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卓伟看中国历史上的“狗仔”

从卓伟看中国历史上的“狗仔”

狗仔

近日狗仔的爆料,无论真假曾志伟、马苏等明星还是着实“火”了一把,其实狗仔这个职业古来有之,请随笔者看看狗仔的来历吧~

中国古代报纸,主要指封建社会出版的以刊载官方文件、官场动态和宫廷消息为主的各类报纸。世界上最早用纸抄写的报纸(出现于9世纪80年代)和最早用印刷方式复制的报纸(出现于10世纪),都产生在中国。最初仅限于官报,宋代以后才有非官方报纸。中国古代的报纸很少有办报人自己采写的消息,没有评论和广告,和近代报纸有明显的区别。

从卓伟看中国历史上的“狗仔”

邸报

唐代的官报。中国第一份官报问世,不迟于唐玄宗开元年间(713~741)。唐代的官报,是由各地派驻长安负责呈进奏章和通报消息的进奏院和进奏官们分别向各个地方抄发的,当时通称为进奏院状报、进奏院状、邸吏状或报状。

可以勉强称之为狗仔新闻的开元杂报是发布于唐玄宗开元十二年至十四年(724~726)的官报,或这一时期官报的抄件。“开元杂报”不是固定的报名,是唐代人对当时官报的泛称。唐人孙樵《经纬集》的《读开元杂报》一文中,说它是“系日条事,不立首末”的“数十幅书”,其中的记事,凡“数十百条”。内容以报道朝廷政事为主,如“某日皇帝亲耕籍田,行九推礼。某日百僚大射礼于安福楼南。某日诸蕃君长请扈从封禅。某日皇帝自东封还,赏赐有差。某日宣政门宰相与百僚廷争十刻罢”(《经纬集》卷三)等。在唐代有关文献和唐代人的某些著作中可以找到不少有关官报的材料。

从卓伟看中国历史上的“狗仔”

韩熙载夜宴图

从卓伟看中国历史上的“狗仔”

第一个正式记载的狗仔:顾闳中

《韩熙载夜宴图》绘写南唐中书侍郎韩熙载夜宴。据《宣和画谱》卷七记载,此画是顾闳中奉后主之命,与周文矩、高太冲潜入韩熙载的府第,窥其放浪的夜生活,仅凭目识心记,所绘成。

宋代的邸报。从宋代起,官报发布制度日益完备,邸报的名称开始出现。《宋史》《宋会要辑稿》《建炎以来系年要录》等史籍中都引有宋人对邸报发行情况的论述。苏东坡的“坐观邸报谈迂叟,闲说滁山忆醉翁”,曾以“邸报”一词入诗。邸报又称邸抄、朝报、报状或除目,由诸路州郡派驻首都的进奏官负责传发。当时常驻首都的进奏官约120~150人,受上都进奏院管辖。他们按照各个时期不同的规定,每日、每5日、每10日或1月发报1次。发报前由门下省给事中负责审核,称“判报”。邸报内容主要是皇帝的诏书、起居言行、政府的法令公报、各级臣僚的章奏疏表、省寺监司等机构的工作报告和边防驻军的战报等。

宋代政府十分注意对邸报传发工作的控制。宋哲宗在位时,规定邸报的内容限于“常程申奏及经尚书省已出文字”,“其实封文字或事干机密者,不得传报”(《宋会要辑稿》刑二上)。宋孝宗在位时规定:有关“军机”及“边机”一类的文字,一律“不录送”门下省,以免在邸报上泄漏(《宋史•孝宗本纪》)。早在宋真宗咸平二年(999)就规定了由枢密院事先审查样报,通过“定本”,然后方准传发的“定本”制度。邸报的正本只发至各级政府部门的长官,长官以外的官僚和士绅所看到的往往只是它的抄件。宋代的邸报大部分是抄写的,只有一小部分稿件以“镂版”的方式印发。

从卓伟看中国历史上的“狗仔”

宋代“小报”

宋代的小报是正式的狗仔新闻。小报始于北宋,盛行于南宋。是非法出版的非官方报纸。主要在首都汴梁(开封)和临安(杭州)发行,刊期不定。小报是当时人们对这类报纸的泛称。有时也称之为“新闻”,使“新闻”这一名词开始和报纸联系了起来。小报的发行者通常是各地驻在首都的进奏官、使臣、政府机关的中下级官员和书肆主人,材料来源于在宫廷内部和省、寺、监、司等政府机关通报新闻的“内探”、“省探”和“衙探”。其内容主要是政府没有公开的“朝廷机事”、官报不准备发表或尚未发表的皇帝诏旨、大臣表疏和官吏任免事项。南宋时,小报上还常载有北方军民抗击金兵的消息和主战派官员反对议和的奏疏。大部分为手写,一小部分雕版印刷。

小报的出版触犯了新闻泄漏的禁令,因而被封建统治者加上“撰造浮言”“乱有传播”等罪名,受到严厉查禁。宋以后,各代也出过类似小报的出版物,时人称为小本、小钞或报条,同样受到查禁。

小报开创了大宋的八卦娱乐事业,此后运作也日渐商业化。为应对激烈的报业竞争,老板们组建了狗仔队,并以“密探”、“省探”、“衙探”等分工,相当于现在的跑线记者。

从卓伟看中国历史上的“狗仔”

狗仔出没在各个地方

密探专门八卦帝王宾妃的各种香艳缠绵;省探则专事打听官员任免、廉政或通奸消息;衙探相当于法制记者,到衙门大牢蹲点报道凶杀案。古籍里记载了小报当时的发行盛况——“京城印行,绕街叫卖”。

从卓伟看中国历史上的“狗仔”

刺探消息的狗仔

关于宋代“小报”的更多细节,在宋光宗绍熙四年(1193)一份臣僚奏疏可见一二:

“近年有所谓‘小报’者,或是朝报未报之事,或是官员陈乞未曾施行之事,先传于外,固已不可。至有撰造命令,妄传事端,朝廷之差除,台谏百官之章奏,以无为有,传播于外。访闻有一使臣及合门院子,专以探报此等事为生。或得于省院之漏泄,或得于街市之剽闻,又或意见之撰造,日书一纸,以出局之后,省部、寺监、知杂司及进奏官悉皆传授,坐获不赀之利,以先得者为功。一以传十,十以传百,以至遍达于州郡监司。人情喜新而好奇,皆以小报为先,而以朝报为常,真伪亦不复辨也。”(《宋会要辑稿刑法》)

从这条史料,我们可以看出宋朝小报已初具近代新闻报纸的特征:

职业狗仔已经出现;

定期八卦、规律出版,而且很赚钱;

新闻来源非常广,或内部爆料,或街头采访;

发行量巨大,不但覆盖北上广,还流通到地级市;

吃瓜群众爱八卦,以小报为先,严重影响中央媒体的权威。

王安石变法后,官报原先的“定本制度”已徒有形式,改事前检查为事后抽检。管制松动进一步助大宋的八卦事业走上快车道。汴京城内,“卖朝报”的吆喝已公然,小报们冒充官报洗白,以跻身主流媒体。

宋廷的公关意识还不错,一直坚守舆论阵地,坚持正面宣传。史料记载,宋朝已建立官方新闻发布机制,谓之“出榜”。政府人员定期在闹市贴出榜文,通报消息。即使在靖康年,大宋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政府仍以榜文直播了徽钦二帝出城与金人谈判至被俘全过程。

从卓伟看中国历史上的“狗仔”

韩熙载夜宴图

至北宋末,小报已呈繁茂之势,狗仔们扒料技能满满,总想搞个big news,同时开启了“作死”模式。至徽宗年间,汴京城外,金人马啸可闻,城内奸佞横行,又以“大老虎”蔡京的民愤最高。

宋大观四年(1110年),小报假冒徽宗口吻发布诏书,称“蔡京目不明而强视,耳不聪而强听,公行狡诈,行迹谄谀,内外不仁,上下无检。”还报道说,蔡京一伙已被团灭。据说此事让蔡京非常狼狈,开了N次新闻发布会。“伪诏”一事最终也不了了之。

宋室南渡后,小报发展至顶峰,狗仔们神一样的存在让娱乐圈、文艺圈乃至政坛颤栗。即使显赫如理学大师朱熹也难逃躺枪。狗仔们先爆出他与儿媳私通的黑料,再扒出其因政治派系斗争差点将名妓严蕊打死。朱熹被黑后,在党争中也失利,最终被罢免。

如果你就此认为宋代狗仔队只是追臭逐腐、无事生非之辈,便是大大的误会了。如果你穿越回去采访一名宋代狗仔,他一定会眼角含泪、仰望星空:“我一说新闻理想,说做人的尊严,是不是很讽刺?但是我知道,我就是要做有尊严的狗仔。我是有新闻理想的,就是在娱乐新闻领域,尽我最大能力戳穿假象、揭露真相,让新闻真正发挥应有的社会监督作用。”

从卓伟看中国历史上的“狗仔”

抗金救国

他们没有食言。战事紧急时,他们报道了军民一心抗金救国的主旋律故事;宋高宗绍兴七年,御史胡铨撰写奏疏请求“斩秦桧以谢天下”,官报对此不敢提半字,小报则全文照发。

由于眼线严密,大宋狗仔们组成了当时最强大的情报系统,官员的召见、升迁、调任、罢免,皆被小报抢得毫无神圣感,也让朝廷很没面子。

从卓伟看中国历史上的“狗仔”

朱熹

后来,南宋道德标兵朱熹也中枪了。那时候,南宋官方要求全国上下都要学习其“存天理、灭人欲”的伟大思想,朱夫子刚在“朝报”上发表了几篇关于加强精神文明建设的学术论文,“小报”的头条就爆出他与儿媳偷情的消息,不久又说他争风吃醋差点把著名公关小姐严蕊给杀了。事情都写得有模有样,以至于朱熹连续几年都荣登南宋娱乐人物风云榜。如今,历史的真相我们已无从考证,不过朱熹因此受打击不小,据说还被辞了官。

“小报”靠着这种博人眼球的八卦新闻,吸引了大批忠实读者,上到政府高官,下至平民百姓,都“性喜新而好奇”,皆以“小报”为先,以“朝报”为常。有时候,皇帝组织官员们开会,准备发布官员调整名单,还没开口,就有人在底下窃窃私语:“今日某人被召,某人罢去,某人迁除。”这种“未卜先知”的能力,很让皇帝颜面扫地。

南宋开始全面封杀“小报”,以“撰造浮言”、“肆毁时政”、“动摇众情”等罪办。除取缔发行外,还规定凡私看小报者流放500里,举报者赏钱300贯。同时将进奏官以五人为甲作连环保,并增强宫廷门禁,保管文书,以绝小报的消息来源。

大宋狗仔队自此进入地下状态,但人民用铜钱投票,小报仍畅销不衰,一直延续到南宋灭亡。

从卓伟看中国历史上的“狗仔”

致敬:卓大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