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神秘的“毛泽东大字本”

打开神秘的“毛泽东大字本”

“毛泽东大字本”首批重印出版30种图书目录

打开神秘的“毛泽东大字本”

首批重印出版的3种“毛泽东大字本”捐赠给韶山毛泽东图书馆。 易禹琳 摄

2017年12月25日,韶山。窗外是暖暖冬阳,不时传来健身长跑赛的欢呼声。室内,着蓝色函套的三种书静静地立在那儿,一群人屏住了呼吸,靠近,靠近传说中的一代伟人毛泽东晚年读过的大字本,这是人民出版社刚首批重印出版的。因了机缘,今天我们打开神秘的“毛泽东大字本”,打开尘封岁月,打开一重重的故事。

湖南日报记者 易禹琳

寻找“毛泽东大字本”

供毛泽东本人和少数高级领导干部阅读的大字本,为什么今天会出现在我们面前?

2014年5月8日,傅跃龙记得很清楚,他的北京金色岁月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与中国文化产业发展集团旗下的一家公司合作,办公地址在北京车公庄新华1949文化设计创意园区,有人不经意告诉他,这是当年北京新华印刷厂老厂址,印过“毛泽东大字本”。“毛泽东大字本”六个字震醒了傅跃龙的童年记忆,身为学校图书管理员的母亲曾告诉他,毛主席晚年喜欢读古典文学线装书。这些线装书是不是就是“毛泽东大字本”呢?哪里能找到“毛泽东大字本”呢?能否重印“毛泽东大字本”呢?一个“60后”的童年记忆、人生经历和一个出版人的职业敏感瞬间对接,从此,傅跃龙开启了疯狂寻找“毛泽东大字本”模式。

但两个月过去,除得知毛泽东晚年于1972年至1976年读过的大字本有129种,上海也印过86种,中央档案馆有10个品种外,“毛泽东大字本”仍杳无踪迹。有人点醒他:何不去韶山看看?2014年7月,傅跃龙来到了韶山。韶山果然是福地。他竟在毛泽东故居旁发现有一个韶山毛泽东图书馆,竟听现任馆长谢锡光说馆里藏有55种“毛泽东大字本”!

作为全国唯一一个以毛泽东名字命名的纪念性图书馆,韶山毛泽东图书馆只收藏三种书:毛泽东读过的书、研究毛泽东的书、毛泽东的著作。但为什么1996年开馆的它会有55种“毛泽东大字本”?12月25日,记者采访了韶山毛泽东图书馆的沈宏亮,他当年亲历此事,他证实,这批书是2004年从韶山市新华书店买的。1993年韶山市新华书店新馆建成,正逢毛泽东同志诞辰100周年,新华书店总店将这批书作为礼物送给了韶山市新华书店。当时的馆长萧国梁也疑惑,真是传说中的“毛泽东大字本”吗?鉴定真伪后,他立即申请资金30万元,把这55种书全部购进馆里保存保护。

在韶山找到了55种“毛泽东大字本”的下落,129种中另外的书在哪儿呢?寻找的路途依然曲折。2015年,傅跃龙从人民文学出版社库房里找到了10多个版本的“毛泽东大字本”;2016年10月,他终于在中国版本图书馆找到了155种“毛泽东大字本”。不断地寻找、鉴别,傅跃龙终于找齐了129种“毛泽东大字本”母本。此时,距2014年12月14日启动“毛泽东大字本”复制工程,已经过去了近两年。又因种种原因,直至2017年11月才获得批准印刷,12月25日首批出版的3种图书各赶制出20套,“冒着热气”来到了韶山。

溯源“毛泽东大字本”

40多年前,为什么会出“毛泽东大字本”?大字本出版难吗?一种出版多少套?最有发言权的是徐中远,他从1966年至1976年为毛泽东主席做过10年专职图书服务和管理工作。2012年1月中央文献出版社出版了他的《毛泽东晚年读书纪实》。他回忆,早在1963年毛泽东就提出要把30本马列著作都出大字本,方便老同志阅读。其中,《共产党宣言》不仅出了大字本,还出了竖排线装本。1965年,他又提出印《近代逻辑史》大字本,并说“印大字本的费用就从我的稿费中支付吧”。

1971年,一场大病险些夺走了毛泽东的生命。虽身体日见衰老,视力严重减退,但他仍然一手拿书,一手拿放大镜,夜以继日地读书。工作人员痛在心里,提出把他读的平装小字本的图书重新排印成大字线装本,他说 “国家目前还很困难,印大字本又要花钱”,好不容易才征得他的同意,于是,上世纪70年代才大量印大字线装书给毛泽东阅读。

字大才能看清楚,而毛泽东习惯看线装书,尤其是大病后,差不多都是躺着或半躺半坐在床上、沙发上看书,线装本用宣纸,比较轻,可以卷起来看,比较方便。开始是用一号长仿宋字体,比一般书刊的五号、六号宋体清楚多了,但没过多久毛泽东就患了“老年性白内障”,一号长仿宋字体也看不太清楚了,最后改用36磅长宋字体。可这种字体一般是排书刊标题用的,就连全国一流的北京新华印刷厂都没有多少字模。国家出版局找来20多名优秀的刻字师傅,花一个月时长刻制了四副36磅的字模,北京存两副,上海、天津各存一副。这种字体每页排满共112字,疏密适度,很醒目。1974年9月11日,毛泽东高兴地说:“今后印书,都用这种字体。”此后重新排印的大字线装本书用的都是36磅长宋字体。

给毛泽东印大字线装书,一般是由国家出版局根据书的类别安排出版社,政治类的读书一般由人民出版社负责,历史、古典诗词和曲谱集等读物一般由中华书局负责,通俗小说类、笑话书等一般由人民文学出版社负责。北京新华印刷厂、北京印刷一厂和北京印刷二厂三个大印刷厂作为定点印刷厂。有些大部头书还安排到上海和天津特设的两个点排印。

新印的大字线装书除供毛泽东阅读外(一般是一式两部,一部摆放在会客厅里,一部摆放在卧室里),少量则遵照毛泽东的指示送给当时的中央领导同志和其他有关老同志阅读。

毛泽东晚年读过的“大字本”

今天,人们好奇“毛泽东大字本”,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对毛泽东晚年的阅读史感兴趣。

在徐中远的《毛泽东晚年读书纪实》中,记者发现,毛泽东读马列著作终身不懈,二十四史读了24年,他读逻辑学论文和专著,读鲁迅著作、《柳文指要》《一种清醒的作法》《智囊》,读《红楼梦》《水浒传》《三国演义》《西游记》《聊斋志异》,读《随园诗话》《中国文学发展史》,还读过《马王堆汉墓的葬制与西汉初期复辟反复辟的斗争》等。从1972年读新印的大字线装本《鲁迅全集》到1976年8月底读《容斋随笔》,短短几年读过129种大字本。

记者惊奇地发现,1974年是毛泽东读笑话书最多的一年。毛泽东晚年有两次比较集中地读笑话书,一次是1966年,工作人员找过7种,一次是1970年,找过20种。从1974年1月1日,毛泽东要徐中远找笑话书开始,到9月19日徐中远在北京地区前后查借笑话书逾百种。其中,《笑林广记》《新笑林一千种》《历代笑话选》《时代笑话五百首》《笑话三千篇》《哈哈笑》《幽默笑话集》《笑话新谈》都印成了大字线装本。毛泽东晚年看大字线装本,看得较多、要得最急的是笑话书,每次印笑话书几乎都要求:“快些印,印好一册送一册”。

毛泽东晚年博览群帖,学习、练习和研究书法,最爱看有风格、字大清楚、开本适宜的线装本草书、诗句一类字帖和墨迹。1974年荣宝斋为他改装旧式《三希堂石渠宝笈法帖》宣纸本,加蓝色函套,费用456元6角,毛泽东叮嘱:“改装的字帖是我的,改装的费用还是从我的稿费中支出吧。”

读自然科学类图书也是毛泽东晚年爱好。他潜心阅读过线装大字本《物种起源》以及《动物学》《化石》《自然辩证法》《科学大众》等杂志。杨振宁的《基本粒子发现简史》1963年他就放在自己案头时常翻阅,1973年夏天会见杨振宁后,又嘱咐把书印成大字线装本放在身边翻阅。1974年5月30日毛泽东会见李政道,又要求把李政道的《不平常的核态》一文印成大字线装本,多次仔细阅读。

毛泽东生前读过的最后一部线装书是南宋洪迈撰写的笔记《容斋随笔》,涉及经史百家、文学艺术及宋代掌故、人物评价等。这是毛泽东珍爱的书,他从延安带到河北西柏坡,又从西柏坡带到北京中南海,读过多次,圈点多处。1976年8月26日晚9时45分,重病在身的毛泽东要看《容斋随笔》,当晚从距中南海8公里的北京图书馆柏林寺书库找到了这本书,此后毛泽东用书登记本就永远是空页了。

其实129种新印的大字线装书只是毛泽东最后5年读书的一部分。据徐中远回忆,在毛泽东晚年生活、活动的主要场所中南海游泳池住地,到处摆满了已经和正在阅读的书。

重印“毛泽东大字本”的价值

12月25日,人民出版社新鲜出炉的三种“毛泽东大字本”《史纲评要(上下)》《曲选》《唐宋名家词选》各20套,当场捐赠给了韶山毛泽东图书馆。

这三种书的版本提供方为国家版本图书馆和韶山毛泽东图书馆,此次重印出版使用的材料制作、开本、封套的样式等全部仿造原本,每部书都有“国家版本图书馆藏书章”或“韶山毛泽东图书馆”藏书章、“毛泽东藏书”印章和“毛泽东大字本”藏书票。人民出版社还将继续出版《李太白全集》《梦溪笔谈》《孙子兵法》《孙膑兵法》等“毛泽东大字本”。

9800元!3800元!2600元!当记者听闻新印三种“毛泽东大字本”的书价(版本使用及印刷高要求,加上宣纸折叠、线装、函套、封面文字粘贴等全手工,成本上扬),不禁遗憾 “毛泽东大字本”与一般民众无缘。那么,今天重印“毛泽东大字本”的意义在哪里?

中国版本图书馆馆长袁亚平认为,“毛泽东大字本”具有历史研究价值,毛泽东的阅读史从一个方面反映了他的精神成长史、认识发展史、思想升华史、知识愉悦和情感表达史,对今天的领导干部爱读书、善读书、读好书也有启示作用。同时,“毛泽东大字本”的内容涉及哲学、历史、诗词歌赋等经典古籍,传承、传播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并具有独特的版本价值(用纸、字体、印刷、装帧独特),此次得以限量复制出版,是广大读者和收藏者的一件幸事。

韶山毛泽东图书馆副馆长朱春飞评价重印“毛泽东大字本”是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重大工程,有利于人们学习毛泽东活到老学到老的精神。韶山毛泽东图书馆还将在版本数据库工程中,将“毛泽东大字本”数字化,方便学者研究。

人民出版社原副社长陈有和介绍,直到1978年才完全停止“毛泽东大字本”的出版。现在重印这些书,不只是对毛泽东同志的深切怀念,对今天我们深刻学习领会习近平总书记治国理政思想,实现两个一百年的奋斗目标,也有现实意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