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古开新 翰园卧龙——写在《黄新龙书画集》出版之际 文/李优良

承古开新 翰园卧龙

文/李优良

我与新龙兄有缘同在北京师范大学研习求学,新龙兄长我几岁,颇有大哥风范。因为同为河南之籍,既为同学,又为同乡,所以就感觉亲近许多。他家南阳,我家洛阳;他们有卧龙之地,我们有龙门之胜。故而因缘兴情。在校时,虽学习紧张,但彼此还是经常闲聚小酌,论书侃艺,不亦悦乎。然自学业结束后,各自重回单位,期间不时有微信传书、传情,虽不是亲面之谈,大概也知道彼此的行迹,其间曾到南阳新龙兄处,到过他倡议成立的南阳文化促进会,以及卧龙书画院,也经常从媒体信息中看到新龙兄的一些举动,给我的感觉是他勤奋的工作和对书画艺术的执着。近日接其来电,嘱为其书画集作序,说句实话,我真是勉为其难,一是,我还没到为人写序的年龄和资历;二是,他为兄长,况且他的艺术水平为我之仰望,让我作序,岂不美玉添瑕。但新龙兄再三嘱托,恭敬不如从命了,这样看来,我似乎有些勉为其难,但如从另一个角度,作为同学,兄长大作结集面世,我还是很想说几句不能称为序言的话。

新龙兄,豪气仗义,颇有中原人的特质;严谨诚恳,不乏南阳人之慧智。他的书法亦如他的这些特性,在校期间,我们彼此切磋,交流心得,他的一些见解总能引起同学们共鸣。他师古不泥,出新不流鄙,他决不是虚长我几岁,而是比我成熟很多。他善写隶书,从乙瑛到曹全,又到石门,我见过他临书的废纸,可谓废纸三千。不仅是一个勤字了得,重要的是他能悟通,他的隶书极富视觉的张力,又具笔墨的情趣,在承传与创新中创出了自己的面目,但他不仅限于已知艺术空间,更是敢于向未知艺术维度探索,徐悲鸿先生说过:“可贵者胆,难得的魂”。新龙兄的这种大胆精神,让他的书法跨过了一个个不同的阶段,这种实质的突破使他从技法上升到道学的高度,能把书法化为学养与情感的喧嚣,在白与黑之间舞蹈,在历史与今天中融合。他把隶书作为自己书法的突破口,兼及其他书体。他写伊秉绶的分书,写金农的漆书,从古至今学以贯通,颇得多家之神韵,从而奠定了他扎实的笔墨功夫和对汉字结构的把握。楷书是今天的正书,而隶书是汉代的正书,一笔一画,一字一行,都是从正道上走来,新龙兄书学的路子很正,一如他的为人,不慕繁华,踏实诚恳。虽然他是政府的公务员,但他能在勤勤恳恳工作之余把自己的书学一样做好,并且能让书画这种业余变成工作的最好附属和促进,从这一点上看,新龙兄就值得学习。由于其学书之路路子正,起点高,所以在其他书体中都有不乏的成就。他的楷书雍容大气,结构严谨,方正浑厚,且常有大幅多字的大作;行草取法二王,兼具王铎的书风。行书动中有静,静中有动,隽秀而俊美,用笔干净利索,率情十足,行草书,大笔挥洒,痛快流利,颇有音乐之频率。从中可见,其把现实中的物象情感,通过笔墨线条而充分地表达出来,以致于有无意于佳乃佳的境界和意蕴。所以每次看新龙兄的书作,我都会有一种说不出的激动和愉悦。

认识新龙兄以来,从未知道新龙兄亦识绘事。近几年,却总在他的微信中看到他的山水画作,刚开始不太在意,以为心血来潮,偶尔为之罢了,而后经常看到他的画作,且颇有进步,这叫我刮目相看,于是我会经常有意翻看他的微信,在其中欣赏他的大作、新作,他的山水画还真有一番滋味,不说达到什么样的水平,但我敢说确有几分品味,品味就是不俗,古人云:“艺之惟俗最难医也”。山水画贵在格局,重在笔墨,新龙兄在这些方面自有自己的锤炼、娴熟的笔墨使用。通过书法的笔法进入画界,自然笔能所往,他又在宋元古画中摹形求神,所以他笔下的山水自然不同凡响。中国画无非是超脱书法笔墨功夫的一种具象罢了,中国画的写意,在我看来,无非有两种意思,从技术层面讲,是笔法,无非是用写字的笔法画画;从艺术的层面讲,是意境,无非是写意的方面,得意而不拘泥于形式的一种精炼和概括罢了。记得曾与谢云老师谈艺,他说,书法是中国艺术的核心基础,艺术的表现是相比的平衡、疏密关系的安排、章法位置的经营,所以熟识书法,绘画自然可以触类旁通,因此,历代有很多大家无不是书画并臻,文艺相通,像苏东坡、唐伯虎、郑板桥、吴昌硕等等。固而,新龙兄今天的成就也就是自然而然了。看过他不少的画,尤其是山水,有江南的恬淡,也有北方太行之雄浑,无论是斗方,还是大幅,都有一种独到的感觉,他把宋元山水画的笔墨情致和构图运用其中,同时也把明清山水的苍茫之气赋予其内,虽不能说炉火纯青,但足以使画作令人品味和咀嚼。读他的画,您能读出他一个文人的情怀,这种情怀是胸中气象,是笔下的乾坤。吴昌硕是把石鼓文入画而成为一代巨匠,而齐白石把《天发神谶碑》入印成为一代巨匠,新龙兄亦得书法入画自然格调会另有一番风貌。所以他的画耐看、好看。他的山水之作是他对书画的一种思考,而不是对古人常人的一种重复,他的每一幅作品,无论是构图,还是笔墨,还是设色,均有不同的样式,而这种思考又是建立在传统的法度之上。他的画设色淡雅,造型准确生动,令人于无声的纸面上,听山溪琴韵,看松下童子。那一片片白云,扯下的是一种情怀。新龙兄的画不是刻般的描摹,是诗意的表达,是心灵的呈现,更是中国哲学与文化的升华。我想假以时日,他的书画艺术必定会绽放出更加绚丽的奇葩。

这一段文字,只是说了我想说的话,送给新龙兄,也是勉励我自己,他的成就让我高兴,他的精神值得我去学习,希望能与学兄一样,取得这样的成绩。

丁酉孟冬北京墨石斋北窗灯下

(作者为:人民日报《人民艺术》杂志主编,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北京大学访问学者、研究员。)

承古开新 翰园卧龙——写在《黄新龙书画集》出版之际 文/李优良

黄新龙,六五年生,字庆德,斋号听雨楼。河南省南召县人,进修于北京师范大学书法硕士研究生班。师从倪文东、张继先生。自幼喜书弄画,习临褚帖,追拙秦汉法帖,尤喜青绿山水。师古不泥。作品多次参加全国性展览并获奖。现为中国艺术家协会会员、人民艺术创作院研究员、南阳书法院院长、南阳文化促进会常务副会长、南阳文化传播中心艺术总监、卧龙区书协副主席、京师印社社员。

书法和绘画是我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她不仅丰富了我的生活,同时也陶冶了十削噪,学书先立品,树立学习书画的良好品性 ,做为人生的美好追求,为广大普通百姓服务,为社会提供健康优美的艺术作品。

作品欣赏

承古开新 翰园卧龙——写在《黄新龙书画集》出版之际 文/李优良

承古开新 翰园卧龙——写在《黄新龙书画集》出版之际 文/李优良

承古开新 翰园卧龙——写在《黄新龙书画集》出版之际 文/李优良

承古开新 翰园卧龙——写在《黄新龙书画集》出版之际 文/李优良

承古开新 翰园卧龙——写在《黄新龙书画集》出版之际 文/李优良


来源:人民艺术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