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友先:建构和发展“出版传播学”|祥哥谈出版(1)

人类社会的发展和人类自身的成长,都离不开人类社会的多种传播活动。在现代高科技未广泛应用于传播之前,出版充当了文化传播的主角,至今仍担当着社会传播的重要角色。因此,无论是从传播学的拓展角度,还是从出版学的提升视界来说,建构和发展一门叫做“出版传播学”的新学科,都是很有必要的。而目前对这门学科的研究,无论国内还是国外,均处在探索阶段。

李新祥思维敏捷,刻苦钻研,热爱出版事业,在攻读传播学硕士学位时,就决心写一本《出版传播学》的书。毕业前,他已刊发了几篇这方面的文章;工作分配到浙江传媒学院后,结合教学潜心于出版与传播理论的深入探讨,广泛收集与研究国内外有关资料,将继承与创新相结合,撰写了这本书稿,并被列入浙江省社科联2006年度重点立项课题和浙江省哲学社会科学2007年度规划立项课题。今日即将出版,我想强调的有如下三点。

第一,他对出版传播学的学科属性与学科特点,有了比较清晰的界定与解说,这是非常重要的。

因为要建立和发展出版传播学,这是一个前提性的研究工作,只有此问题说清楚了,研究体系及其相关问题,才能进行论述。他指出出版传播学与传播学、出版学同样都是一种具有交叉性、边缘性、应用性的新兴社会学科,但它们并不排斥其独立性、重要性、理论性、继承性与人文性。

第二,他对出版传播的主体出版人有深入的论说。

通过对世界范围出版产业和出版人的考察,指出出版家是专门从事出版经济活动、专门从事出版企业领导工作、善于把握发现运用出版经济规律、对出版经济发展作出突出贡献的高端人才。对于中国出版家来说,做“现代新型儒商”式的出版人,是中国优秀传统文化和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有机结合的现实要求,是出版行业自身发展的需要,是出版家主体素质培养提高的需要。说到出版传播者的“金字塔”,我认为应该是“出版商”“出版人”“出版家”三者的递升关系为好。当代出版家,则实现了“德”“能”“识”的完美结合,并能将创业、创新、团结协作“三种精神”,思想、业务、身体“三种素质”,驾驭、化转、善学“三种能力”有机统一于一身,从而成为出版传播主体的顶峰。

第三,他特立专章论述“出版传播策略”。

分别阐述追求信息流量的策略选择,追求出版价值的策略选择,追求易读指数的策略选择,追求美学品格的策略选择,这些在丰富出版传播理论与出版传播实践两个方面,都是必要的。

总之,我非常高兴这本《出版传播学》的出版,并希望出版界和学界共同携手探讨和推动这门新兴学科的提高与发展。

——于友先于2007年9月

于友先:建构和发展“出版传播学”|祥哥谈出版(1)

祥哥教研室】浙江传媒学院教授、易拓客商学院院长、本站-悟空问答签约答主李新祥博士负责运营。原味刊出,敬请吐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