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观的人是可耻的

悲观的人是可耻的

悲观的人是可耻的

悲观的人是可耻的

悲观的人是可耻的

严彬,1981年生于湖南浏阳,诗人,国家图书馆文津图书奖评委,凤凰网读书频道主编。出版诗集《我不因拥有玫瑰而感到抱歉》《国王的湖》《献给好人的鸣奏曲》《大师的葬礼》。参加第32届青春诗会。

悲观的人是可耻的

悲观的人是可耻的

悲观的人是可耻的

悲观的人是可耻的

悲观的人是可耻的

悲观的人是可耻的

悲观的人是可耻的

悲观的人是可耻的

你看,这位母亲西维亚和前面提到的弗林神父一样,将自己推入自责的旋涡。她认为什么都是自己的错——其实倒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并将这种不大的过错以情绪化的方式,渲染地传播给自己的女儿,一个小孩子。玛乔丽在她这位抱怨的、“倒霉的”、“笨死了”的母亲面前常年生活,她会成为一个怎样的人?

悲观的人是可耻的

悲观的人是可耻的

悲观的人是可耻的

悲观的人是可耻的

悲观的人是可耻的

悲观的人是可耻的

西西弗应该也是幸福的。

真是哭笑不得。这也许是人类生活的荒谬之处吧。让自己快乐的方式有千万种,让自己乐观起来的方法却不易找寻。塞利格曼教授的《活出最乐观的自己》,我想,就像是一份“普通人的幸福感”,它是有章可循的。

可我终究不是一个乐观的人:如果我不需要乐观,为什么又非要去学会一种乐观的方法来呢?沉思同样可以获得快感,尼采每天依赖两个土豆,就可以燃烧自己。

就算给自己的人生一个疑问吧。这也是苏格拉底所思考的:

一个人应该怎样生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