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作|李正栓 李圣轩:《水树格言》英译本尼泊尔出版

藏族格言诗鸿篇巨制、国内第一个英译本《水树格言》在尼泊尔出版。

《水树格言》全书包括两大部分。一部分以“水”作比,另一部分以“树”作比。以“水”作比的部分名为《格言水论二规具百波浪》;以“树”作比的部分名为《格言树论二规具百枝叶》。前者共有139节,简称“水喻格言”;后者有100节,简称“树喻格言”。

一、《水树格言》作者与创作时代

《水树格言》由清代著名佛哲孔唐·丹白准美(1762-1823)所著。他是藏传佛教格鲁派僧人,拉卜楞寺嘉木样活佛之下四大赛赤(法台)之一,称贡唐仓活佛第三世。他所在的拉卜楞寺是藏传佛教格鲁派六大寺院之一。

藏传佛教发展到17世纪时,格鲁派在蒙藏地区取得了绝对的主导地位。拉卜楞寺是格鲁派在安多地区传播的重要基地。

孔唐·丹白准美出生于安多地区的甘南藏族自治州夏河县。幼年起便开始学习佛法,7岁时被迎入拉卜楞寺,受沙弥戒,17岁时入藏,在哲蚌寺学习佛典, 22岁时在八世达赖喇嘛处受比丘戒。后来,他返回拉卜楞寺,学秘典、医药、历算、诗论和音韵等,成为著名学者。

他知识渊博,著作颇丰,有《孔唐·丹白准美全集》存世,其他的著作还包括《俱舍论摄要》、《波罗密多摄要》等,涵盖显,密二宗。

其《水树格言》被视为藏族四大格言诗集之一。

他所生活的时期是佛教思想愈加成熟,人民的礼仪规范已基本得以确立的时期,因而《水树格言》在教化立德方面更加出色,对我们今天提升人文素养、立德树人等要求也有借鉴意义。

二、《水树格言》的思想内容和艺术特色

从艺术形式上讲,《水树格言》继承了《萨迦格言》的传统,形式上是四行诗节,每行七字,形式整饬。

从思想内容上讲,他开创了藏族格言诗中通篇皆为以同一种物体作比的格言诗先河,拓宽了藏族格言诗内容表达的领域。

《水树格言》具有极强的思想性。作者以“水”和“树”的各种习性与特征作比,将佛教哲理与为人处世联系起来,表达了佛教对世事的劝喻和见解,教导人们要善于区分善恶,要不断提高修养,要积极为社会做贡献。

作者还揭露并批判了统治阶级压迫和剥削人民的残暴行为,提出了一些民本主张。例如,在第20节中,他抨击了暴君搜刮臣民钱财的行为;在第17节中,他把骄横的权贵比作涌进房屋中的洪水,会影响国家的安定稳固;在第39节中,他把国家的臣民比作支撑房屋的柱子,体现了正确的民本思想。

作者勉励人们要坚持不懈地学习。例如,在第28节中,他说:“学习如果勤奋努力,最后必然获得学识” ;在第116节中,他用“水滴石穿”的道理去勉励人民要有持之以恒的毅力去学习。

作者还多次劝诫人们为人要谦虚,不要骄纵狂妄。例如,在《水的格言》第56节和《树的格言》第50节中,他都劝告人们要谦虚谨慎地为人处世,莫要自满自大。

《水树格言》因为涉及到一定历史时期藏族的哲学思潮、道德规范、社会风尚、宗教意识等而具有较强的历史研究价值。

三、《水树格言》的汉译本及其特色

对藏族格言诗进行翻译,包括汉译、各民族语言之间的翻译和外译,都体现了党和国家对藏族文化的重视。

藏族格言诗是集文学性和宗教性于一体的产物,体现了藏族佛教的思想和智慧。格言诗是佛教哲理的文学化,用易学易懂的文学形式宣传领导者的思想。无论从文学角度还是从文化角度,都应当对藏族文学进行研究和传播。这种领导思想文学化和艺术化的做法对今天的宣传也有借鉴意义。

多年来,中央政府和全国各省强有力地支援了西藏的建设。西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人民生活越来越好,边疆建设更加稳固。但国外一些人依然在西藏问题上持反华态度,其中原因之一便是国外对西藏了解得不够多。这就需要广大翻译工作者致力于藏族文学、藏族文化以及其他经典的外译工作,让世界人民了解藏族文化的精深和藏族人民的智慧。

国内翻译者有义务为弘扬中华文化和沟通民族感情而努力,为构建和谐社会做贡献。加强对少数民典籍的翻译工作不仅仅是翻译学术问题,也是对外宣传问题,也可以理解为一种文学外交。只有大家互相了解,才能构成国际和谐。

1986年,西藏人民出版社出版耿予方教授汉译的《水树格言》,与《格丹格言》合集出版,书名叫《格丹格言、水树格言》。

《水树格言》汉译本每首由四句构成,每行八字,句式整饬,给予读者整齐划一的视觉享受;语句清新,意象鲜明,表达生动;句式语词与民歌相同;用词通俗易懂,朗朗上口,便于传颂与及记忆。并且,耿予方教授的汉译本大都是第一、二、四行押韵,采用了典型的唐诗绝句的押韵法。朗诵耿予方教授的汉译本是一种艺术享受。

四、《水树格言》英译情况

李正栓和李圣轩以耿予方教授的《格丹格言、水树格言》汉译本为蓝本,翻译了《水树格言》,2011年完成翻译,2013年由长春出版社出版,收入《藏族格言诗英译》。李正栓和李圣轩的《水树格言》英译本是国内第一个英译本。

最近发现,美国曾出版了一本书。根据文字描述,猜测这本书是对《水树格言》的英译。其英文标题是The Water and Wood Shastras。Shastras是印度教术语,意思是“圣典”。书名译成汉语应当是《水木圣典》。听起来像《水树格言》。再加上作者是The Third Gungthang Rinpoche, Venerable Konchok Tenpai Dronme。Konchok Tenpai Dronme即孔唐·丹白准美。既然作者是孔唐·丹白准美,The Water and Wood Shastras就是《水树格言》英译本。译者是Yeshe Khedrup and Wilson Hurley,似是藏族学者和一个美国人合作翻译的。出版商是Karuna Publications(US)。出版时长是2012年11月16日(November 16th, 2012)。Karuna,音译为“卡鲁纳”,意思是“慈悲”或“慈心”。

五、《水树格言》英译特色

翻译是一门艺术。如何在翻译的过程中保持译文的内容与源文本一致并再现原文风格与风貌,应当是译者追求的最终目标。

《水树格言》的英译者李正栓等以勤恳严谨的翻译态度,一方面以忠实对等原则为指导将源文本的语义信息传递出来,另一方面选取多种翻译策略,将格言诗的文化内涵、形式美与韵律美最大程度地再现出来,使译语读者获得与源语读者一样的读书体验和美的享受

1. 韵律:追求音韵美,能押韵时押韵,不押韵时不强求

沈德潜说:“诗中韵脚,如大厦之有柱石,此处不牢,倾折立现。”这充分阐释了韵律对于诗歌的重要性。以汉语诗歌为例,虽然韵律的存在会在一定程度上限制诗歌的创作,但为诗歌增添了音乐美。在翻译诗歌时,译者应再现原作的音美。

须说明的是,写诗押韵不容易,译诗押韵更难。所以,译者也没能做到每一节都押韵完美,押韵的形式也并非完全按照原文的押韵形式。他们坚持做到,在翻译中能押韵时要押韵,不能押韵时不强求,还要让语句自然、通顺才行。即,在最大程度地再现原文风格之外,也不轻易放弃对诗歌音韵美的追求。例如《水的格言》第7节:

坏人即使游荡四方,

总是寻觅丑恶伎俩;

如同崖缝迸出急流,

专与泥沙污秽结帮。

英译:

Bad people, even though loafing around,

Always seek to play tricks hideous and unsound,

As torrents bursting forth from cracks of cliff

Blends with mud, sand and dirty stuff.

汉译本是第一、二、四行押韵。译文虽没有与源文本的韵式完全一致,但第一行行末“around”与第二行行末“unsound”押韵,元音的使用接近汉语声韵(ang),似乎可以看到坏人游荡四方的场景;第三行行末“cliff”与第四行行末“stuff”押近韵,以/f/收尾,发音干脆利索,形象地将悬崖缝隙中湍急的水流及对坏人的痛恨之情表达出来,形式也算工整,兼顾了意美、形美和音美。

再如《水的格言》第14首:

船上旗飘大海美,

月旁无云天空美,

人成学者导师美,

英雄领兵军队美。

英译:

The sea is splendid for the flags fluttering on ship;

The sky is glorious when no clouds mar the moon;

The tutor is proud of his students as scholars;

The troop is fortunate for being led by a hero.

这首格言诗每行以“美”字结尾,形式整齐工整。但是“美”在每句中特定的情境下含义迥异。此诗的英译在充分理解原文的基础上,使用了四个不同的单词,将“美”在不同环境中的含义准确地传递出来。此外,第一行“sea”与第二行“sky”,第三行“tutor”及第四行“troop”分别形成交错韵;而第一行中“sea”与“splendid”,“flags”与“fluttering”分别押头韵,并形成行内韵。音韵形式丰富,给读者以形式美及音乐美的享受。但不难发现,原诗四行行末同字同韵,英译却没有押尾韵,重心前移,都转移到对“美”字含义的解读和具体表达上了。

2. 形式:句式整饬,对仗工整

译者认为,在翻译过程中,应秉持忠实对等的原则,达意为先,形式跟上。理解对等是首要问题。译者要设身处地得去接近作者思想和意图。词语也要基本对等。最重要的最大程度地展示原作的风姿。译者应将源语文本形式原汁原味地再现出来,使译语读者更加清晰明了地理解藏族格言诗歌的形式美。

《水树格言》藏语本是四行一节,汉译本也是以四行一节,英译本也坚持原来诗节行数,运用对等的行数、对称的句式成功地再现原作的形式美。以《水的格言》第11首为例:

大事需要长期奋战,

急于求成难以如愿;

大江虽慢能行万里,

波涛虽猛不能走远。

英译:

Great deeds need long-term work;

Too much haste results in bad work.

Great rivers worm but can go very far;

Surging billows roar but cannot go afar.

这首诗的英译采取四行一节、每行七八个单词左右,与原文形相似。译文没有选取生僻的词汇,采用简洁的词汇传达原文语义。第二句“急于求成”采取意译,用“result in bad work”将急于求成的结果表达出来,使译语读者清晰明了地理解原文含义,并且在形式上忠实于原文,结尾押韵。此外,第三行末尾“far”与第四行末尾“afar”押韵,读上去朗朗上口。

3. 韵体译诗多样化

在采取韵体译诗时,应秉持不因韵害义的原则,还应在尊重原诗韵式的基础上,根据实际情况做出适当的调整,不拘泥于固有的原诗韵式。

《水树格言》中有的译诗能够完全按照原诗的固有韵式,甚至韵脚都完全一致。例如《水的格言》第15节,第一、二、四行行尾押“ang”韵,在英译时,译者遵循原诗的韵式,第一、二、四行都以[ðə]结尾,使读者感受到与原诗一样的音乐美。但是,并不是所有的诗节都可以按照原诗的韵式进行翻译,所以译者为了达到忠实对等地将原诗语义传达给读者的目的,灵活地采取自由体韵式进行翻译。例如《水的格言》第14首,原诗全部行末押韵,而英译版本没有进行押韵的处理。

纵观《水树格言》的英译本,其韵体译诗呈现多样化的趋势,多为“aaba”韵式,但不乏其他韵式,如“abaa”、“abcb”、“aabb”、“abab”等韵式,使译文不单调,呈献给读者变化多样的音韵美。

4. 文化意象的灵活传递

《水树格言》中“水”与“树”等意象作为喻体,具有丰富的文化内涵。译者应采取多种翻译策略,不拘一格地将原文中的文化意象传递给读者。

《水树格言》的文化意象中有不少是宗教文化负载词,具有鲜明的藏族文化特色。如何将这些特色的词汇翻译出来,译者首先以异化策略选用词语,同时,在异化策略下选词困难时或选用后很难被人理解时,需要选取灵活的翻译策略,用归化策略处理一些词语,但要基本保持原诗独有的文化特色,使译出语作者和读者理解,又要使译语读者容易接受。对于《水树格言》出现的宗教文化负载词,译者为了传播藏族文化,多采取异化的翻译策略和直译的技巧。例如《水的格言》第95节中的阎王,直译译为“Yama”;第114节的菩提,译为“Bodhi”;第129节出现的“金刚菩萨”,译为 “Vajrapani”,通过保留这些宗教负载词,译者将藏族宗教文化信息以忠实地呈现给读者。

《水树格言》译本数量之少对藏族格言诗的传播是极为不利的,在某种程度上李正栓的英译本填补了《水树格言》在英译领域的空白,为藏族格言诗的研究提供了有价值的文本参考,促进了藏族格言诗的跨境和跨文化传播。在现今全球化时代的大背景下,促进中国少数民族典籍在世界范围内的传播是极为重要的,有利于世界各国人民对中国传统文化有一个更加全面的了解,消除文化隔阂,感受中国文化的博大精深;更有利于维护民族团结,保障国家安全稳定。

译作|李正栓 李圣轩:《水树格言》英译本尼泊尔出版译作|李正栓 李圣轩:《水树格言》英译本尼泊尔出版译作|李正栓 李圣轩:《水树格言》英译本尼泊尔出版

文章来源:典籍英译研究(请点击阅读原文查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