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版丨洪芜诗集《一生不敢有太多的爱情》

出版丨洪芜诗集《一生不敢有太多的爱情》

《一生不敢有太多的爱情》 洪芜著

开本:32开 定价:32.00元

出版发行:河南人民出版社

版次:2017年7月第1版

书号:ISBN 978-7-215-11071-7

中国版本图书馆CIP数据核字(2017)第161333号

【内容简介】

《一生不敢有太多的爱情》是洪芜的第一本诗集,本诗集收录了我从2013年到2016年期间创作的200余首(组)诗歌。收集并整理这些诗歌用了近三个月的时长。在选诗的过程中,我一直做着减法。诗集分为四辑,第一辑:一生不敢有太多的爱情,第二辑:门,第三辑:乡愁,第四辑:黑夜带给我光明。

【作者简介】

洪芜,又名张绍敏,70后,诗人、作家,生于湖南安乡县,定居广东中山市。毕业于广东外语外贸大学法语系,后于中山学院学习艺术设计。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广东省作家协会会员、《散文诗高峰》副主编、中国诗歌流派网等编辑。作品散见《诗刊》、《诗潮》、《散文诗》、《诗歌周刊》等各级报刊和网络,作品收入多种选本并获奖。

【作品选读】(8首)

手掌上的泥土

这么多年,似乎只做了一件事

把自己埋了

埋在城市川流不息的人流、车流、物流

覆盖在我身上的还有

鳞次栉比的楼宇、鲜艳夺目的霓虹灯、呼啸而过的火车

每天,我的发声

总被叫买声、机器轰鸣、沾着口水的点钞声淹没

有时候,我羡慕一只鸟

它的鸣声可以无限放大

在噪杂的发声中尖锐、突兀

闪闪发亮

就快要埋过头顶

我挣扎着把手伸出去

手掌上的泥土

是否潮湿

似乎,一生

都被迫用诗书

洗去身上的土气

那攥在手心里的

是故土

2016年5月30日

(原载《诗潮》2016年11月)

一生不敢有太多的爱情

一生不敢有太多的爱情

像蝴蝶美丽一次就可以了

玫瑰的绽放会不会痛

那么多的刺从身体里刺出来

一些往事在树干上结成了疤

总也抹不平,风一吹就醒

两粒黄沙,随河流而下,牵手万水千山

入了大海,又各自天涯

2014年4月27日

(原载《诗潮》2016年1月)

时光剑影

看见剑影,看见骑马的人

在马背上舞剑,把时光舞得七零八落

江山时而憔悴,时而妩媚

那些远古的时光碎片还在某个地方高飞

一些陨石身上带着祖上的剑痕

雨落的时候,杀出白马,疾驰如飞,万箭紧随其后

一定有雨水刺穿了身体,看起来更像一只刺猬

奔跑时发出的声音像是一条河流在喘息

七月的一个午后,在一场雨水中苏醒

在水洼里照见自己

一定有一小片天空落于某个水珠里打开伤口

一定有风捎去疗伤的秘诀

但见雨滴拥挤着把脸贴紧玻窗

瞥见时光是一块随时准备破碎的玻璃

2015年7月10日

(原载《诗刊》2016年11月)

画母亲

母亲很乖

坐在那儿,一动不动

让我描

其实,她很想走动

去菜地摘辣椒

给一家人做晚餐

她的音容笑貌早已铭刻在心

闭上眼睛

一张接一张

像播放默片

只需要把手伸进脑海

就可以抽出来

可是,在纸上画母亲

画坏了很多张纸

离得这么近

心挨着心

却无法让母亲看清

我心中的她

我欠母亲一张素描

2015年9月16日

(原载《中山日报》2016年2月15日,《诗刊》2017年5月)

把纸当刀

手上的纸

不知何用

擦掉,重写

再写再擦

一张纸擦出个窟窿

纸立起来,立成一把刀

先划开了橡皮

后划破了手

有时光从窟窿里溜走

2014年8月25日

(原载《中山日报》2017年12月10日)

我有一个碗

碗不大

日月在碗底点灯

大海在碗沿滑翔

用它接风花雪月

从未接满

用它盛五谷杂粮

从未盛满

把眼睛靠近碗边

牛羊在瞳孔里吃草

将耳朵贴近碗沿

涛声在耳蜗里推浪

它没有缺口

没有漏洞

圆滑光亮,瓷器的肌肤

现在我必须牢牢地端稳它

即使脚步摇晃

也不能摔碎

瓷片是泥土中的刺

2016年4月5日

(原载《中山日报》2016年6月12日)

春天的马蹄声

该说实话的时候到了

已经很久没有听过这声音

似乎早已消逝于万籁之中

能见到一匹马已经叫人激动不已

有时候挂在墙上,有时候躺在一本书里

天空中云彩的幻影,水落后露出的嶙峋的石头

让我们伫立良久

让我们想放下手头所有,不远万里到草原一睹它的风采

今日,在一场盛大的庆功宴席上,在一盘热气腾腾的菜肴里

却意外地嗅到了它的气息

当所有的筷子雨点般落下

一匹马四分五裂,四散逃逸

来不及惊讶,一小片已经藏身于我的身体

它先是避过了锋利的牙齿和贪婪的舌头

尔后慌不择路地穿过狭长的小道

惊魂未定地静候于胃中一块巨石后克制不安的情绪

当它感觉已经躲过了危险,便开始在我的体内扬蹄

仿佛奔跑于一望无垠的草原

我正犹豫不决是否该张口吐出它

却无意瞥见月光里一棵老树发芽

春天的马蹄声嫩嫩的

藏于一枚绿芽里,那么白

2016年1月4日

(原载《中山日报》2017年2月5日)

黑夜带给我光明

都睡了吧?世界黑且静

点一盏灯就挖出一片光明

摊开书本,黑夜捧着灯火

在一张纸上种下一首诗

烛焰那么细

谁又能说出它不能燃到天明

2015年8月31日

(原载《诗潮》2016年1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