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需要信息,而出版需要进步

1月10日,由中国出版协会和百道网主办,得到协办的“2018中国知识服务产业峰会”在北京举行。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原副局长、中国出版协会常务副会长邬书林发表致辞,他在致辞中分析了信息技术给出版业带来的巨大变化,以及为应对这些变化,出版业应作哪些努力。

人类需要信息,而出版需要进步

在会议上,邬书林先生就“信息技术革命性的进展对于出版业带来哪些变化”提出了三点看法:

第一,先看现象。

由于信息技术的高速发展,知识服务在做好传统的纸本、数据库和传统知识产品之外,近两年还出现了一个非常值得重视的现象,即出现了“融合发展”,尤其是音频市场井喷式的快速发展。音频也就是各种各样的听书和讲书,在过去的一年当中,全世界健全发达的出版市场都有了井喷式的增长。去年一季度,美国的听书市场实现了28%的增长,二季度是30%,三季度是38%,全年超过30%。中国的听书市场同样出现了井喷式增长,在激活传统出版物的同时,更使传统出版物的传播方式和传播效能得到了有效提升。

在这里,他举一个例子:有一天他在家里看英文书,不知不觉地流眼泪了。他的夫人开玩笑,说都老成这个样子了,还卖萌,读书还感动地流泪。他说不是,是因为眼睛跟不上了。这让邬书林先生想起了一位浙江文人的对子,大意是:小的时候好读书,不好读书;老了好读书,不好读书。小的时候耳聪目明,有机会看书,大家都不看书,所以“不好读书”。到老年的时候,他感觉到想好好读书,眼睛却跟不上,“不好读书”了。而现在的听书恰恰把这个问题解决了,同时带来了无限商机。

他同时以岳麓书社为例来进行解释说明,三年前岳麓书院把出版了几百年的四大名著请最好的播音员、演员来进行朗诵,请权威专家对名著内容做精准解读。这一产品推出之后,岳麓书院把四大名著印成精装本,25块钱一册,由于有了增值服务,这一版四大名著卖了数百万套。再比如薛兆丰在“得到”上开设的经济学课,帮助中国创造了一个世界第一。

在演讲中,他说到:“我这两年经常跟外国人宣传中国有两个世界第一,一个是我们的网络小说,包括网络小说形成的IT生产链。另外是在中国,包括“得到”在内的一批出版人,用新的理念及新技术,提出了一个值得出版界高度尊重的理念,就是把大家的碎片化时长利用起来,传授精准、可靠、系统的知识。以上这些现象,既激活了老产品,也创新了新产品。”

第二,要分析现象后面的原因,

邬书林先生提出,要从科学角度把这个现象为什么存在、将来的走向是什么说清楚。

信息技术的进步会带来更多的音频、视频、VR等产品,它们的本质是由于计算机的发展,有了互联网这样一张无所不包的网。

今天来看,互联网恰恰是把全世界连成了一张网,在信息对称的条件下,更好地使信息、知识来推动社会进步。邬书林先生认为,在这个过程当中,音频产品的本质就是在回归人类最早的认知和接受知识的方法。众所周知,有文字记载的人类历史是很有限的。但是要知道,人类从结绳记事之前就开始了音频交流,音频交流是最直接、最方便、最有效,也是最符合人的生理机能的最重要的方法。今天音频市场井喷式增长和这一因素密不可分。但是怎么把音频向深度开发,怎么把音频用得更好是一篇大文章。

第三,有了现象及本质之后,我们出版工作应该来干什么?

为此邬书林先生提出了四点想法:

要提升出版最本质的功能

用新技术,使知识传播、信息传递、文明传承更有效、更快捷。首先是拓展功能,使功能得到更好的拓展。

拓展不是一句空话,要有理念更新

对此他说到:“刚才我讲的“得到”的理念,要结合每家出版单位的出版工作和传统优势讲出来,做出来。”

在理念更新的同时,伴随着流程再造

2015年国际STM大会向全世界的会员提出了信息条件下的流程图,这是一个出版融合的概念,要求科技出版工作更自觉地融入到科学研究、教育、经济发展、社会活动过程当中,使大家在一个社区里面及时交流信息。

做好知识服务,要有专门的工具

我们不管认识它的功能也好,发展工具也好,改造流程也好,最终的结果是要做出产品来,是通过用户对产品的使用,使知识服务更加有效。

在演讲的最后,邬书林先生说到:全世界在过去的20多年当中都以为出版会消亡,我们出版人靠自己的聪明才智交出了一份很好的答卷——出版不仅没有消亡,在新技术革命的冲击下,我们还提升了水平,提高了产品的服务和质量。

本文略有删减,点击阅读原文即可查看完整内容

封面来源:2018中国书店致敬活动(鄂尔多斯市新华书店中心医院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