,在我小的时候,只要冬天村里没有农活,他就去隔壁富庶邻居那讲书,赚得一些微弱的生活费。”谢连繁说,最喜欢听父亲讲的《水浒传》和《罗通扫北》。

“唐王被控制,程咬金去搬救兵。罗成之子罗通挂刷一路北上,第一关就是通关右玉的杀虎口。”每次听到这,谢连繁都感觉罗成特别神勇,将来他也要刻画一个大人物。

右玉农民10年写出70万字小说诗集 期待有人资助出版

谢连繁至今都会翻看父亲留下的古籍

10岁时,谢连繁就把他父亲的说书书籍翻了一遍,四大名著、《三字经》、《百家姓》以及一些家风家教之类的书籍,只要上面有字,他都喜欢看。日积月累,在他上初中时,就能背半本《西游记》。谢连繁笑着说:“语文课上被称为‘语文大王’,写的作文每次都在班里被当成范文朗读。”

1972年,谢连繁高中毕业后被留在了农村,很快就结婚生子。他不得不先顾家,锄田种地、山坡放羊、割草喂畜,什么都做。1976年,我国恢复高考,时隔4年,谢连繁在没有任何复习的情况下去博了一把,然而考试成绩终究不理想,从此就开始了十几年的黄土生涯。

谢连繁说,即便是每天“面朝黄土背朝天”,他也想着抽时长读书。

在他毕业后的第五年,县里给袁家村送来了一批《马列主义》、《毛泽东选集》、《共产党宣言》书籍。谢连繁拿到书后,看书比吃饭都上心。白天参加劳动,晚上借着月光读书。因为有些文学功底,他很快就把党的一些重要思想融会贯通,在村里的夜校讲起了马列主义。

谢连繁的妻子牛润花笑着说:“他那时根本挣不了几个工分,每天却忙的连家也顾不上,看他读书和讲课那种劲就来气,后来也就习惯了。”

1992年,改革开放的东风吹遍了大江南北,部分农民思想发生了巨大变化。寻求出路的谢连繁毅然离开了土生土长的农村,踏上了打工之路。当保安、开饭店、做库管,修公路。不论干什么事,都没挣了钱,甚至为了供养两个孩子读书,还欠了些外债。

谢连繁说:“很坎坷,但梦想始终没放弃。”

2007年,谢连繁在一次活动中偶然接触了一些爱好诗歌的人士,正巧下午去右玉南山公园游玩,他就突发奇想写了一首《游南山公园》的诗歌寄往了朔州日报社,没想到诗歌被采用,刊登在了报纸的副刊版面。

“从没想到我的第一首诗歌作品就得到了报社的肯定。”谢连繁说,从此他就下定决定不仅多读书,还要多写作,写诗,小说,写一个大人物出来。

记者随机翻阅了谢连繁的部分诗歌作品,每一首都夹带着泥土味。“古老的风将这一切,刮成一段朦胧的记忆,藏入一代一代人的心扉,定格成无数幅残烈画卷,垂挂历史的沧桑,诉说时代的遥远。”摘自《墩台遐思》;“胜景胜事西口多,壮怀豪书四时歌,风送春华播希望,雨润夏青染绿坡,凉秋遍野金黄景,苍水滋哺硕果多,冬野白絮步履狂,急追春社闹红火。”摘自《壮怀豪抒四时歌》……

谢连繁说,因为部分诗中有神话人物和右玉风景,他就想到了创作一部通过神话与现实之间的结合,反应右玉改革开放以来翻天覆地变化的小说《老猪游记》。“曾经的右玉黄沙遍野,生存艰难,如今的右玉企业林立,百姓安康,这就是素材。”

在小说中,谢连繁刻画了以猪八戒为主60多个人物,在人间兴办旅行社,沙棘厂,修路种树,与坏人斗争,硬是将恶劣沙化地变成富民香饽饽的故事。小说里有爱恨情仇,也有讴歌真善美,鞭笞假丑恶。整个小说共分6部,共60个章节,33万字,其中每个章节前后都有古诗词做铺垫。

“整部小说有200多首古诗词,全部原创。很多古诗词都是对右玉现存山川河流和一些景点的描绘和赞美。”谢连繁说,“我是个土生土长的右玉人,没去过远的地方,但右玉的小南山、杀虎口、牛心山这些风景秀美的地方一个也拉不下。”

右玉农民10年写出70万字小说诗集 期待有人资助出版

《老猪游记》小说手稿

2010年,谢连繁创作的这部《老猪游记》小说历时3年,终于完成,并且在右玉《西口文艺》杂志进行了短暂的刊登。中国蒙古史学会会员、作家王泽民看到后激动地说:“真不敢想象一个农民会有如此宏大的构思和海量的诗词储备。”当即决定帮忙校订修改和联系出版。

谢连繁告诉记者,《老猪游记》预计年后就会出版,但他创作的诗文集却至今没有能力出版。至2015年,谢连繁共创作古体、现代诗词300余首,写出20多万字的中短篇小说及散文,他想整理成册,可是一直没有资金。

“没有点像样工作,生活很拮据,根本没有能力自费出版。”谢连繁告诉记者,以前在右玉县五完小看门时,看到学生们正面写满字的本子丢弃,他就偷偷捡回来在背面上写字。有一次,家里被困住了,他还骑上摩托车去附近的沙棘林摘沙棘果,整整摘了一个月,换得了1000多块钱。

谢连繁的妻子牛润花说:“摩托车都被染红了,可想而知,他身上的刺有多少,即便是这样,沙棘果也不是一年四季想采就能采上。”

谢连繁告诉记者,虽然贫苦,但有很多人在经济上给与了他极大的帮助,人穷志不能穷。右玉县民政局长郝旭日经常在他生活拮据时送来了米面油,鼓励他好好创作。右玉县文联主席郭虎了解到他的这个写作爱好后,把替换下的旧电脑,送给了谢连繁。右玉县市容市貌局听说了他的这个境况后,专门聘请他去从事文秘工作……谢连繁扳着手指头给记者数着这些帮助过他的人,每一个人的名字,他都念了好几遍。

右玉农民10年写出70万字小说诗集 期待有人资助出版

谢连繁和杨彪商量小说《边关烽火》写作构思

2016年,谢连繁又开始动手写一部新的小说,起名为《边关烽火》,根据右玉抗日英雄王根鱼的真人真事改编,反映王根鱼带领人民与日本人英勇斗争的故事。右玉县委党校理论教员杨彪告诉记者,为了这部小说,谢连繁多次查阅文献资料,还请他帮助把关小说内容,谢连繁做事很认真。

谢连繁说,截至目前,《边关烽火》已经写了20多万字,拟写40万字,2018年初就能写完。可是写完后又会面临一个跟他诗文集一样的出版问题,他也不知道结果会如何。

谢连繁对记者说:“真希望有好心人能够资助出版,圆了我的这个作家梦。”(记者符烨邦 通讯员杨彪)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